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安迪·沃霍尔的启示


□ 邵力华

  面对当代五花八门的艺术形态和创作理念,我们在学习借鉴中会有许多困惑。其中既来自艺术理念和艺术实践,也来自艺术个性和艺术风格。它们均源于当代艺术家对于继承传统与开拓创新的道德感和使命感,也源于当代艺术家对于民族艺术个性与国际文化潮流等方面的诸多思考。
  所谓艺术理念和艺术个性,就是我们如何继承民族的艺术传统,借鉴和吸收其他民族的艺术成果,把握时代精神,阐发当代艺术家的审美观与价值观。所谓艺术实践和艺术风格,就是我们如何在自己的实践过程中,糅进当代物质条件下的思维向度和材料特征,敢于打破千百年来形成的惯性、经验的历史禁锢,勇于尝试现代社会的新艺术形式和艺术创作技巧,使之体现出与众不同的艺术风格,从而张扬艺术个性。美国现代艺术家安迪·沃霍尔,是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他在宣示自己的艺术理念和进行个性化艺术实践中所获得的巨大成功,给予我们很多启示。分析沃霍尔的经验和艺术个案,对照当代艺术创作中遇到的诸多问题,也许会使我们找到一些有价值的答案。
  20世纪以来,产生于西方发达国家的现代艺术,是以重创经典、标榜自我、推翻传统艺术理念和实践模式为出发点的。显然,在这一艺术运动中,艺术家渴望创立新的艺术范式,寻求人的个性解放,找回精神世界的自由。于是,达达主义、野兽主义、超现实主义和立体主义等相继诞生。它们在造型艺术领域的不同舞台,靠着自己的独特发现和新锐思维,成功地引领了时代的艺术实践,并义无返顾地将其推向国际,进而影响了全世界。在这个巨大的艺术群体中,作为一个以解构欧洲传统经典艺术为乐事的艺术挑战者,安迪·沃霍尔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地以自己的作品尤其是一幅名为《玛丽莲·梦露》的版画,彻底摧垮了某些踯躅不前的人对于传统艺术的内容和形式的迷恋、轻信和依赖,勇敢放弃了传统的绘画工具和材料,用一种出人意料的新的设计理念和创作手法,为我们塑造并传递了他心中的艺术思维和精神图式,从而彻底颠覆了在此之前我们关于艺术视觉的所有概念,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和审美习惯,使当代视觉艺术跨越了几千年的精神藩篱,以新的高度和起点,重新构建了与众不同的、具有全新视觉美感的艺术世界。
  玛丽莲·梦露是20世纪60年代美国人最为熟悉的、不幸的性感影星,传她因与著名的肯尼迪家族有染遂遭遇不测,因而成为当时的西方乃至世界极为关注和敏感的新闻母题。安迪·沃霍尔机智地抓住这一千载难遇的题材和历史时刻,选取了梦露的一幅最为人们熟知的、微笑着的头像,作为组织画面的元素,然后,用棋盘式的方格不断地重复排列这一元素。与其他传统手法不同的是,沃霍尔借鉴印刷术的缺版效果,有意识地对每一重复头像的色彩予以调整和区别,让这一具有单调、呆板等独特视觉效果的作品,婉转地传达了现代人冷漠、空虚、乏味、无助、漠视和疏离的现实情景,确切地表达现代社会中关于权力、金钱、欲望及其社会关系和生命原则的状态,真实地反映了西方高度发达的后工业时代,正经历着压抑、受控和无助等现实困扰的人们的空虚和迷茫。因此,作为安迪·沃霍尔艺术思想和创作理念的结晶,《玛丽莲·梦露》以非凡的艺术魅力和独特的视觉经验,成为他所有作品中最具代表性的历史性篇章。
  安迪·沃霍尔创作所用的材料,多是取自那些大众司空见惯的传媒图像或者现成的工业成品甚至垃圾,这自然引来那些保守艺术家的强烈不满。因此,他被人们讥笑为最“恶俗”的产品制造者,由此,他的波普艺术及他本人,在当时的处境可想而知。然而,沃霍尔的注意力和理想并没有停留在脚下,他所关注的,是如何用更为有效的方法展示现实。他对当代艺术和设计理念的意义和影响,在于消解纯粹艺术的同时,也消解现代实践中被人们广为使用的设计艺术,这的确是很多人始料未及的。靠着这些现成的、随处可见并唾手可得的艺术元素,安迪·沃霍尔完全取消了传统绘画创作的逻辑和制作过程,他运用的丝网印刷技术等手段,靠有效地、无数次地复制同一种已经被完全定格的——人们所熟知的某种形象,使画面能够在同一空间内具有反复释放同一视觉信号的形式功能,这无疑是平面设计学意义上常用的“重复”手段,但在这里却已经完全异化为纯粹的艺术概念。尽管他所创作的这些作品中运用的形象符号众所周知,冷漠呆板,像变幻的印刷术,像连篇累牍的商业招贴画,遭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冷嘲热讽。但沃霍尔却对此情有独钟、乐此不疲。他似乎就是想用大量的复制品和工业垃圾来撑起“沃霍尔”的门面,以取代艺术“原创性”的历史地位,消解艺术家的情感因素和所谓的“原创精神”。他还设计以“纯粹性”自由,然后,再让自由回归设计。他甚至不无自豪地说:“我二十年都吃相同的早餐。”“我想,这也是反复在做同一件事吧。”其实,这样的思维和实践或许才真正是沃霍尔的“原创”。
  回望沃霍尔“统领”世界以来的几十年,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他的艺术精神已经渗透至当代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首先,他毅然决然地打破了高雅与世俗的界限,强硬弥合了纯艺术与实用艺术之间的裂痕,拉平了传统经典艺术与当代波普艺术的视觉价值。如今,无论在纯艺术领域,还是在实用艺术领域,我们都能感觉到安迪·沃霍尔的存在,听到他的与众不同的声音。是他让世俗走入高雅,将纯艺术嵌入商品。他像一个不知困倦的幽灵,一直在造型艺术的上空指手画脚。其次,靠着对于印刷品、废弃的坎贝尔汤罐、可口可乐瓶等多种材料大量、选择性地运用,安迪·沃霍尔回答了关于艺术观念与艺术媒材的主次关系问题;回答了什么是纯艺术与流行艺术问题;回答了在信息与传媒时代如何顺应潮流、树立自我、重归自然、构建新的和谐人生等问题。的确,为了对抗流行性现代设计理念的挑战,沃霍尔因势利导,干脆以设计堆砌设计来达到消解设计、重建现代经典的目的。在《霍莉·所罗门的丝织肖像》中,他先进行大胆而精心的色调分离,然后,再把事先选择好的生硬图像平铺填入表格,以达到他对视觉艺术革命之目的。至于究竟重复多少次图像,则要看作者本人的主观意愿。这一创作过程的展开和终结,旨在用纯粹的艺术思想统摄实用艺术的设计理念,同时,运用设计理念的精神演绎当代视觉艺术的无限智性。我们看到,在沃霍尔的推动下,当代艺术的精神品相和设计风格确实发生了巨大变化。当我们欣赏沃霍尔的艺术或者不由自主地运用他所创造的图式时,我们实际上已经被沃霍尔所征服,我们不得不调整自己的方向,以顺应时代潮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