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小说三篇


□ 秦德龙

秦德龙

  李大手

  这是一双又黑又粗的手,掌心肥厚,关节粗大,手背长满了黑毛。没错,这是一双农民的手。但它现在只有两种功能:签单和握手。

  他就是公众人物李大手。

  李大手早先是个农民。35年前,李大手就是个农民。那时候,他还是个“半拉橛子”,是个还未成年的农民孩儿。别看李大手年岁小,却长得人高马大,能挣棒劳力的工分。他什么活儿都干。因为他手大。耕地、锄草、沤粪、施肥、间苗、剪枝、收割、运粮……没有他不能干的。手大力就大,样样农活儿干得有款有型。

  就为了给女知青看。

  女知青叫胡秀敏。李大手怎么看怎么觉得胡秀敏好看、耐看。怀着美好的想法,李大手一次次在梦中把胡秀敏变成了媳妇。而且,梦中的胡秀敏给他生了一堆孩子。梦里收工回来,孩子爪子一大片,真把他高兴坏了。

  可他并未敢向胡秀敏当面表白。知青是什么人啊?是吃商品粮的城里人啊。

  心里想胡秀敏怎么办?就用泥巴搓泥人。搓两个泥人,一个是李大手自己,一个是知青胡秀敏。将两个泥人搓成了,就掰碎,再把两团泥巴揉到一块,再搓。

  胡秀敏一点也不知道李大手的心思。

  李大手却明白这件事不能说,一说就错。明知道错,就更不能说。

  知青回城的时候,李大手送出去很远很远。

  然后,李大手背着简单的行囊,进了城。胡秀敏是哪个城市的,他打听得一清二楚。

  搬沙子、和水泥、运石料、爬高楼、睡马路……李大手凭着一双大手,在城里站稳了脚跟。

  李大手去看过胡秀敏,却没敢让胡秀敏看见他。他躲在一棵粗大的梧桐树后面,看见了胡秀敏出嫁,成了别人的新娘。

  他无奈,他加深了对城市的仇恨。原来,他的潜意识里,早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现在,这颗种子生根了、发芽了。

  仇恨的种子不但生根、发芽,还要开花、结果。

  十几年后,种子长成了参天大树,常有野凤凰栖落枝头。

  李大手赶走了那些野凤凰。

  落花有意,却流水无情。

  是的,李大手已经成了无人不知的公众人物。报纸上有名、喇叭里有声、电视上有影。媒体人特别爱和李大手打交道,都说李大手豪爽,是城里站起来的庄稼汉。媒体人特别喜欢李大手的巨手,总是拿李大手的巨手做文章。媒体人这么夸奖李大手:“大海航行靠舵手,乘风破浪李大手!”

  李大手总是矜持地微笑。他已经学会了矜持。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媒体铺天盖地,不信胡秀敏看不见。

  胡秀敏当然看见了。而且,胡秀敏知道他常常在媒体上闪光。胡秀敏总是这么说:“李大手嘛,我们村里的!没想到啊,一个农民!”

  就是让胡秀敏想不到,一千个想不到,一万个想不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