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的冬至


□ 何 文

女儿的老师答应今天来吃晚饭。
辛木一早买来狗肉,又开始收拾房间。花几万元装修的这套二室一厅新房本来窗明几净,可是一烧上铁炉子就到处是灰。要不是心疼女儿他会硬挺着,但是女儿受不了。菁城的冬天非常冷,取暖器根本不管用。空调又耗电。辛木抹了桌椅,便洗茶杯,为避让女儿,碰掉了架子上的旧茶盘,那还是亡妻在时买的,捡起茶盘却又踩翻了锅,盖子咕噜咕噜滚到女儿贞迪脚下。她正专心朗读二十四节气:春分清明谷雨。她过去在少年宫学过表演,声情并茂。贞迪一抬长腿让他捡了盖子,又继续念:
小雪大雪冬至。
顿一顿,再来一遍:今天是冬至。贞迪强调贾老师是外地人,今天她要给老师讲菁城人很看重冬至,晚上会约了好朋友吃狗肉火锅,相信会顺利地度过小寒大寒。
辛木知道她是借故不做事情。贞迪一向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哪怕今晚请的是她老师。但是不能批评她,否则她会说,如果贾老师长得丑,你会这么来劲?现在的娃娃是人小鬼大,什么都瞒不过,辛木确实想借助冬至里热辣辣的狗肉火锅融化了贾老师。
不过他毕竟只有两只手,这边切着狗肉,那边水又开了,只得央求她灌水瓶。贞迪不情愿地一伸手,提歪了水壶,开水扑进火里,腾起热气,她妈吼一声索性扔了壶,一炉火全部浇灭。害得辛木又乒乒乓乓砍柴生火。贞迪嫌呛,躲到阳台上,一会儿进来说,F雪了。辛木嘴里应着,继续弄肉,配佐料,问,贾老师能不能吃辣椒?贞迪说其实吃是次要的,贾老师注重的是人与人的沟通,一种情调。拉着辛木到阳台上赏雪。辛木眼里是傍晚时分贾西踩着积雪来家的情景,又想起今天是周末,是不是可以喝点酒?贞迪就揽住他,劝老爸不要太累,一边替他解下围裙,关键是休息一下,换换衣服,你看你,毛衣袖口还吊着线头。
辛木确实不太讲究,随意惯了,初秋里第一次去北巷“实中”参加家长座谈会时,趿趿了一双拖鞋,袜子还是破的。他的脚指太长太尖,老是顶穿袜子。那天他还带去许多布料样品,向几十位家长推销,他走到哪里也忘不了做衣服的老本行,让当班长的贞迪好没面子。当时贾西刚来(应聘接替动手术请长假的郑老师),贞迪原来一心想给贾老师好印象的,当晚回来大发脾气。辛木也说不妥,建议捉两只小仔鸡给贾老师送去,怀孕补身子。贞迪说他乱讲,她听见贾老师告诉别的老师,就讨厌结婚生孩子,面对几十个娃娃,大肚子挺难看。辛木落了心,他非常得意自己略施小计就弄清贾西的境况。他欣赏贾西,纤长的手指旋转着绿色水杯盖,浸出一股香气。听贞迪说,新老师喜欢泡陈皮果露喝,润喉润肺。他那时就想找贾西谈一谈,告诉她,他也需要润一润,他生活在有上百年历史的西街巷里,整个人都蔫巴巴的。他相信贾老师会觉得他幽默。不是吹,凭他一张嘴,树上的麻雀都能逗下来。可是贞迪却吊着脸说,贾老师喜欢跟讲究的人聊。当时辛木还不服气,他认为贾西应该到巷东巷西访一访喽,那些穿得周正的人才真烦,比如开会时坐他旁边的汤老九,哪样都不听,只嘀咕新老师的波好大哦。辛木想去找贾西说清楚,贞迪却一抱拳,说拜托了别去,丢人现眼!从那时起,辛木才意识到该给自己做套穿的。贞迪早就说,这些年他变得像农民伯伯一样,乱蹲乱坐,随地吐痰。搬新家后她偷偷扔了他当知青时用过的煤油灯,还打消他准备用砖砌床的念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