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姨


□ 王威廉

  一

  记得我大姨的人不多了,她常年身上穿得整整齐齐的,只是脚上总穿着一双破旧的军用鞋,用西凤村的话来说,那种鞋叫“胶泥鞋”。大姨没有别的爱好,除了干活就是锻炼身体,都是和身体在作斗争。她早上慢跑,晚上散步,从不停歇。但老天无情,却让她在五十岁刚出头的那年得了一种怪病,胸闷气憋,经常感到精神不济,体内的脏腑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劲。但她一直不去看病,她觉得看病太贵又不顶事,常常说:“是药就三分毒哩。”她去镇上买洗衣粉的时候,顺便买了几盘学习气功的DVD光碟,开始照猫画虎地练起了气功。

  大姨对大姨夫说:“我那不是啥病,就是气不顺,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两个娃,却都不孝顺。”她叹口气,开始练功。

  那DVD里播放的是什么流派的气功,大姨从不关心,她只是觉得气功嘛就是让人体内的气得到控制,这样她就能少生气了。她认为只要人不生气就是幸福的了。她在地上铺了块垫子,学着电视里的白’胡子老头,盘脚坐好,两眼微闭,尽力去感觉“气”在身体几大穴位之间的流动。这样反复练习下来,也出了一身的汗,大姨很高兴:“出汗证明有效。”大姨夫说:“我看你是憋的吧?”大姨说:“这是气功,咋能不憋。”

  练了一个月的气功,那种难受劲不但没有减弱,反而一次比一次难受。大姨加大了练功的力度。她看到有些气功大师说可以“辟谷”,也就是可以少吃饭乃至不吃饭,她有时就不吃饭了,光喝些水。她开始消瘦,只有一双眼睛开始闪闪发亮。大姨照着镜子说:“我精神好多了,我现在走路脚步都变轻了。”大姨夫看着大姨的样子感到伤心,说:“还是别练了,你越练越瘦了。”大姨说:“瘦了好,身子轻了,精神头也好了。”大姨夫叹气说:“怕你营养跟不上。”大姨笑了:“只要气顺,比天天大鱼大肉强。”

  大姨夫看着大姨由于迅速衰老而松弛的皮肤,心里一阵发冷。一些褐色的老年斑像是雨后的苔藓样,慢慢长在了大姨的脸侧和脖子等处,鼻翼下的两道法令线深不见底,只有眼睛与衰老无关,值得反复去赞颂,那里面有一种很亮的神采在跃动着。

  大姨就用这双明亮的眼睛回视着大姨夫的打量,说:“你这样看我做啥?好像我已经死了。”大姨夫啐了一口,道:“胡说八道!我是在想,是不是叫启浩回来一下,看看你。”大姨鼻孔里哼了一声说:“他回来做啥,看见他我的气就更不顺了。”停了一会儿,又说:“就算他肯回来,他媳妇肯么,那丫头的心狠着哩。”大姨夫只好说:“那算了。”

  大姨坐在练功垫上发呆,她的眼睛望着窗外的院墙,只有他们两个人住的三层新楼被寂静紧锁着。

  又过了一个月。一天,大姨一个人在家,难受劲突然涌上来了,这次不管她咋样咬着牙运气抵抗,都没有用。那难受像是海啸似的,一浪接一浪打过来,让她完全散了架。她在床上打滚,哀嚎,惨叫,把被子和枕头都踢下了床。不知道过了多久,痛苦的潮水才逐渐退却,大姨孤单单地坐在床头上,眼睛里全是泪水,不是伤心,而仅仅是难受和折磨。她很少为自己生病本身感到哀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