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是怎样镇压知识分子的


□ 韩石山

我小的时候,肯定是个让母亲失望的孩子。这当然也是因为母亲对我的期望太大了;如果母亲也像我后来知道的那个著名的农村故事一样,有人问一个放羊的小伙子,放羊干什么,赚钱,赚钱干什么,娶媳妇;娶媳妇干什么,生孩子,生下孩子干什么,放羊,母亲就不会那么失望了。我想我是会放羊的。母亲志不在此,总想着我将来能将她老人家养老送终,这期望和一个没出息的儿子的表现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母亲怎么能不失望呢。
母亲对我期望大,是有来由的。我是老二,上头还有个哥哥,比我大两岁。我哥从小就老实,说话都木木的,按说每亲该喜欢了,不知为什么也不怎么喜欢。这道理也许真像鲁迅说的,失望之为物,正与希望同。对两个孩子的期望,放在了一个孩子身上,也就难怪她的失望要更大了。还有一个原因,本来是不该说的,反正母亲已去世了,就说了吧:可能母亲总觉得父亲是靠木上的。母亲十五岁上和父亲结婚,两人同岁。我出生的那一年,1946年;父亲到西安“熬相公’’去了。熬相公就是学做生意;抗战胜利后,阎锡山在山西摘“兵农合一”,几家必须有一个男子当兵,爷爷就这么一个儿子,怕当了兵,正好父亲也中学毕业了,就把他送到西安一家银号,不图挣钱,就图个平安。一直熬下去,有可能当个二掌柜什么的。偏偏父亲不安分,又去报名参加了国民党的青年军,说是戡乱过后保送上大学,他信了这鬼话就报了名。训练了几个月开赴战场,洛阳战役中被俘,又参加了解放军(后来我才知道这样的兵叫解放战士)。直到1949年才跟家里有了联系。1953年转业后,就一直在山东德州工作。也就是说,父亲一直在外地,母亲一直在农村。丈夫不在身边,当妈的对儿子的期望就更大了。总想着你是个将来能靠得上的东西。
有个叫谢泳的学者,研究出中国文化史上一个有趣的现象,叫寡母抚孤,意思是那些后来成了大事的文化人,好多都是父亲死了之后,当寡妇的母亲把儿子培养成人的。从父亲长年不在家这一点上说,我家的情形与此略微相似。但是谢先生忘了最基本的两条,那就是,这个母亲必须是个有见识且严厉的母亲,儿子呢,也得是个天分高有恒心的儿子。这样儿子体谅母亲又怕母亲,也就格外努力,也就成才了。没有这两条,一旦这个道理传播开来,木知多少当父亲的要不明不白地死去。学者每立一说都要对社会负责,谢泳先生显然在这上头疏忽了。
可惜这两条,我和母亲都不具备。一是我的天分不高且不怕母亲,二是我的母亲没有什么见识,又不会严厉地管教我们。真的,我从小就不怕母亲。我觉得,在这个家里,她的地位比我高了多少。
这就要说到我们这个家丁。说我们家以前,还得先说说我们那个村,我们那个村叫韩家场,在一个叫临晋的镇子的边上,出了东关,跨过一条土路就到了。我小的时候,临晋还是个县城。也就是说,我家是在县城。母亲的家在城南五里地的南连村。这样你就知道了,她是乡下人,我是城里人。城里是看不上乡下人的。当时有没有这个意识我也弄木清,反正我觉得母亲不是城里人。再说我们家。在我们这个家里;爷爷是真正的家长,他在城里有个铺子,卖铁器和颜料。后来公私合营了,他又成了镇上最大的一家纺织品商店的头儿。奶奶是爷爷的第三任妻子,只比母亲大十岁,没有生育过,父亲是爷爷的第一任妻子生的。现在推算一下,母亲十五岁上嫁到我们家时,她的婆婆也就是我的奶奶,只有二十五岁。此后母亲长一岁,奶奶也长一岁。先是二十五岁的婆婆管着十五岁的媳妇,然后是二十六岁和十六岁,二十七岁和十七岁,直到我出生时,一个三十一岁,一个二十一岁。这样你就明白我们这个家的格局了’。奶奶是个严厉的婆婆,母亲只是个窝窝囊囊的小媳妇。我小的时候,每到要做饭的时候,母亲总是问奶奶一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