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2001,大冯的三绝


□ 宋安娜

  编者按:文革之后,发轫于"伤痕文学"的中国新时期文学曾制造了文学作品一次又一次的轰动效应,然而随着新世纪的来临,新时期文学那些曾风光一时的作家如今身居何处,都在忙些什么?我刊从2001年第一期起的系列报道"新时期走红作家今何在"将一一满足您了解的愿望。
  在中国文坛,冯骥才是作家中的才子,他能写会画。20世纪80年代,他以小说《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神鞭》、《三寸金莲》、《一百个人的十年》等蜚声文坛。近些年来,细心的读者会注意到冯骥才的小说写得少了,他是埋头于作画了呢,还是另有高就?
  2001年2月,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成立,著名作家冯骥才受聘为该院院长--一所国家重点理工科大学以当代作家冠名设立文学艺术研究院,还要投资建设一座风格独具、散发着浓郁文化氛围的人文馆舍,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空前的;
  2001年6月,西苑出版社出版冯骥才的新书《文化发掘老夫子出土》,将海外走红漫画家王泽在人物造型和性格设计上搬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天津漫画家朋弟的"老夫子"、"老白薯"事实公之于众,并在封面和封底上打出"我不信‘活人掠夺死人‘会那么容易"的口号--以一个作家的身份去关注画界的一综历史"呆账",并不顾个人得失为一个毫无关联、死去多年的漫画家用著书立说的方式抱打不平,这在中国文学史上绝无仅有;
  2001年8月,冯骥才在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六届一次理事会上以83票全票当选为该会主席。这个协会是新中国诞生后最早成立的一个艺术家协会,成员是著名的文化学者、民俗专家和民间艺术家,郭沫若、周扬、钟敬文曾担任协会主席--冯骥才上任伊始,便呼吁国家制定《民间文化保护法》,发动全国民间艺术家抢救民间文化遗产,启动"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并且奔走呼号,发文章做演讲,这样一位急切地高举"抢救"大旗,身先士卒地从事抢救工作的主席,在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
  以上三事,是为三绝。
  冯骥才1942年生于天津,1975年开始文学创作,曾以小说《高女人和她的矮丈夫》、《神鞭》、《三寸金莲》、《一百个人的十年》等作品在新时期文坛产生强烈影响。近年来,他更多地承担起社会责任,以一个当代文化人的历史感和责任感,从大文化的广阔视野上对社会生活进行全方位的介入与干预。于是,人们看到的不再仅仅是一个小说家的冯骥才,还是一个具有深邃思想的学者,一个总是在同时推动着若干项事业齐头并进、不知疲倦的文化人。
  在朋友圈里,谁都知道冯骥才因为身材高大而被称为"大冯";但即使是最熟知大冯的人,也不能将他的那些头衔数说得清楚明白。民进中央副主席、全国文联副主席、天津大学诸多学科兼职教授等等,等等,一不留神,忘掉的往往是相当重要的,比如联合国教科文国际民间艺术组织副主席,这个职务在当选全国民协主席之前他已经担任多年。广泛的社会职责从另一个侧面显示着大冯视野和事业的广阔程度,而他的思考又常常跑在视野和事业的前边。
  大冯说,他之所以乐于出任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的院长,是为了挽救人文想象力。他认为目前的知识界出现了人文想象力弱化的明显趋势。现在的管理阶层大致呈现出由文科向理科转化的倾向,但目前的教育重理轻文,缺乏开阔的文化视野,人们的人文气质大多被务实的东西掩埋了。在未来世界中,国与国的竞争很激烈,文化上有没有优势,也是决定胜败的因素。现在研究文化的人精神冲击力不大,知识分子没有自己的东西。他说他到大学里去,就是想和许多人一起,重振东方文化精神,把中国传统好的东西继承下来。而做到这一点,没有学术研究是不行的。大冯说这些话的时候,天大校园里以他的名字冠名的研究院正在兴建。那是一处有六千多平方米的建筑园地,在德国研习建筑学后返回祖国的青年建筑师周凯为它做了极端个性化的设计。这座建筑将具有多种功能:美术馆、资料库展示国内外艺术家的研究成果;邀请中外知名学者来进行学术研究,提供经费,为他们创造良好的研究环境;培养研究生,大冯计划该院建立三个研究中心,即文学、艺术、文化三个方面。他认为研究课题的创造性、学术的想象力与时代价值是第一位的。目前,他已经把整套的研究计划与办学计划在文案上全部完成。
  大冯出任全国民协主席,下马拜了官印,随即伸出三个手指,说出三项大事,作为当务之急:呼吁立法,完成"中国民间艺术集成",抢救遗产,件件体现了他的一个主导思想,那就是重振文化自信心。他觉得一百年来,中国文化出现过多次危机,在东西方文化撞击中,我们处于弱势,我们的文化自信心受到伤害。在北京师范大学的"中国民俗学建设和人才培养"理论研讨会上,大冯直言不讳地说:"应该承认我们不是一个十分精神至上的民族。虽然我们创造了非常灿烂的自觉的文化,但是我们没有文化的自觉;我们不珍惜自己的文化,我们在‘文革‘期间是恶狠狠地破坏自己的文化,现在我们是乐呵呵地破坏自己的文化,因为我们在一往情深地追求现代。因此我们的文化在瓦解。我们的民间文化,我们祖先遗留给我们的,积淀了成百上千年的民间文化,正在整体和全面地龟裂、瓦解、丧失。"他随身带来了民协《抢救民间文化遗产呼吁书》,因为他得知季羡林、启功和于光远都会到会,果然这几位文化大家都在呼吁书上签了名,于是,与会的北师大教授和学生纷纷签名。大冯还是一个极善于将文化思索转化为文化行动的人。在天津,为了抢救民间文化遗产,他号召并组织起全市的摄影家为老城、老街、老房子拍照,相继编辑出版了《天津老房子》、《旧城遗韵》等摄影集,让天津城建中蕴含着的大量民间文化艺术得以在凝固的画面上得到保留。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