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心,就能抵达


□ 衣郎(土族)

◎ 衣郎(土族)

河流的腰部,桥的姿态完美纯熟/两座山的乳房上/鹰在转瞬即逝间留下影子/乌鸦高声部的鸣叫/烘托预感,难言之隐/暗藏起衰老以及皱纹/……你在哪里忘记河流,你就会在哪里想起石头……/光线隐没,膨胀散失/一些留给时间的忧伤的布鲁斯/任意地掠过眼睛里的海/鸟儿们纷纷离去/世界只剩下一个空洞/桑士哥的转弯处/有些人留下了影子/有些人留下了心

二○○三年,我在互助县五十乡桑士哥村边的中学教书时,写下了《桑士哥的转弯处》这首诗。

桑士哥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土族小村镇,和我童年生活过的吉家湾没有什么大的区别。院落、老树、河流、颠簸的土路以及就连说话颠三倒四的傻子这些村庄的元素都有。唯一有较大区别的是它是乡镇的中心,可能聚集了更多的乡村文化和少量的集市文明。在那里,我度过了三年时间,和那些说汉语都不太流利的土族“尕娃”们早晨起来一起跑操,晚上一起在灯光下自习。我对这个偏远的小镇有着极为迷恋的情怀。它立身于静寂的山间,没有张扬的痕迹和自我的迷失。在我看来,简单而平凡的事物总有一些神秘的东西在里面。所以,我从未对身边微小的事物有过偏颇的遗忘或者忽略,倒是有过刻意而深入的探求。时常我愿意在它们面前驻足,用交流或抚摸来接近它们真实的内心,也许在它们内部,存在着或多或少的没落和偏执,但丝毫不影响它们对真实品质的贴近,没有过多修饰的东西呈现的其实就是我们已逐渐脱离的本真和纯粹。就像桑士哥村,这个豆丸大的小村镇上,我曾多次漫步其间,寻找让自己或让别人动容的画面。我所找到和发现的也许仅仅是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的挤兑和悠然自得的生活状态。在那里,一个人拥有快乐、烦恼、情绪化、小失落、谎言甚至怨恨,但绝少假笑、压制、四平八稳、老谋深算。也许我的这种寻找掺杂了一些自我的情绪,但不是说过吗,我们缺少的不是美而是发现,所以我始终未停留过自己的脚步。

某些事物在记忆里让我感到对时空的敏感和对事物之间神秘关联的认同,比如说:桥。在桑士哥村的最上端是“东风大桥”,破旧而且简单,在中国的任何地方有着无数这样的场景道具,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一百多米的东风大桥两边的护栏已经有些残缺,桥下的河水显得瘦弱而且萧条。瘦弱的水让我想起母亲、姨娘或者姐姐,她们终年在山间劳作,孕育了众多儿女,肩膀上扛着这个多风雨的世界。她们柔和、美丽而且低调,就像一场电影的背景音乐,用低音烘托出画面和情感。而现在,在桑士哥小镇上,我看到了这样的水,桥下的水虽然显得淡薄,但也小家碧玉,颇有几分风韵,它除了展现自己的存在以外让一座桥得到了应有的高度和赞美。等到草绿河清以后,河滩边的空地上每年会举行“花儿会”,土族小伙子们会唱着那些“尕妹妹你们坐呀,阿哥们是出门去的人呗”的情歌,姑娘们会在歌声里遭遇爱情。残桥弱水,那些裸露在岸边的石头,点缀在河边的杨柳,那些心存感恩和念想的人看到,语言的流溢,必会在瞬间激起。喧哗过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桥、河流、石头、树依然安静地回到自己的内心里,在静默中看时光一点一点走远。然而,最具光彩的也是这些简单的事物,它们没有炫耀的资本,也无张扬的性情,有的仅仅是将自己放在世界里,完成和奉献自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