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厂子里的小人物(短篇小说)


□ 王彩兰

王彩兰

  师傅杨素贞

  至今我也不能把师傅杨素贞定为哪种人,但我认为她是个活得特真实的人。

  第一次走进试验室认识师傅,那时她正穿着雪白雪白的大褂趴在桌上呼呼睡觉呐。室主任拍着桌子,她才抬起头,脸上被袖子压出了细褶,旁边放着红塑料皮的《毛泽东选集》。主任走了,师傅拿着三本工艺标准说,看看吧,52种146项无机盐、矿物质、氧化物、纺织品、纸张的分析工艺规程。咕咚一声她一屁股坐下又开始睡觉。将桌子上的那本《毛泽东选集》碰在地上。我随手捡起来,翻着见是琼瑶的《窗外》,师傅抢过来放在桌子上,又趴下了。

  后来我知道师傅看小说的程序是先看结尾,再看中间,最后看开头。

  相处久了,我知道师傅是个开朗、热心肠的人,单位的一位男同志家里是农村的,师傅常带些旧衣物放在那人的自行车架上,说:别吵吵,拿去穿吧。师傅还是个敢说敢做的人,经常单位开会领导讲话时,被她当啷一句话打断,领导又不好发火,因为她说的都在理儿上,而且是大伙关心的热点问题。那年月涨半级工资都有争破脑袋的,师傅从不争抢,而是大丈夫似的一笑说,为几个小钱,感情都没了,不值。

  师傅也有争的时候。那年省工办理化考评委员会发下“氯化钠”的试样,进行检测水平的考核。室里当时定的没有师傅,那些天师傅小说也“戒”了,不知从哪儿弄来的“氯化钠基准试剂”,白天黑夜试验。终于一天她找到主任说,她要承担省里的试验任务。主任狐疑地问:你行吗?她拿出二十多组数据说,肯定行,我和标样对照过。主任还是没答应。后来,参加考核的同志剩下一点省里寄来的试样,师傅抢到手,可是只能作四组数据。师傅又央求主任把她汇总的数据也报了上去。在我们把这件事忘记的时候,省工办寄来一张第一名的奖状,一尺二寸,写着师傅的名字。师傅把它装在镜框里,高高地挂在试验室的走廊上。这件事,把别人气哭了好几场后,师傅在主任的劝说下才拿下来,那些日子,师傅嘴里总是哼着小调,趿拉着黄胶鞋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下班时两只手在前胸后背上捶着:啷咯啷咯,啷咯啷咯,一天两块四毛八又混到手啦……

  师傅你真厉害。每当我夸奖她时,师傅总是一脸的兴奋,这算什么,当年在文化官大舞台跳舞那才叫风光呵。我想象着师傅的风光:大舞台上,灯火辉煌。师傅们身着白衣,手拎锥形瓶,瓶里装着五颜六色的液体,齐刷刷白天鹅似的跳着。一会儿排成“一”字,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编成红花,一会儿组成绿叶……更重要的怎么跳,瓶里的液体不会跑出一滴。师傅偶尔看见我滴定,便抢过来,刷刷甩了几个“8”字,溶液立刻就变了颜色。师傅说,就你那两下子,还得练。

  其实,师傅是个非常有趣的人,心大,属于没心没肺的那种人。那年领儿子到公园看菊花展览。走着走着,一回头儿子不见了。就听见后面有人喊:谁家的孩子掉花窖里了?一看是儿子。至今,儿子的脸上还有被玻璃划破的疤痕。那年的瓜秋时节,师傅说,走,上市场遛遛去。临走时师傅把手绢弄湿抓在手里。在菜市场,师傅从东边的香瓜摊遛到西边的香瓜摊,每到一个瓜摊,问,尝一个行不?瓜农说尝呗,多少钱的玩意儿。师傅拿手绢擦擦,咣地一声敲两半儿,递给我一半儿:来尝尝。我不好意思地接过去时,师傅两口就吃完了,说,还凑合吧。边说边往西走。一个摊一个摊地遛。最后,我说你到底买哪家的?师傅说,买啥呀,都吃饱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