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作是一种假日


□ 劳马

  写作是我的节假日,而非日常生活。
  与职业作家不同,我打鱼的时候少,晒网的时间长。对于利用闲暇坚持写作的人来说,它与打牌、搓麻、下棋、爬山、游泳等爱好大体上是一样的。这种业余状态下的自觉自愿无疑能唤起放松、陶醉、满足、充实等积极的心理体验。
  持续的爱好会形成习惯和依赖。对于写作的依赖会导致某种已经格格不入的落寞超越世俗,内心逐渐拒绝了各种外在的诱惑,在自我营造的世界与生活中欣然自得。马拉美说:“文学存在着,但是,或许存在着就是对一切的排除,只有文学存在着。”我深感,写作的“不安的欲望”令人心安。
  业余作家与职业作家相比少了许多焦虑和压力。写什么和怎么写全凭自己的兴趣,写多写少、写好写坏均不是可怕的事情。职业作家写作是过日子,业余作家写作是过节。
  我的写作几乎都是即兴的,构思与酝酿只是铺垫和准备。落到纸上时,原先的模样就变了形。心中熟悉的旋律在张嘴唱响的那一刻便跑了调。有谱却不靠谱,不如压根就没谱。
  拿起笔就写,写成啥样算啥样。创作的即兴性就是其神秘性。艺术不同于科学之处正在于此。只要你有写作的冲动,那你就基本上准备好了。不要再等,等到冲动消失后欲望衰退了,写作的快感亦随之大打折扣。写作是一种奇特的亢奋状态,它在寂寞中突然发作,孤独地癫狂着,直到作品完成,才能于精疲力竭之时品尝沮丧、失落的喜悦和解脱。
  有时,灵感是专门出来捣乱的。有时就像白骨精,搔首弄姿地一闪即过,惹得你火烧火燎。想追她、抱她、亲她,她早就无影无踪。等你以为再抓住她时,下笔一写,竟是一堆白骨,惨不忍睹。
  灵感多产生于你无法把握之时。常在似睡非睡、似醒未醒之际,梦中清晰可辨,醒来面目皆非。有灵感时你找不到纸笔,有纸笔时又没有灵感。不要迷信她、指望她,灵感青睐勤奋者,那是一种有准备的邂逅,有约在先相约在先的偶遇。灵感只出现在写作过程当中,而不是写作之外的幻觉。
  “深入生活”是一种政治主张,而非文学写作的必须前提。深入谁的生活?作者即是生活者,死人无法创作。深入生活原意指深入别人的生活,让作者放弃自我,生活在别处,生活在他人的世界中。预设的前提是作者的生活无价值、无意义,不值得表现和展示,因而无须“深入”,而应“自拔”。他人是别处,是另外,是真谛,是实情,是客观性。消失的作者的作品,剔除了自我的叙述,伟大在哪里?
  昆德拉称:“小说唯一存在的理由就是去发现唯有小说才能发现的东西。”
  运用同样的句式,我们也可以说哲学(数学、化学等)存在的理由同样如此。
  关键是哪些东西唯有小说才能发现,或者说除了小说其他学科或方法无能为力。
  昆德拉断言:“小说不研究现实,而是研究存在。”那么哲学呢,难道存在不是哲学研究的第一要务吗?
  同一个概念——“存在”,在文学和哲学面前具有截然不同的含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