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斯人已逝,遂成绝响


□ 吴志攀

  二十五年前,在北大法律学系读研究生的时候,我经常在校园里看到一位老师:他总是背着一个很大的透明塑料袋,里面装的是各种地图。这位老师在大饭厅吃午饭,和所有的学生一样,或者蹲着,或者站着,在拥挤的环境里怡然自得,总会有学生凑过去与他说话。有时,他站在三角地书店前的宣传栏,一边看着那些墨迹淋漓的海报,一边抽烟,若有所思。
  我永远不会忘记他的模样:戴着白色塑料框的眼镜,头发稀疏,穿白衬衣,个子不高,比较瘦弱,还有些驼背。也许在那个时代,几乎所有的知识分子都是这个样子。但这样一位其貌不扬的老师,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自己也已成了教授,可只要我一站上讲台,就会想起他讲课时的音容笑貌。
  这位老师,就是陆卓明先生。
  念研究生的时候,我选了一门课,“世界经济地理”。选这门课完全是出于对内容的兴趣。当我走进课堂,发现上课的老师竟然就是我经常在大饭厅、三角地看到的那位先生。他那一大塑料袋里装的地图,都是他自己绘制的。
  除了开课之外,学生会还多次邀请陆老师举办全校讲座。讲座时教室的过道上都站满了学生,还有很多学生在讲台周围席地而坐,窗台上也坐满了学生。我还清楚地记得,陆老师的课安排在“老二教”的一○三阶梯教室,大约可以坐二百多人。那时,“老二教”配备的麦克风时好时坏,但教室里总是鸦雀无声,就算坐在最后一排,也可以听得很清楚。
  我还记得,有一次陆老师晚上做讲座,两个多小时站在讲台上一动不动,也没有喝水——因为周围都坐满了同学,他只剩下“立足之地”了。好在地图事先挂好了,陆老师不用动腿,只需动嘴。他也想走到黑板边,用手指一下地图,可没有办法做到,就只好用语言来指引。同学们的目光,随着陆老师的话音,一点点地,找到他所指的区位。
  为什么陆老师的课这样受欢迎?而且是在名师如云的北大?答案只有一个:听他的课,是最高水准的艺术享受!
  陆老师的名气并不大,也没有留下太多的著作。可是我,还有数以千计听过他讲课的北大学生,都佩服他的博学,他的语言的生动与幽默,他对各个学科都有独到的认识,他对未来的惊人预见力,他还是个了不起的战略家……
  陆老师的课“信息量”很大。他的眼界之开阔,令人叹服。我举几个例子:陆老师在解释“战略极”的概念时认为,当今世界上有五极:美国、苏联、西欧、中国和日本。他从政治、经济、宗教和军事等各个方面来说明为什么这五家可以称为“极”。他特别强调,由于洲际弹道导弹、核潜艇等战略武器的出现,已经改变了世界地理的旧观念。他还强调:虽然日本地理位置与中国很近,而且整体上看,还是美国战略极在亚洲的代表,但是,日本的实力最不容小觑。
  当时有同学问,日本没有核武器,为什么能作为世界意义的战略极呢?陆老师说,在日本的横须贺港,有美军的基地,随时可以部署核武器,而且凭日本科技水平与经济实力,也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制造出核武器。我们看这个问题,不能静态地看,未来一旦有事,是否会发生突变?要处理国际问题,必须看得长远,要有战略眼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