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官场文学去向何方


□ 李靖云

叶廷芳为德语文学专家

官场文学基本作用有二:揭示政治的弊病,拷问或提升某种政治原则

特约作者 李靖云

官场文学在中国由来已久,且从来不是异类,政治、反腐、官场一直是中国文学的重要内容。传统文学分类中一直有官宦文学一说。或者作者本人出身官宦世家,混迹官场,或者作品内容以官僚生活、官僚政治为主,皆可谓一般意义上的官宦文学。

官场文学的源流

《三国演义》无疑是中国古典小说中最为著名的官宦小说,虽曰历史传奇,但是,毫无疑问,全景性的政治图景才是其迷人之处。但是,不同于同时代在西方出现的政治文学,《三国演义》在细腻表现权谋算计,反复描写政治博弈的同时,树立了一种对抗非常明显的善恶政治观念。对曹操奸雄的描述,不管如何之精彩,都有奸恶脸谱化之嫌;对于刘汉正统性的捍卫,则展现为先验的教条。两者无时无刻不体现在具体的文本细节之中。

《三国演义》之所以获得崇高的文学史地位,政治博弈之描写居功至伟。而在博弈描写之中,功利主义标准非常明显,利益所指,明白显现。偏安荆州的刘表,一可谓忠于汉室,二可谓安然守土,尽职尽责,颇具名士风采,大约只不过是“善善而不能用,恶恶而不能去”式的人物。这种划分,是按照纯粹的功利计算来确定的,正如曹操和刘备煮酒论英雄时的清楚定义,只有“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才是真正的英雄。

若说《三国演义》开创政治小说,那么《儒林外史》可谓更深一步。对士林官场的心态,及荒诞不经的科举制度,其讽刺与批判,都是前所未有的。此外,《儒林外史》还将话题延伸到既定政治框架中的政治生态,可谓别开生面。在《中国小说史略》中,鲁迅将其单列为“清之讽刺小说”,并称赞“是后亦鲜有以公心讽世之书如《儒林外史》者”,足见其意义。

几十年后,伴随清王朝的衰朽,《官场现形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象》等一批小说迭现,都以官场和入仕之后官员的种种不堪为主题,不妨看做是对《儒林外史》的某种继承。这类文学通过报纸连载,类似今天的网络文学,内容多以抨击詈骂为主。

《官场现形记》颇具代表性,这部首先在报纸连载的小说,讲诉了清末官场许多腐败黑幕,并直接斥官场为“畜生世界”。其言语激烈,与当今网络上对政治腐败的声讨几无差别。鲁迅认为,这些小说“辞气浮露,笔无藏锋,甚且过甚其辞,以合时人嗜好,则其度量技术之相去亦远矣”。可以说,为了迎合大众口味,增加销量,作者也确实有这样的取向。

无论如何,作为一种大众文艺作品,小说能够直接揭露官场之腐朽没落,政治之黑暗,确为中国历史开天辟地第一遭。甚至当时的最高统治者慈禧太后,都专门看《官场现形记》,以此来了解大臣行为。对于政治的表述和文学批判,不再只是借助历史情境,通过作家注入对现实的讽喻而形成。这一时期,现实政治开始成为文艺作品的内容,无疑具有深远的社会意义。一方面,这是报纸等新的大众传播工具在中国出现的直接结果;另一方面,也是现代民权政治在中国生根发芽的体现。政治的神圣化被祛魅,本应在幕后进行的利益交换,呈现为被说破的现实。

也可以说,传统的官宦文学,这时候变成了官场文学,从社会精英的文化变成了大众文化,也从一般文人深层次的讽喻变成了直接的社会性情绪批判。到民国时代,政治失序之下,权威出现真空,反而使得大众新闻传播极其发达。揭发政治黑幕,抨击官场腐败,直接诉诸报端并不困难,官场小说反而落寞不少,只有如《金粉世家》《华威先生》等数量不多的作品,保持了应有的水准。

1949年之后,伴随着中国政治再度变化,官场文学过去兴盛所依赖的土壤消失殆尽。政治再度成为一种神圣的、具有严格先验伦理规范的东西。

这时,作为社会场域的官场完全消失,政治文学逐渐成为惟一的文学体裁,长期以来作为其最重要分支的官场文学作品却彻底消失。姑且不说《金光大道》等宣扬革命政治伦理的新政治文学被大量生产,传统的政治文学也被广泛传播。《三国演义》在整个社会生活中被广泛阅读,上至毛泽东,下至生产队长都在阅读,以从中学习严酷的政治博弈手段。

在1975年的“读水浒、批宋江”运动中,这种狂热达到高潮,但随即伴随着毛泽东离世而烟消云散。评断政治伦理的最高权威去世,也是社会再度祛魅的开始。

“文革”后的所谓“思想解放”,其实就是一种理性反思后的祛魅。从“伤痕文学”回忆知青个人惨痛经历开始,文学和诗歌作为一种心灵记忆与反思再度兴起,成为开启祛魅的先锋。伴随政治文学的退潮,多种文学形式复兴,官场文学便再度兴起。

改革时代的官场文学

“文革”后最早的官场文学,是改革小说,柯云路的小说《新星》是其代表。这部以山西著名改革先锋吕日周为原型的小说,可谓当代中国官场小说之祖。这部小说反映了中国官员评价标准的转型,从焦裕禄型的勤恳忠诚,转变为李向南型的大胆进取。在宣传报道中,焦裕禄也要和僵化的官僚习惯斗争,但他更多的是在实践基本的政治原则。既定的政治原则并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实行。而李向南做的,则是冲破旧教条,开创新施政原则。在《新星》中,李向南成功的标准非常清楚,那就是财政翻番。

分享:
 
更多关于“官场文学去向何方”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