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尴尬中的徐步潜行


□ 常思佳

  70后登上文坛已有几十个年头,却始终没有出现标志性的作家作品,与之相比,80后却出现了许多有影响力的作家,如韩寒、郭敬明等,这也许与不同年代传播方式的改变有关-80后作家尽得先进媒体传播方式之利,五花八门的炒作策略为80后披上了有色的外衣,占尽了文坛的光芒。而相较于60后,70后则少了大众的瞩目,也缺失了风谲云诡时代大环境的洗礼。夹在这两个代际中间的70后被放到了文坛的边缘位置,他们既不能像前一代人那样可以凭借自己在文坛所获得的声誉继续他们的纯文学之路,也不可能像他们的后一代用戏谑的口气调侃世界、玩酷青春,然而就是在这种尴尬的时代语境下,70后用自己的坚持与努力行走在属于他们的文学创作之路上。

  一、徐步潜行的创作之路

  大多数70后作家是以短篇小说创作登上文坛审美视域的,很少有人选择以长篇体例来敲开文学之门。包括像金仁顺这样极有天赋的作家,也是在推出短篇小说集《爱情冷气流》、《绿茶》、《玻璃咖啡馆》之后才进行长篇小说《春香》的创作,而且,早期金仁顺的短篇小说也不过四十余篇,大概其每年只有三四篇的创作量。在这些作品中,爱情本质的凉悲寒冷与童年经历的残忍冷漠是金仁顺关注的主题。这些与她童年时的经历与城市中的爱情体验有关,与死亡时时相伴的童年让金仁顺对于儿童的单纯清澈产生的怀疑:都市中冷漠的爱情体验让金仁顺对爱情的本质绝望死心。在创作了一定数量的成长小说、爱情小说之后,对于儿童心灵与都市冷漠的描写无法满足她对于文学的追求。而后,金仁顺开始书写自己熟悉的朝鲜文化生活,她描写的朝鲜题材作品多发生在古代,她曾说“我是隔着时代隔着地域遥望这个民间故事的。但也恰恰因为这种时空距离,才唤起了我重述的欲望”。可以说,隔着历史烟尘的神秘殊异文化的书写让金仁顺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叙述天地,《盘瑟俚》、《高丽往事》、《伎》、《谜语》、《乱红飞过秋千》等系列的古典短篇才如雨后春笋般绽放在文学的百花园,可以说,金仁顺的创作历程呈现出一种徐步潜行的态势。

  这种以短篇小说作为铺垫向长篇小说过渡的创作方式,在70后作家群体中是个普遍的现象。张学东在出版了《跪乳时期的羊》、《张学东短篇小说集》后才开始了长篇小说《西北往事》、《妙音鸟》的创作;葛亮也是最先发表了数十个短篇,集结成集《七声》后才有了写作长篇小说《朱雀》的想法;刘玉栋也是先有了短篇小说集《我们分到了土地》才有了长篇小说《年日如草》。类似的作家还有徐则臣,魏微等等。为什么70后作家选择这样的创作方式?70后,作为一个面对社会转型巨变又保留有传统认知方式的群体,他们对于世界的理解大多是片断的,对于世界的困惑是无解答的,但强烈的表达宿愿驱使他们用文学的方式释放社会带给生命个体的巨大压力和困惑。所以我们在他们作品中所看到的,往往是无法深思的情绪狂流,如金仁顺的爱情小说、成长小说;是错综复杂的社会乱象,如张学东的都市小说;是心灵的彻底沦陷与背叛,如徐则臣的北漂小说。徐则臣曾说—卜几年前刚开始写作,一肚子发泄不掉的倾诉欲望,满脑子文学的经典款式,以为只要活到老就能写到老,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在写作的疆域里可以信马由缰,即如风行水上,随处成文。十几年过去了,发现年轻就是好,如此不靠谱的想法都敢有”。这也许正是70后作品无法达到经典化叙事的原因——深沉的叙事背后无法掩盖迫不及待的内心表达:谨慎的写作姿态下难掩急切的功利目的。70后作家最终走向了长篇小说的创作,也最终从情绪的释放表达走向了安放都市疲惫心灵的港湾。70后作家的多数长篇小说都描写自己从未经历的历史,张学东用《妙音鸟》追问“文革”狂欢时人们内心的荒凉;葛亮用《七声》探寻一座城市的精神归皈;金仁顺用《春香》来述说爱情的本质与可能……70后正在不断成长,他们不停转变着自己写作的姿态,我们无法在此时预言他们的未来,只能说他们有着共同的坚持——对纯文学的坚持。

  一、对纯文学的坚持与局限

  纯文学是否存在?这对于文学来说本身就是个重大的问题,文学也许永远无法做到“纯”。然而,70后却不断追求和坚持着纯文学,在他们看来,纯文学是一种专注于心灵,用以追求自我平静的方式,并最终达到“足够帮人抵御生命里遭遇到的——一切暗的冷的霉烂的变质的”力量的存在。70后作家们内心充满着人文关怀,却在现实中得不到应有的回应,但他们依旧坚持着自我的文学信仰。金仁顺说“写作十年,我的生活如今可以用‘沉静,来形容。我的写作始终不能——我也不想——把‘超越’、‘理想’、‘崇高’之类的词具象化。对我而言,写作更像是一个可以独处的房间,让我看看树,看看天,无所事事”。

  70后作家一般不以写作作为唯一的生活来源。徐则臣是编辑,宗利华是警察,东紫是医生,而金仁顺则是编剧……这样的写作身份也许更加有利用让70后作家们将文学视为纯净的心灵之约,他们在文学中寻找的更多的是哲理性的探索而不是功利性的追求。用边缘的立场看待文学,让文学回归它本身的位置也正是70后作家努力做的。但他们的工作也必然影响到作家的文学创作,这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知识分子是否可以为民间代言?知识分子的地位是否高高在上?我想有生活的创作故然重要,有思想的创作才最为宝贵。知识分子特别是生活在社会中的知识分子,更该做的是用自己的本能去为生活代言。70后作家是能够完成将小说推向纯文学的使命的,但这需要多长的时间就是个历史的问题,无法在今天得到解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尴尬中的徐步潜行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