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调研员


□ 周云和

  一

  那天晚上,我在赶一个稿子,正在兴头上,手机闯着鬼了,惊喳喳地叫起来,吓了我一大跳。接起来一听,山泉县汪二爷打来的。他突头突脑地问我:调研员是啥尿东西。我糊涂:他身为副县长,不可能调研员是啥都不知道吧?但我还是解释说:公务员序列里一个正县级非领导职务。你问这个干啥?他说:我弄尿到一个。他说得轻描淡写,像馋嘴的小孩被赏了一根棒棒糖。

  我听后心里“咕咚”一跳,桌上台灯光线也似乎骤然暗淡下来。汪二爷在这次换届选举中,全县上下呼声很高,凭他超强的工作能力,出色的政绩与有口皆碑的人品,不当县长,至少都要当常务副县长。我正等着他的好消息哩,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当调研员的电话。虽然职级高了半格,但实职转任非实职,明升暗降嘛。

  一个大问号浮出我的心海:啥原因呢?

  汪二爷说:不尿晓得。市委组织部找我谈话,说是县政协领导力量薄弱,需要充实,调整我去当副主席。我宁愿就地免职也不去。就这样,最后打发尿我一个调研员。

  去年,市书法家须振刚题赠了我四个字:寒暑如常。我工工整整地挂在办公桌上方墙壁上。此刻,我眼光胶住那四个字,深入细致地想,现代官场一般运作模式,在党委、政府部门领导岗位上干久了,年纪大了,才调整到人大、政协去任职,都是党的工作,但人们总说是赋闲,喝盖碗茶,坐冷板凳,令人匪夷所思。上一届山泉县政府领导班子中,一位副县长交换到柏林县去了,汪二爷中途增补进去,才干了两年多时间,况且才四十四岁,又是出了名的实干家,正是大显身手、出政绩的大好年华,调整到县政协去,不会无缘无故。

  作为好朋友,我想安慰他无官一身轻,但觉得这样说俗气。想说随遇而安,又有站着说话不嫌腰痛之嫌。想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又有一点东山再起的狼子野心:政治生态常识谆谆教导我们,摔倒了要爬起来,不是朝内有人,就要有票儿做拐杖。汪二爷是山泉县土生土长的农民娃儿,考起学校出来后参加工作,唯有一个叔叔当过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但早已退休回老家颐养天年去了,靠他出面斡旋扶汪二爷起来,可能像唐朝那个最爱喝酒的李诗仙说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钱么?他娃儿去成都读大学,都找我借过学费。我实在找不出恰当的话来安慰他,迟疑未语。汪二爷却语气轻松地说:你不是想去龙抱山吗?我现在有时间了,你好久来,我陪你去。

  有一次喝酒,汪二爷说龙抱山山上原来有一座破庙子,一个姓任的尼姑端起钵钵四处化缘,十余年间坚持不懈,把庙子维修扩建得金碧辉煌,加上风景又好,现在去观光旅游烧香拜佛的人多得很,逢时过节挤都挤不上去。职业的敏感让我对这件事产生了兴趣,便说好久你带我去逛一趟。时间过去半年多了,没想到汪二爷仍然记在心里,我敷衍道:好吧。

  放下电话,我思绪像放飞的风筝,再也拴不到稿子上去,汪二爷的形象款步走到我的眼前:宽盘大脸,浓眉大眼,个子不高,脖子粗硕,腰圆腿短,铁塔一尊;爱穿一件灰T恤,米色或乳白色休闲裤,凉草鞋,腋下挟一个被岁月磨得毛了边的黑色提包,热天经常摇着一把编着满天星的竹篾丝扇;走路像鸭子,一摇一赋的,有一点滑稽。这一些元素组合在一起,地地道道的一个农村老二形象。我听过很多县里人说他:农民。

  我同汪二爷的交往,始于三年前山泉县的一次采访。苏县长特别推荐我去写写县乡镇企业局的汪局长,说好烂一个摊子哟,一个单位的人,全部挤在一间办公室里,几把烂藤椅,大家换着坐;单位一辆烂吉普车,有的领导多坐了两趟,就有人写信到县纪委、县监察局去告,说以权谋私。汪局长去后,大刀阔斧,舍生忘死,不到两年,扭亏为盈,还修了一幢气派的办公大楼,非常典型,值得报道。

  记得采访时,汪二爷也说到他去县乡企局时的窘境:穷尿得很,刚坐下那把只有一个框框三根绳子的局长专座,县法院就把一张传票摆到了我桌子上面,要我出庭接受控告。原因是替下属一个单位担保,那个单位垮尿了,还款无望,只好找担保人。接着是发工资,局里三十来个人,只有几个吃皇粮,其余都是找米下锅。年关了,账上一分钱没尿得,还欠着近五十万元的账,人家一次二次派人来催收,哪里有钱发工资?看到职工们辛辛苦苦一年干到头,于心不忍,只好私下找一个朋友借了两万元钱,一个发了几百元给他们回家过年。

  我采访后,写出通讯《大山赤子》发表在我们报纸上,在长河市引起很好反响。一年后,汪二爷提拔当了副县长。他到市里开会,特意请我的客,说:你的那篇文章写得好,帮我打了广告。

  我说:不是我文章写得好,是你干得好,领导们的眼睛亮。

  望着办公桌上的台灯,我突然想到,是不是我最近采写汪二爷的那篇《深山燃烽火》,惹怒了县委刘书记,趁换届选举之机,拈骨头敬汪二爷?

  汪二爷当副县长后,分管农业、供销板块工作。县里这两块的改革推不动,书记县长多次被市里点名批评。汪二爷不孚重望,甩开膀子,大抓改革,很快又干出成绩,受到市里肯定,参观取经者如过江之鲫。时值换届选举前夕,鉴于汪二爷的事迹和他在山泉的呼声,我想为汪二爷“继续进步”铺一块垫脚石,特意去采写了反映山泉县农业和供销改革的通讯《深山燃烽火》。

分享:
 
摘自:当代 2013年第02期  
更多关于“调研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