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梁邹平原笔记


□ 李登建

太阳和大平原生育了千千万万儿女,树木、庄稼、草虫……它们体内活跃着太阳金色的因子,血液里流淌着金色的阳光,都在膨胀,勃发,舒展,天地间充满了生机和快乐。

黑阳光

只有经天的太阳可与我的大平原匹敌!
自盘古开天辟地之日始。
……太阳到大平原游览来了。虽不要漫天的彩旗、彩绸,不要锣鼓乐队,轻装简从,但仍显得无比气派、辉煌。他乘的车驾轮子是纯金的,华盖垂着金色的穗子,马儿的长鬃或者火红或者银亮。隆隆的车轮声和踏踏的马蹄声在宇宙间回响,他高高地站在云头,他的雄姿诞生了一个词:君临天下。是的,他是至高至尊的君主,他在巡视辽阔的疆土。平原为何不作出热烈的欢呼?她甚至不抬头看看热闹,总是沉默着想心事,这份本分和朴素令左邻右舍———山和海也难以理解。太阳对她的“无视”很恼火,可又不能不对她的端庄和秀美敬慕三分。不知从哪天起太阳改变了他不可一世的傲慢,朝她投来含情脉脉的目光、热辣辣的情意。慢慢地,他一天不来平原上一趟都没法活。平原大为感动,丢掉面纱,向太阳敞开温厚的胸怀。他们炽烈的爱有时使泥土滚烫如火炭,使河流欢畅如乐歌。他们谁也离不开谁了,这是天底下最美满的一桩婚姻。
太阳和大平原生育了千千万万儿女,树木、庄稼、草虫……它们体内活跃着太阳金色的因子,血液里流淌着金色的阳光,都在膨胀,勃发,舒展,天地间充满了生机和快乐。平原疲惫地躺在那儿,散着秀发,眯眼看太阳像和蔼的老人似的,疼爱地抚摸儿女们的身子,给它们穿上绿衣裳,在女儿的头上插或红或赭或紫或蓝各种颜色的花朵,有的还扎一束红缨,将它们打扮得漂漂亮亮。随着时令变化,慈爱的父亲及时给儿女们更换新装,那新装的颜色秋天常取高贵的黄,冬天多选素雅的白……
太阳是一位时装设计师,一位运用色彩的高手,一位美学家。
然而,他却把平原上女人们那美丽的脸蛋儿抹黑了,抹丑了!
其实,平原上的女人也是太阳和大平原的女儿———从根儿上说,没有太阳和大平原,哪有她们?———与树木、庄稼、草虫是同胞,而且她们特知道要好,爱美。她们闲暇时就暗自跟见过的另一种女人———城里女人比。她们比城里女人差吗?一点也不差,都属光洁如玉、温柔似水的尤物,只不过她们生来注定呆在野外,露天露地讨生活。她们多羡慕那些受着命运的宠爱脸蛋儿捂得粉嫩鲜艳的城里靓女,俗语“一白遮百丑”,那一黑呢?这些看脸蛋儿比命还值钱的农家女孩子,也大把地掏出一分分积攒的私房钱,买胭脂,买雪花膏,买丽花丝宝(这时候她们最大方了),匀匀地擦,厚厚地涂,对着镜子美美地笑。出门做事的时候还要戴上草帽、头巾,裹个严严实实。可是这都挡不住太阳那尖利的沾着炭灰的手指(可不可说这是更深情的抚摸?),她们的脸蛋儿打上了黑地子,变成了黑红的锈铁,任你搓千遍香皂,怎么洗也洗不白,脱层皮后依然是黑的。她们懊糟极了,可她们没有哭叫,一气之下,头巾、草帽、化妆品统统扔到一边,黑就黑吧!不再怕黑的女人就成熟了,就成了真正的平原女人。只是若又遇上城里靓女,仍觉得太寒碜,不敢与人家掺一块儿……......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