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死了都要爱


□ 刘国强

  两个大学生,男孩很普通,而女孩是校花。两个人相爱了,女孩子的父亲反对,同学们也有意见。两个人仍然一如既往地相爱。后来,男孩得了癌症,他们却更相爱。这个令人感慨万千的爱情故事究竟会有一个怎样的结局呢?
  
  耿乔升的名字早就丢了。
  耿乔生的名字掉在“耿长脖子”里好多年了。耿乔升三个字,就像野外泥泞小路上的一块垫脚石,几乎每个路人都要踩一脚。你踩我踩他也踩。越踩越矮,越踩越矮,渐渐地,它就装在稀泥的口袋里,没影了。这些路人先前是孩蛋子,后来是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20多年了,耿乔生三个字只在点名簿、简历或体检单子上出现,哪怕在熟人圈子里,冷不丁有人打听谁叫耿乔生,竟然没人知道。脑瓜快的,也要迟疑一阵,突然一拍大腿,说,哦,就是耿长脖子!
  从小到大,耿长脖子都爱穿高领衣服。高领子一立,脖子就短了。其实熟人都知道,脖子该多长还多长,只是显得短了。秋天穿高领毛衣,冬天穿兽皮高毛领。上大学后,每个春天秋天,他几乎不离那件米色风衣。风衣的领子总是立着的。同样牌子的衣服,别人的领子软,立不住,唯有他的高衣领能立住。耿乔升有个小窍门儿,衣领外圈夹层里塞个钢丝,钢丝两头握紧那个立着的小钢片儿……
  在大学里,耿长脖子本人也像陷在稀泥里的石头,没影了。如果不是学校有个小乐团,开学或节庆时要演出,几乎没人注意这块陷在稀泥里的石头。其实,在乐团里,耿长脖子也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因为他是个大提琴手,在乐队里,最后排的大提琴也算是“石头”吧,沉在最底下。这倒不是耿长脖子自己挑选的,全世界的大提琴手,都是这个位置。在交响乐队,有时大提琴立在两侧。这个偏位尽管不能跟首席小提琴比,不能跟头排风光无限的美女帅哥乐手比,更不能跟指挥比,但,已经相当不错了。即使大提琴手们从最后排“跃居”两侧,由于耿长脖子脖子太长,挡视线,除了最后的位置,哪儿都不合适。这样,与人方便也与己方便。因此,对于他来说,“沉”得更深了——最后的角落。
  大一时,耿长脖子曾住在宿舍。但,只住了一个多月,就不住了。表层原因是,家从铁岭搬沈阳来了,要照顾老母亲。也有人说不是这样,他的家没搬沈阳来,耿长脖子在某个地方租了房子。深层原因是,他“怕影响市容”。在宿舍,男男女女共用一个水房,共用一个食堂,这还好说。主要是共用一个洗脸池,这很麻烦。早晨洗漱,不可能穿高领衣服的。这样,他的脖子就太招摇了。耿乔升为了避免影响市容,很抓了早字和晚字。早早地洗,或晚晚地洗。这样,“招摇”的概率就会少些。尽管这样,撞车还是难免的。出丑倒不怕,耿乔升早就有心理准备。可吓得人妈呀妈呀叫,这是他没有准备的。一个女生,就是因为晚上突然看见他的长脖子,“妈呀!”一声大叫后,住院一个多星期……
  耿乔升离开后,居然引起同班美女吕晓乔的注意,吕晓乔为此问了耿乔升三回。耿乔升头一次回答她,点了三下头,一声没吭。第二次回答她,说,谢谢。第三次回答她道:不麻烦你关心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