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报销


□ 红 日

  很多朋友可能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无论领导们(当然是一把手)写字写得怎么差劲,但是他们在发票上面写的“同意报销”这四个字,绝对写得龙飞凤舞,气势磅礴,你叫书法家们来写,还不一定写出那种韵味那种境界来。大多数领导也承认他们这辈子写得最好的字,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同意报销”。这当然是千锤百炼的结果,用行家的话说,那些发票就是平常练字所用的毛边纸。这一沓一沓的、一摞一摞地“练”,你说能写得不好吗?何况他们所“练”的就那么四个字:同意报销。如果中国书协别开生面搞一次“同意报销”国展,估计将会有很多珍品被收藏或拍卖。然而,“同意报销”这四个字并不是所有的领导都能写,都能随心所欲地写,也不是所有的领导都写得潇洒自如,下笔如有神,也有面对一沓一沓的一摞一摞的“毛边纸”无法下笔或者下不了笔、甚至焦头烂额的。比如H市文联主席章富有同志,就因为无法写下这四个字已有一个多月没在单位露面了。章富有同志不是闭门“临帖”,他是躲债躲起来了。

  尽管距离年底还有一个多月,但过年的气氛已经蠢蠢欲动,像提前躁动的青春期。各种购物卡开始陆续发放,各个商店在为团购忙得不亦乐乎。有些单位年终饭已经吃了好几餐了,团拜会也开了好几场了。人人嘴上泛着油光,一脸的权贵和富庶。有能力发放购物卡和组织团购的,自然是那些有实力的部门,手里掌控着财权、物权和人权。光有实力还不够,还要有智慧,他们是绝对不会在年底时凑热闹的,年底凑热闹那是突击花钱,那是顶风作案。各种年终总结会、检查评优会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办,H市文联已经得到了做好上报年终总结和新年工作计划的通知。当然,他们也只是得到这样的通知,那些购物卡和那些团拜活动跟他们是沾不上边的,就连一张商家年终优惠活动抽奖活动之类的广告,也没夹在报纸里送来过。这个时候蠢蠢欲动的还有餐馆、宾馆和名烟名酒店的人,他们也不想等到年底才结账,他们希望欠款的单位在这个时候把所有的发票都报销了,免得到年终时欠款单位就以上面有规定不能突击花钱为借口,把债务又拖到下一年。他们聪明得像阿拉斯加的棕熊,知道什么季节能吃到鲑鱼。

  购物卡之类没送到H市文联来,欠账的发票却陆续送上门来了。其实,章富有面对的“毛边纸”,也就是欠账发票,不是一沓一沓的,一摞一摞的,也才那么四张:一张是威运大酒店会议餐饮费、住宿费以及公务接待费,计五万四千六百元;一张是“俞平夫打印店”打印、复印文件材料费,计八千九百元;一张是“我是谁为了谁依靠谁”板报比赛制作费,计两千七百元;一张是“努力推动文艺事业大发展大繁荣”横幅标语制作费,计五百元。四张欠账发票,总额为六万六千七百元。这六万六千七百元,实际上也是H市文联本年度的公务开支费用。可以看出,其中没有一笔出国出境开支,没有一笔外出考察开支,没有一笔福利开支。翻开威运大酒店发票后面附上的菜单,还可以发现上面没有一瓶酒超过十块钱。作为一个拥有十一名干部职工和十个下属协会的正处级单位,这六万六千七百元的公务开支,应该不算高的。而且这四项开支也是必须的,符合规定的和问心无愧的。一年一次的文联委员会议是必须召开的,这从中国文联章程到地方文联章程都是这样规定。还有上级文联领导下来检查工作,各兄弟县市文联前来交流,不可能躲着不见吧。至于搞板报比赛悬挂横幅标语,那是市里统一布置的活动,是政治任务。政治工作是一切工作的灵魂,你不搞也得搞。章富有无法在这四张发票上爽快地签上“同意报销”这四个字,肯定有他的原因。原因是目前H市文联的账面上只有四千三百元,多一两分肯定有,那是利息。而这四千三百元,一分也不能动了,要在“荒月”的时候才能动用。

  提到“荒月”这个词,也许上了一定年纪的人还能记得,是指过去田里地里的粮食还没有收成或者正在等待收成的那几个月份。在那几个月份里,农家里往往青黄不接,上顿接不了下顿,上月接不到下月。过去“荒月”存在于农村,现在“荒月”出现在机关。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这“荒月”出现在哪些机关呢?出现在那些没有账外收入、没有非税收入、没有罚款收入,统称就是没有“小金库”的“弱势群体”的单位。H市各单位每年的办公经费市财政局通常在次年的四月才拨付到各单位的户头来,就像到了四月才进入雨季一样。这就是说,从年底到次年的四月份财政是没有经费安排的。当然,这几个月对有实力的单位部门来说是正常的月份,日子就像吞咽口水一样从容,但对“弱势群体”的单位来说,这几个月就是他们的“荒月”了。其日子的艰难程度,绝不亚于过去农村的“荒月”。H市文联目前账上这四千三百元,便是衔接这几个“荒月”必不可少的诸如水电费、电话费的开支,是“保命”的钱,是滴在病人体内维持生命的液体,你说章富有同志能动用吗?

  客观原因要摆足,主观问题也要讲透。讲到主观问题,恐怕要严肃批评一下章富有同志了。章富有是画画的,画国画。他画母鸡下蛋,那个鸡蛋画得比母鸡的个头还大。你分析看看,一个把鸡蛋想象得比母鸡还大的人,他的思维本身就有问题了。可想而知,这种形象思维已经严重地摧毁了章富有的理性思维。这就导致他不会量体裁衣,不懂得看菜吃饭。明明H市文联一年只有四万块钱的办公经费,那你就老老实实地做四万块钱的事情嘛。你就不要作秀,就不要搞形象工程,就不要劳民伤财,就不要像画母鸡下蛋一样企图用最少的钱办最大的事。还有,章富有作为一个文人,情感脆弱,容易冲动,常常犯有感情用事的毛病。年初到扶贫联系点走访,章富有看到村里群众一锤一锹地修公路,鼻子就酸涩了大半天,回来后班子会没开就自作主张,把四万办公经费中的两万拨给村里买爆破材料。你看看,你饭都没吃饱,却要支援亚非拉人民的革命斗争。话说回来,支援肯定要要支援,但要力所能及地支援。在村里送来的发票签上“同意报销”四个字时,章富有的眼睛眨都没眨一下,仿佛他签的不是两万而是两百,根本就没考虑到严重的后果,根本就没考虑到眼前这个被动的局面。今年和去年不同,去年H市文联也欠了不少的外账,但他们承担编写了几本书,得到一些“外财”,又得到财政局一些额外拨款,从而弥补了经费的不足。今年他们却是一分额外收入也没有,不但没有还捐出了两万元,这就导致了单位财务出现异常,就像今年的天气一样。

分享:
 
更多关于“报销”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