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挂灯(外二篇)


□ 寒冰

  奶娘最终还是没有从春种秋收的轮回里走出来,到最后,她奔着一个更为宽广的怀抱去了。在大地上收完最后一茬她亲手种下去的庄稼,吃罢最后一口禄粮,孑然一身扑向了大地,然后与大地融为一体。当我每次给奶娘的坟头上挂完灯,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坟前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大地就是奶娘,离去的奶娘化作了土壤,大地就是奶娘的来世,来世的我愿意化作一颗种子陪着奶娘,来世,我依然是奶娘的孩子

  奶娘用一生的时间在大地上轮番播种,轮回收获,粮房里的粮食如同山丘一般,她亲手收获的粮食和她用乳汁喂养大的体格健壮的我,是奶娘一生中最大的收获,平日里,奶娘总是放不下这个,放不下那个,弥留之际,她把所有的事情都放下了,就连她守了一辈子的粮食都放下了,她却依然没能放下在有生之年见我最后一面。

  我紧赶慢赶,还是没有赶上送奶娘最后一程。奶娘走了,我见到奶娘的时候,她躺在堂屋的地上,脸上苫着一张薄薄的白纸,奶娘像是刚刚经过一次长途跋涉,实在是太累了,躺下身就睡熟了。奶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安静地躺在一个地方熟睡过,我怕我的哭喊让奶娘受到惊扰,我小的时候,每天都是奶娘把我叫醒,然后给我喂奶、穿衣服、洗脸,我一直想着亲手给她洗脸、穿衣服,然后亲乎送她回归大地,可是,我还是来迟了,不知道是谁给奶娘净的身,是谁给奶娘穿的衣,一张薄薄的白纸隔在我和奶娘之间,从此我和奶娘就阴阳相隔了。我还是不忍心将奶娘脸上的那一层薄纸揭开,我怕我忍不住将泪水滴在奶娘的脸颊上,哭疼奶娘的心。 奶娘住了大半辈子的破瓦房,前些年我才为她新修的房子,本想着让她在新房里好好住上几年,不曾想她这么快就走了。奶娘有严重的风湿病,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帮着木匠将奶娘的棺木做好,哪怕是我亲手帮着木匠为奶娘的棺木合缝、刷胶,亲手在奶娘的棺木上画上奶娘生前最喜欢的图案,亲自带着阴阳先生为奶娘选一片温暖、安静、干净的坟地。

  奶娘的坟地选在了东山半坡上的那一块苜蓿地里,坡地向阳,宽广,平日里没有人去搅扰。我要在奶娘出殡前的这些日子里尽力做好她生前我要做却没有来得及做好的所有事情,奶娘最喜欢听我为她唱歌,我记得她常常对人说,我不在她身边的时候,每当她听到电视或者是录音机里唱我给她唱过的歌,她觉得就像是我在她身边一样亲切,我真好想在奶娘出殡前再为她唱上一首歌,可是我的眼泪早已淹过了心窝,漫过了嗓眼。奶娘最喜欢的缎面长袄,我买回来了,奶娘最喜欢的银耳坠我也买回来了,奶娘生前喜欢的东西我都买回来了,可是奶娘没有看到,当我提着一大包这些奶娘生前都喜欢的东西回来的时候,我才明白,其实奶娘在临终前最想看到的是我,我却偏偏为了去购置这些东西而耽误了与她最后一次谋面的机会。

  奶娘带着她的遗憾去了,我心中的遗憾就像她生前撒手埋进土壤的一颗种子,在我的心里日渐膨胀。已然去了的奶娘,还是宽容的,在出殡前,她还是给了我最后一次机会:为她净脸。我不能让妍娘的脸上再沾染世间的灰尘,为奶娘正相,我要让她挺直劳累了一生的身骨上路。

  送别的人排成长长的队,人群中间,一口鲜红的棺木随着人群向东山上移动,奶娘就躺在那口五底三盖的棺材里。众人与奶娘之间被厚重的棺盖隔着,棺盖外悲情在四处蔓延,棺盖内,奶娘在安然的熟睡中奔赴黄泉。年迈的叔父也在送别的人群里,年轻人都出远门了,年迈的叔父就是送别队伍里的壮劳力。

  点灯时分,母亲双膝跪在灶台前,将一把柴火点燃,炊烟从烟囱里升起来,胡麻油的香味就随着炊烟一起在村庄的空气里弥散。看着母亲跪在灶台前的背影,我想起了奶娘,我要为已然人土的奶娘再做最后一件事情,天黑了,奶娘不好赶路,我要亲手为奶娘的坟头上挂起一盏灯。

  这些日子里,每当夜幕降临,村庄里最先亮起来的总是两盏灯,一盏是西山底下我家厨房里的灯,另外一盏在东山,我每天都会在日落时准时将它点燃。

  给奶娘挂完灯,我却不想回家,我想再陪陪奶娘,高高隆起的坟堆就像我儿时奶娘宽厚的肩膀,小时候我怕黑,但是只要我能靠在奶娘的肩膀上,就什么也不害怕了。而今,我已不再怕黑,却比儿时更想再在奶娘的肩膀上靠一会儿,可是,我和奶娘被厚厚的土层隔开了,奶娘在坟里,我在坟外,我并不高的愿望却戍了此生永远无法企及的奢望。

  我突然喜欢上了在日暮时分站在大门口的土墩上看灯,东山的坡地上,猩红的灯光亮起着,一星灯火就像是最先亮起来的一颗星星,我家厨房里的灯也被母亲点亮了,放眼望去,两盏灯仿佛都在努力着把它们之间的大地照亮,两盏灯火之间是一条铺满了曲折和坑洼的土路,土路的一头伸进了村庄,另外一头系着我的最终的归宿。夜幕不由分说重重地压下来,村庄里的灯火就稠了,我家的灯光和村庄里所有亮起来的灯光融合在了一起,就像是撤了一地的星星,只有在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在东山上的灯火和村庄里亮起的灯是不一样的,它离村庄很远,那是一盏孤独的灯。我想,如果有来世,我愿做一颗种子,用我对大地的深情做种皮,用我对奶娘的孝心做胚,用此生所有的真诚做胚乳。 像我的今生一样,我愿做一颗感恩的种子。在我的族人生活过的土地上生根发芽。用茁壮的躯体和丰硕的果实去回报光照、水分、养分以及大地。我再也不用离开我所扎根的土壤了,不用离开我的娘而去四处奔波,落土生根是种子的秉性,根在哪里,命就在哪里。落土就是重新回到了娘的怀抱,在娘温热的怀里,继续做一个幸福的孩子,生命从芽尖上开始延伸,遍及大地宽广的胸膛。

分享:
 
更多关于“挂灯(外二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