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季歌


□ 刘庆邦

四季歌

刘庆邦

 

说是九岁,去掉一岁虚头,妮的儿才八岁。八岁八,掉狗牙。说是八岁正是小孩子换牙的年龄。脱掉乳牙,扎出新牙,牙一固定住,小孩子就该往大里长了。妮的儿的门牙扎出了四颗,大牙还没有完全掉完,乳牙和新牙正处在交接阶段。她一笑,就露出了豁牙子。别看妮的儿这么小,她已经是人家的媳妇了。是小媳妇,也叫童养媳。

这年过罢二月二不几天,椿树刚刚发芽儿,杏树正在开花,娘就把她送走了。娘没有说明,是把她送给人家当童养媳。娘说带她去走亲戚,去一个表姨家。小孩子都愿意跟大人一块儿走亲戚,别的不说,到了亲戚家,说不定能吃上一碗好面条呢,或许能吃上一顿饱饭呢!以前,娘走亲戚时,不是扯上大弟弟,就是抱着二弟弟,从没有带过她。这回,总算轮到她跟娘一块儿走亲戚了。妮的儿知道,她有两个姨,大姨和小姨。大姨是娘的姐,小姨是娘的妹妹。这两个姨她都见过,什么时候又出来一个表姨呢?她问娘:表姨来过咱们家吗?我怎么没见过表姨呢?娘不让她问那么多,说到时候就见了,见了就知道了。娘说:去,温点儿水,把你的脸好好洗洗,把脖子里、耳朵后面的泥皴儿都使劲搓搓。一个女孩子,第一次走出家门,到别的村庄走亲戚,收拾一下自己是应该的。妮的儿听娘的话,用温水把脸上脸下、脸前脸后都搓得红彤彤的,像搓掉了一层老皮,换上了一层新皮。她把脸给娘看,意思是让娘检查。娘不说她的脸了,说她的头发:梳梳你的头。头发毛烘烘的,跟个鸡窝一样,像什么样子!梳的时候木梳蘸点儿水。妮的儿把用线绳扎着的两只小辫子散开了,以木梳蘸水,照着瓦盆里的剩洗脸水,上下梳。梳顺溜了,再把小辫子编好,扎起来。麻要理,头要梳。她的头发这么一梳,真的利索多了。

这里人走亲戚不兴空手,多少要带点儿礼物。娘给表姨带的什么礼物呢?竹篮子里放的是两把棉花条子。把轧去籽儿的棉花弹松软,扯下一片,拿高粱莛子擀成棍儿状,而后将高粱莛子抽出,一根空心的棉花条子就擀成了。棉花条子是纺线用的。别人走亲戚,一般是带吃的东西。娘可能实在没钱买吃的东西,只好把家里的棉花条子带上两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