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拯救亚当.斯密


□ 梁小民

  亚当·斯密是现代经济学的奠基人,他关于市场机制的论述已成为经济学的基石。在他去世的二百多年间一直被誉为经济学界的“至圣先师”,无人不顶礼膜拜。但是,斯密在天堂过的并不开心。从人间传递过来的信息是他被曲解了。人们崇拜他,谈论他,如同对任何一个思想大师一样,其实并不了解他的思想真谛,只是用他的某个思想来为自己服务,他的思想体系没有了,剩下的只是实用性教条。斯密无法在天堂享受这份荣誉,于是决定借人还魂。这就有了乔纳森·B·怀特的《拯救亚当·斯密》。
  可以把《拯救亚当·斯密》当作一本魔幻现实主义小说。其手法是魔幻的:斯密借罗马尼亚移民机械师哈罗德·蒂姆斯的身体来到美国,找到主流经济学家理查德·伯恩斯博士,向他倾诉心声。斯密之所以找伯恩斯(本书的主人公“我”)是因为伯恩斯是主流派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研究亚当·斯密的专家罗伯特·艾伦·拉迪麦尔的得意门生,且正在按市场经济原则为世化公司一项有十亿美元利益的合并俄罗斯企业事宜进行研究,建立股市动态评估模型。拉迪麦尔和伯恩斯就是斯密心中歪曲他思想的经济学家。让伯恩斯这样的自由主义弟子了解他的思想体系正是斯密此行回到人间的目的。整个故事正是围绕伯恩斯和斯密在行游美国中的经历与对话展开的。
  在斯密看来,后人对他的误解在于不了解他的两部著作《国富论》和《道德情操论》之间的关系。作为道德哲学教授,斯密对《道德情操论》的重视和评价远远高于《国富论》。《道德情操论》出版于一七五九年四月,是斯密的第一部著作,也是他倾注了最多心血的著作。斯密先后在一七六一、一七六七、一七七四、一七八一和一七八九年对该书进行了修改,直至一七九○年逝世前几个月,才出版了最后的第六版。可以说,在斯密一生的六十多年中有一半时间用于《道德情操论》的写作与修改。相比之下,《国富论》在一七六四年开始写作,一七七六年出版,一七八六年的第四版就是斯密生前审定的最后一个版本。这两本书的内容是有差别的。在《道德情操论》中,他从人具有的同情心出发,论述了利他主义的伦理观。在《国富论》中,他从利己的本性出发,论述了利己主义的利益观。这种矛盾在经济学史中称为“斯密之谜”。
  也许在斯密心中,这两本书并不矛盾。斯密深受他的好友大卫·休谟人性论的影响,把人性作为他的出发点。斯密的研究实际是要以人性为基础构建一个符合人性的社会秩序,即他从法国重农学派那里学到的自然秩序。人性中既有动物的一面,即利己,又有天使的一面,即利他。一个符合人性的社会应该承认人利己行为的合理性,由此出发来建立自然秩序,这就是《国富论》中论述的由价格这只“看不见的手”引导的市场经济秩序。斯密相信,价格可以把利己引导向有利于整个社会。但这并不是斯密的全部思想。斯密认为,人不同于动物,人有同情心,应该能适当抑制利己的本性,讲点利他精神。一个社会不能是私欲横流的社会,应该有道德规范。按斯密的解释,“道德情操”一词指人判断克制私利的能力。斯密设想的市场经济是一个有道德的市场经济。《道德情操论》一书所论述的正是利己的人如何在社会中控制自己的私利和行为,使得由利己的人构成好社会也是一个有道德的社会。由于斯密临终前烧毁了全部手稿,后人无法了解这两者之间的关系,而把利己与利人对立起来。
  令斯密痛心的是,在他生前受世人重视的是《国富论》。在他死后,人们把《国富论》奉为经济学的圣经,把他关于利己的人受“看不见的手”引导增进了社会利益的思想作为市场经济千古不变的基本原则,作为经济学“皇冠上的明珠”,而却把《道德情操论》完全忘却了。于是,市场经济缺少了道德,引发了许多罪恶,在个别地方甚至成为灾难。斯密看到自己播下的“龙种”变成了“跳蚤”,在天堂也无法安宁,才借蒂姆斯之身来人间说了清楚。
  斯密认为,那些嘴上说崇拜他的人“事实上他们是把自己的观点当成我的学说来教授的”(引自《拯救亚当·斯密》)。斯密当然喜欢自由市场运作,但人们却“忽略了市场在社会中的本质”,“人类之间的重要的相互影响使人类成为一个社会,‘同情’是道德行为的基础”。“市场不可能孤立于人而存在。”“一个没有人情味的市场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变成没有人情味的人。”如果社会缺乏了一些基本原理,“这个文明社会就会迷失方向”。在斯密看来,人们正是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而曲解了他的《国富论》。理解市场经济,“《道德情操论》,这才是基础,是根本”。
  《国富论》的全名是《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顾名思义是要研究什么是财富和如何增加财富的,即如何“富国裕民”的。斯密在批判重商主义的基础上说明了分工和贸易如何增加财富。分工和交易出自人的利己心。在“看不见的手”的指引之下,利己行为导致了社会财富的增加。这正是斯密赞扬市场经济的出发点。以后的经济学家把斯密的这些思想简单地概括为三点:第一,追求财富增加是每个人和社会的目标;第二,利己是个人从事经济活动的动力,即人是经济人;第三,市场上价格这只“看不见的手”把个人利己的行为引导向有利于整个社会,即经济中的自由放任。这是现代人对斯密的理解,也是由古典经济学发展而来的主流经济学的基本原则。斯密认为这些观点是对他的曲解。他要向伯恩斯解释的正是这些问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4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