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条锦蛇的故事


□ 姜雅风

  白条锦蛇是一种无毒蛇,其头部背面有一个明显的黑褐色斑纹,躯干部和尾部背面呈黄褐色,且具三条黄白色纵纹,其中最宽大的一条纵纹自头后部延伸至尾端,背部还有若干个不规则的暗褐色短斑。白条锦蛇分布于我国长江流域及以北的广大地区,在辽宁西部为优势种。

  我的老家在辽宁北票农村,院门附近有口土井,深度有十二三米,井壁用石块砌成,其间有许多缝隙,井里冬暖夏凉,是麻雀冬季躲避寒冷、夏季繁育后代的好地方。上世纪80年代一个夏日的中午,我听到井里传来麻雀有些异常的叫声,便蹑手蹑脚地来到水井旁,朝井中探望,竟然看到在离地面三四米处有一条体长70—80厘米的白条锦蛇。其身体后半部藏在井壁缝隙中,前半部在井筒里晃动着,嘴里叼着一只成年麻雀(成年麻雀的喙是黑色的,而幼年麻雀的喙或者喙基部是黄色的)。看情形,白条锦蛇很可能是潜伏在井壁的石缝里,突然袭击了这只从旁边飞过的麻雀。蛇的牙齿咬在麻雀左翅根部后侧,可怜的麻雀不停地抖动着双翼,“吱吱”地叫着,井筒里还有十几只麻雀惊慌地上下翻飞。由于我的出现,那些麻雀都迅速地飞出井外,而白条锦蛇则慢慢地缩回石缝里享用“战利品”了。

  与白条锦蛇的又一次相遇是在院子西侧的一个马厩里。马厩的天棚距地面约3米,天棚檩子间用木板条铺成,木板条之间有大小不等的缝隙。一对麻雀在木板缝里筑起了巢,并孵化出了雏鸟。一条白条锦蛇不知从何处爬上3米多高的天棚,而且找到了藏在木板缝里的鸟巢。我看见蛇的大部分身体藏在木板里,头部露在木板缝隙处,正在吞吃一只雏鸟,雏鸟的羽毛已经基本长全了。由于白条锦蛇不断地调整吞咬位置,雏鸟已奄奄一息。成年麻雀发现雏鸟遇险后表现得极为惊慌,不停地在马厩周围短距离飞行。白条锦蛇将那只雏鸟自头部慢慢吞下后,整个身体就缩回到木板缝里。此后几天成年麻雀仍然前来喂食,也能听到里面有雏鸟的叫声,白条锦蛇并没有吃掉全部的雏鸟,但它是否离开天棚就不得而知了。

  有一位村民家里闹鼠患,于是他买来粘鼠纸,却不曾想粘到了一条白条锦蛇,想必是他家鼠多引来的,那蛇在粘鼠纸上不断地挣扎,却不能挣脱。蛇能很方便地出入鼠洞,对控制鼠害具有重要作用,遗憾的是人们常常对蛇心存恐惧。由于这位村民宁愿闹鼠患也不肯将这条无毒蛇留在家中,我只能帮他将蛇捉住并放归山林。但辽宁东部有些地方的村民将吃鼠的无毒蛇称为家蛇,将其当成家养动物,任其在家里自由出入。

  白条锦蛇成体以鸟类和鼠类为食,那幼蛇吃什么呢?在沈阳至山海关线葫芦岛段的铁路南侧有大片的草地和农田,生活着数量众多的虎斑颈槽蛇,也有少量的白条锦蛇。9月上旬的一天,我在铁道路基南侧遇到一条全长不到30厘米、当年孵化出的白条锦蛇幼体,它的体色和斑纹几乎与成体完全相同,但颜色更为鲜艳,花纹也更为清晰。当时它正在水塘边活动,可能感受到了人脚步的振动,它调转身来向岸边草丛爬去。我急走几步,把它轻轻拿在手中,想仔细观察它身上的花纹。可能由于手指按压稍重,它吐出一团黏糊糊的东西。我用小木棍将那团东西拨弄开仔细查看,原来是一只幼鼠,皮肤粉红,体毛稀疏,眼睛还没睁开,也没有活动能力,估计是这条幼蛇钻进鼠洞捕食到的。随后,我将幼蛇小心地放回到草丛中去。这个时节,庄稼和野草的种子都日渐成熟,含有大量的糖类和蛋白质,也为鼠类提供了丰富的食物。它们个个膘肥体壮,准备进入全年繁殖的又一个高峰,路基上、田埂旁、水沟沿都能见到刚刚挖掘好的鼠洞。这个季节也正是蛇的捕食高峰期,它们大量捕食鼠类以积蓄度过寒冷冬天所需要的能量。

  夏季,白条锦蛇将卵产在潮湿的洞穴和石缝等处,卵颜色灰白,卵壳革质,相互黏在一起,借助环境温度自然孵化。地处医巫闾山腹地北镇市的一位村民曾在自家堆放的潮湿腐烂的柴草堆中发现一条蛇和十余枚蛇卵,根据他对蛇的体表颜色和花纹的描述推测,那可能也是一条白条锦蛇。

  在气温较高的季节,白条锦蛇行动机敏、性情温顺,遇到惊扰后会迅速逃进缝隙或草丛中。而在气温较低的季节,它们的行动会变得迟缓,性情变得暴躁。深秋的一天,我到葫芦岛市北郊的沙河营乡调查两栖动物,赶到那里时天空开始变得昏暗并飘起雨来,气温较低。此时,中国林蛙已潜入水底的枯叶下,其体色酷似枯叶和沙粒的颜色,准备一动不动地度过寒冷的冬季。多数中华蟾蜍也已钻进深水下的淤泥或沙土中冬眠,个别没找到适宜冬眠场所的还在浅浅的河水中爬来爬去。在一块平坦沙地的背风处,我发现一个直径约5厘米的圆形凹陷,下陷深度2~3厘米,很像花背蟾蜍挖掘冬眠洞穴时留下的凹陷,只是花背蟾蜍的冬眠洞没有这么大。我找来一根木棍,从旁边慢慢地掘沙,突然从沙土中蹿出一条蛇,它一出来便立即盘成一团,尾巴有节奏地抖动并敲打着地面,头部和躯干前部呈“S”形,蓄势待发。这是一条白条锦蛇亚成体,它试图通过虚张声势的动作来警告来犯者。就在我慢慢靠近它,想拍一张它的头部特写时,刹那间它的头部如同弹簧般地弹射过来,张开的大口距我的手仅几厘米。这是我见过的白条锦蛇表现最凶猛的一次,每当我试图靠近它时,它的反应都非常强烈,我只好放弃拍摄的打算。地面上的圆形凹陷可能是它依靠肌肉和鳞片的收缩一点点向细沙中推进而形成的,如果没有干扰,它将在这里度过漫长而寒冷的冬季。

分享:
 
摘自:大自然 2011年第06期  
更多关于“白条锦蛇的故事”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