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胡学文小说的底层女性世界


□ 李雪梅

  河北作家胡学文是近年来十分优秀的小说 家,他的小说在表现底层苦难的同时也写出了底层的精神状态,写出了他们心灵的焦渴、希望和追求。在胡学文的小说中,最令人难忘的是那些含辛茹苦、备受侮辱和损害却闪耀着人性光辉的女性群像,她们共同构成一个虽是生存艰难却精神飞翔的底层女性世界。
  在胡学文的中篇小说《飞翔的女人》中,一个处于社会底层的农村妇女近乎疯狂的寻找令人过目难忘。小说的主人公荷子在一次农贸集会上无意间将女儿小红给弄丢了,由此开始了她寻找女儿的艰难历程。为了寻找到自己的女儿,这个农村妇女表现出自己所有的勇气、善良和倔强,她不断地去寻找,不惜变卖所有家产,不惜和丈夫离婚,甚至自己也遭遇人贩子的拐卖。母爱使这个瘦弱女人能够忍受种种极端苦难,荷子不善言辞却认准一个死理:找到女儿,惩罚恶人。这个看起来“灯草样的女人”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如野草般的坚韧与顽强,那似乎风一吹就会倒下的瘦小身躯内蕴藏的是坚不可摧的力量。
  在另一部中篇小说《麦子的盖头》中胡学文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叫麦子的农村女性,她一直渴望拥有和睦平静的家庭生活,却不断遭到村长的骚扰,于是这个在几十里之外的工作的男人每天回到家中来监督他的妻子。这个善良的妻子最终不忍看着她的丈夫每天为自己辛劳,在一次村长的胁迫下她妥协答应仅此一次,天真地以为这样就可以换取平静的家庭生活。不幸的是就在此刻她的丈夫回来了,而她却无法澄清事实的真相,更加令她伤心的是她丈夫的离开以及在赌博中将她输给一个叫老于的男人。由此,麦子开始了她的逃跑与寻找的道路,无论老于对她有多好,她一定必须要找到自己的男人马豆根,但她终于在多次的失败之后又戏剧性的回到了老于的家中。因为当她最后跟男人回家时,她发现马豆根竟然先因为顺手牵羊摸了老于的钱包而得意,接着又为钱少而懊丧,麦子终于发现她所要寻找的其实是老于这样一个正直、成熟和善解人意的男人,于是义无反顾掉头而去。
  《背叛》中,苦难一直是暗藏在这个关于爱情背叛的故事中的,但它仅是整个小说的底色。杨美玉和罗子进城后原本希望靠卖豆腐过一种平静安稳的日常生活,然而所有的愿望或期待却像肥皂泡一样一个个破灭了。这个无可依靠、悲苦至极的女性在不断被追问的处境中却显现出玉一般的质地坚硬,显现出暗藏的朴实中的拧劲来。崔小北以为用钱可以换来杨美玉与刘大威的故事,却不料杨美玉突然由故事的叙述者转变为故事的倾听者,身在底层的杨美玉反戈一击,从而摆脱了被观看被审问的困境。小说的结尾出乎意料地“背叛”了崔小北以及我们的最初预想,耐人寻味:无论身体还是情感,杨美玉没有背叛罗子,刘大威也没有背叛崔小北。
  另外还有《极地胭脂》中的唐英、《荞荞的日子》中的荞荞、《目光似血》中的范素珍、《命案高悬》中的尹小梅等,她们尽管以各种面貌出现在小说当中,但这些人物无一例外的都属于社会底层的女性弱势群体。胡学文一直近乎固执地专注于书写沉默地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这些弱女子,她们即使身处苦难也倔强不屈,执着于自己的某种追求或想法,作者通过这些执拗的女性与周围世界的对立、坚守与抗争,通过这些执拗的追寻者们苦苦的寻找探寻底层人物的精神生存方式,胡学文那些朴实叙述里暗含着某种并非写实的因素,引领读者直面人类灵魂这个十分沉重的话题。正如胡学文自己所说:“生活纷繁复杂,因这种繁杂,我们看到的往往是皮毛,是表象,是表演……世道在变,人心也在变。人心的冷暖与深浅,人心的复杂与简单,人心的堕落与提升,有着怎样的过程?存在着怎样的距离?惟有小说才能丈量。”正是基于这样一种对小说的理解和实践,胡学文小说中的底层女性精神世界在或浮躁喧嚣或苦难弥漫的当下语境中显得尤为独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争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争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