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调研员


□ 周云和

  一

  那天晚上,我在赶一个稿子,正在兴头上,手机闯着鬼了,惊喳喳地叫起来,吓了我一大跳。接起来一听,山泉县汪二爷打来的。他突头突脑地问我:调研员是啥尿东西。我糊涂:他身为副县长,不可能调研员是啥都不知道吧?但我还是解释说:公务员序列里一个正县级非领导职务。你问这个干啥?他说:我弄尿到一个。他说得轻描淡写,像馋嘴的小孩被赏了一根棒棒糖。

  我听后心里“咕咚”一跳,桌上台灯光线也似乎骤然暗淡下来。汪二爷在这次换届选举中,全县上下呼声很高,凭他超强的工作能力,出色的政绩与有口皆碑的人品,不当县长,至少都要当常务副县长。我正等着他的好消息哩,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当调研员的电话。虽然职级高了半格,但实职转任非实职,明升暗降嘛。

  一个大问号浮出我的心海:啥原因呢?

  汪二爷说:不尿晓得。市委组织部找我谈话,说是县政协领导力量薄弱,需要充实,调整我去当副主席。我宁愿就地免职也不去。就这样,最后打发尿我一个调研员。

  去年,市书法家须振刚题赠了我四个字:寒暑如常。我工工整整地挂在办公桌上方墙壁上。此刻,我眼光胶住那四个字,深入细致地想,现代官场一般运作模式,在党委、政府部门领导岗位上干久了,年纪大了,才调整到人大、政协去任职,都是党的工作,但人们总说是赋闲,喝盖碗茶,坐冷板凳,令人匪夷所思。上一届山泉县政府领导班子中,一位副县长交换到柏林县去了,汪二爷中途增补进去,才干了两年多时间,况且才四十四岁,又是出了名的实干家,正是大显身手、出政绩的大好年华,调整到县政协去,不会无缘无故。

  作为好朋友,我想安慰他无官一身轻,但觉得这样说俗气。想说随遇而安,又有站着说话不嫌腰痛之嫌。想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又有一点东山再起的狼子野心:政治生态常识谆谆教导我们,摔倒了要爬起来,不是朝内有人,就要有票儿做拐杖。汪二爷是山泉县土生土长的农民娃儿,考起学校出来后参加工作,唯有一个叔叔当过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但早已退休回老家颐养天年去了,靠他出面斡旋扶汪二爷起来,可能像唐朝那个最爱喝酒的李诗仙说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钱么?他娃儿去成都读大学,都找我借过学费。我实在找不出恰当的话来安慰他,迟疑未语。汪二爷却语气轻松地说:你不是想去龙抱山吗?我现在有时间了,你好久来,我陪你去。

  有一次喝酒,汪二爷说龙抱山山上原来有一座破庙子,一个姓任的尼姑端起钵钵四处化缘,十余年间坚持不懈,把庙子维修扩建得金碧辉煌,加上风景又好,现在去观光旅游烧香拜佛的人多得很,逢时过节挤都挤不上去。职业的敏感让我对这件事产生了兴趣,便说好久你带我去逛一趟。时间过去半年多了,没想到汪二爷仍然记在心里,我敷衍道:好吧。

  放下电话,我思绪像放飞的风筝,再也拴不到稿子上去,汪二爷的形象款步走到我的眼前:宽盘大脸,浓眉大眼,个子不高,脖子粗硕,腰圆腿短,铁塔一尊;爱穿一件灰T恤,米色或乳白色休闲裤,凉草鞋,腋下挟一个被岁月磨得毛了边的黑色提包,热天经常摇着一把编着满天星的竹篾丝扇;走路像鸭子,一摇一赋的,有一点滑稽。这一些元素组合在一起,地地道道的一个农村老二形象。我听过很多县里人说他:农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