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流年


□ 李心丽

  陈若兰坐在阳台的花盆中间,她用鼻子嗅,空气里什么味道也没有,她用力又嗅了一次.还是什么味道也没有。倒是雨点滴落的声音从窗户传进来,窗外除了雨声什么也没有。寂然的屋子让她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渴望,如果能找一个人聊聊,她就不会这么茫然和绝望。空寂的屋子让她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让她有一种恍惚,以为自己老到快要死了,连悲痛都没有感觉了,假如生活要这样持续不断地过下去,她觉得死就不可怕了,她突然间就对那种要死的状况有了兴致,一定有人,对死不曾有过惧怕,可是她觉得自己分明又在惧怕着,闫江平十天了都没有音信,她惧怕他死。即使是猜想的担忧,即使是潜意识的惧怕,她都有些不可忍受了。

  她突然间想到了韩香。

  之所以突然间想起她,是因为不久前接到了她的一个电话。

  乍然接到韩香的电话,她有一种兴奋,她们的联系稀少,但在青春岁月里积存的友谊还是深厚的,电话让她们停滞的友情继续向前延续。她乍然接到电话的时候,声音是欢快的。她说这么久没有联系了,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最近怎么样呢?韩香说,你不知道,这一年,我一直在地狱里活着。陈若兰听到这句话一下子愣怔住了,她以为韩香这是夸张她的打工生活。隔着电话线,听她的声音有一种悲怆。

  她没想到事情会有怎样的严重。

  她拿着手机,一个人在黄昏浸润的阳台上,听韩香说话。韩香说你不知道吗?你这一年就没有听说吗?她说我不知道,也没有听说,我很少回我们镇上,回去也见不着你父母。韩香说哦。韩香说知知走了,出去送货的时候被车撞了。那怎么样呢?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知知是韩香的丈夫。等我赶去的时候就没有命了,韩香说,一句话也没有给我交代。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她见过知知,他们订婚、结婚的时候,结婚后他们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知知一直打工的那个城市,之后,十几年了,她们再没有见过面。

  她在韩香的电话中一直往下沉,脑袋里始终有一个问题蹿出来,一个人的生活怎么往下熬啊,白天和黑夜,无尽的时光,那一定是没有光的日子,比地狱还可怕。她知道隔着几千里的几句安慰话安抚不了韩香,但她还是不由得说了许多的安慰话,说要面对现实,生活中有许多的变故比这还要可怕,比如说被男人抛弃了,比如说得了不治之症,韩香说我也这么想,可是我宁愿他是拐着别的姑娘跑了,宁愿他是病了,哪怕是不治之症,这样我与他还有见面的机会,还有相处的机会,现在,我的悲伤是我再也见不着他了。

  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韩香幽幽地说。从知知的突然离世到活着的意义,韩香与陈若兰一直讨论着这个话题,后来韩香那边门铃响,两人才收了线。

  那次通话之后很多天,陈若兰一直惦记着韩香,但就是不敢拨一个电话过去,她有点不敢面对韩香的伤痛。

  雨一直在下,从窗户看出去,仿佛整个世界都被水洗过一样,崭新崭新的。她很喜欢这样的天气,闫江平也很喜欢这样的天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