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鱼的声音(小说)


□ 尹向东(藏族)

◎尹向东(藏族)

  这是一个秋天的上午,太阳照耀阿须草原。早晚气温明显低了许多,夜里已有霜降下来,集在草叶上,在阳光中散成一片若有若无的雾霭,弥漫整个草原。

  乡大院里,一些人陆续起床,搬了藤椅来院中,或拿出沙发垫子,直接铺到草坪上。他们围坐一块,嘴里咝咝地吸着冷气,喝滚烫的奶茶。大家见苏医生还没有出现,他的房门紧闭着,乡派出所所长甲马便大声喊:“苏医生!”屋里没回应。“酒喝多了,他起不来。”他解释说。

  大家心照不宣地笑起来,说:“酒多不多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喊他。”说着,都看乡会计朱玲。

  朱玲的脸早已红透,嗔怪地说:“看我干啥?”

  众人说:“你去叫他。”

  朱玲说:“我为啥去叫他,我又不是他什么人。”

  甲马一脸严肃地说:“不会出什么事吧,昨晚苏医生喝得太多,从来没见他醉那么厉害,都是我架着他回屋。”

  朱玲瞪大了眼睛说:“你们喝到几点?”

  甲马说:“谁看时间哦,我当时也差不多了。”

  朱玲站了起来,她脸上那些羞红都已散去,紧张地跨过乡院,在角落的房门前停下来,急急地拍门喊:“苏医生!苏医生!” 屋里传来苏医生慵懒的应答:“就起来了,我在穿衣服。” 众人停止抽烟、喝茶,屏息静观,看见朱玲一脸放松,轻快地走过来时,笑声轰然响起。甲马盘腿坐在沙发垫子上,手拍大腿,笑得前仰后合。朱玲意识到这不过是个恶作剧,她捡起一小块草团扔过去,说:“就你坏。”

  苏医生的房门吱的一声打开了,他蓬乱着头发钻出屋,蹲在台阶边漱口。伴随他的出现,大家又轻快笑了起来。苏医生没戴眼镜,他眯缝双眼,在明晃晃的阳光中他只能模糊看见几个人团坐在草坪,便喷着满嘴白沫含糊说:“你们笑啥?”

  朱玲说:“不用管他们,他们都坏着呢。”

  听朱玲这样说,苏医生就明白了,不再说话。

  这时,从乡大院那扇形同虚设的铁门口出现了一个骑马男孩。他骑着马进入院子,从马背上跳下来。大家看他不过十四五岁,经过长途奔波,口里喘着粗气,满脸通红。

  甲马说:“孩子,有什么事?”

  朱玲说:“先来喝碗烫茶,有事慢慢说。”

  孩子看看众人,瓮声瓮气地说:“谁是苏医生?”

  甲马指了指蹲在台阶边的苏医生,孩子牵马走过去,说:“苏医生,去看看我阿妈吧。”

  苏医生三两下濑了口,去屋里戴上眼镜出来,说:“你阿妈怎么了?”

  孩子手按左腹说:“我阿妈这里痛,还老头昏。”

  苏医生说:“家在哪里?”

  孩子指着东边说:“就在那边靠近山的地方。”

  极目望去,远方是低矮的山峦,一座连一座,像阿须草原的天然屏障。舒展的云团都集聚在远山巅上,凝住不动。那些山峦看上去虽感觉并不太远,真要前去,却需要许多时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