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民族意识


□ 陈平原 黄子平 钱理群

  正如普列汉诺夫曾经说过的那样,每个时代都有自己中心的一环,都有这种为时代所规定的特色所在。现代民族的形成和崛起在世界范围内由西而东,这独具特色的一环曾分别体现为十八——十九世纪之交的德国古典哲学,十九世纪俄罗斯革命民主主义者的文学理论与批评,在二十世纪的中国,则是社会政治问题的激烈讨论和实践。文学始终是围绕着这个中心环节而展开的。就其基本特质而言,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乃是现代中国的民族文学。
  
  钱理群:我们这一次换一个角度来考察“二十世纪中国文学”……
  黄子平:好。上一次讲中国文学走向世界,汇入“世界文学”的大系统,这是一个横向座标;实际上,二十世纪中国文学还有一个纵向座标,就是它在整个中国文学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所处的历史位置。
  陈平原:关于这个“历史位置”问题,我有一个想法:是不是可以把中国文学的历史发展分成三大块,一块是“古代中国文学”,所谓“古代中国”是一个以落后的小生产经济与政治专制为主要特征的封建宗法社会,与这样的政治、经济形态相适应,产生了古代中国文学。另一大块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中国文学”,所谓“现代中国”,是一个以经济高度现代化与政治高度民主化为主要特征的社会主义社会,它必然会产生一种崭新的现代中国文学。而“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实际上是一种过渡形态的文学,它是一个由“古代中国文学”向“现代中国文学”转变的文学进程。
  黄子平:我很欣赏你用的“进程”这个概念,“进程”就是一种运动……
  钱理群:对,应该用“动态”的观点来考察二十世纪中国文学,这是它的一个显著特点。
  陈平原:应该明确地说,整个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就是由古老的中国向现代中国过渡的时期,在历史的转折中,逐渐地建立起现代民族政治,现代民族经济,现代民族文化,实现整个民族的现代化。二十世纪中国文学是逐渐形成中的中国现代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现代民族文学。
  钱理群:这样,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必然包含两个侧面:既是现代化的,又是民族化的。
  黄子平:我想,更确切地说,是既是“世界文学化”的,又是“民族化”的,两者互相联系又互相对立,在矛盾统一的运动过程中,实现文学的“现代化”。
  钱理群:这样考察,就把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横向座标与纵向座标联系起来了。
  陈平原:你们刚才讲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世界化”(“现代化”)与“民族化”的对立统一,从二十世纪世界文学的角度来看,就是世界文学一体化与各民族文学多样化发展的对立统一。一方面,每个民族不可能单独发展,热切地要求与世界文学取得共同语言,趋向共同的人类文化;一方面,每个民族为了自身的精神发展,又必然强调本民族的文化心理、文化传统。既要追赶世界潮流,又要发扬民族特色,这几乎是二十世纪各国文学发展的共同课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