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退田还湖:恢复长江生命之肾


□ 胡 炎 姜鲁光


退田还湖:恢复长江生命之肾图片1
湖南西畔山洲的一个清晨,一名农妇准备捕鱼拿到早市上去卖。这里实行退田还湖后,当地的百姓在湖里利用网箱养鱼。
自1998年我国在长江中游实施退田还湖政策以来,6年过去了,从“与水争地”到“为水让路”,人与水的关系和谐了么?为此,本文作者和摄影师一路走访了湖南青山垸、西畔山洲、澧南垸以及湖北的天鹅洲和洲湾等地区。他们发现,即使故土难离,即使失去田地后的生活艰辛,但是“给河流留出空间”、“给湖泊留出空间”、“给洪水留出空间”的理念已经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同,这实际上是对“人定胜天”这一认识的否定,人与自然理应和谐共处。
004年9月的一个周末,湖南青山垸捕捞村的唐代钦像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虽然已经入秋,但是南方的天气依然有些炎热,他换了件短袖衬衫准备出门。晴朗的天气让唐代钦心情愉快,今天他要接待一批从省城来的客人,开自家的游船带他们去洞庭湖游玩,每小时100元的租船费是唐家目前主要的经济来源。
退田还湖:恢复长江生命之肾图片2
天鹅洲湿地位于“九曲回肠”的下荆江段,是长江故道群湿地中保存最好的一处,也是白鳍豚与麋鹿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所在地。然而,长江故道和长江之间大堤的修建使天鹅洲湿地成了一个封闭型的湖泊,水体失去生机。2004年6月,天鹅洲打开了长期关闭的闸门,进行了重建江湖联系的尝试,来自长江的“活水”为其注入了新的生机。(右)
唐家世代生活在西洞庭湖南岸,这里地势低平,土壤肥沃,物产丰富,盛产稻米,水田轮作制度是以双季稻、绿肥为主的三熟制。唐代钦原本不是开游船的,和捕捞村很多村民一样,以种田养鱼为生。如今他带领一批批游客观赏的青山湖里曾居住着青山垸5700多名百姓。
“垸”为江汉平原和洞庭湖平原所特有,就是在湖泊内和河道中的沼泽地上筑堤圈地,造田耕种,形成一个居民点。青山垸就是1975年开始从洞庭湖里围垦而成的,面积约11平方公里,当年围成矮堤8.3公里,高1.5米左右,后经历年加高加固,到1998年海拔高达37米。
这里的农业生产面积约600公顷,包括鱼池、水田和蔬菜地,每年用于抗洪抢险和堤防加固的资金约150万元,1996年和1998年两次溃堤。1998年之后,青山垸的村民全部迁到了垸外的安全地带,一次性转变为城镇居民,其原来的耕地和住宅地均退为湖面或湿地。1999年这里被规划为西洞庭湖区的目平湖自然保护区。
唐代钦既参加过当年的围湖造田运动,又组织了村里的退田还湖工作。一方面是饱经水患,一方面是故土难离。这位62岁的老人站在堤岸上说:“还是想得通哩。”
退田还湖:恢复长江生命之肾图片3
澧水是湖南四大水系之一,资源丰富、水质优良,同时也是长江水系中洪水灾害最为严重的河流。2003年7月10日,澧南垸北侧的澧水爆发洪水,为保住澧县城区和下游大面积农田的安全,澧南垸主动破堤蓄洪,垸内近4万亩农田被淹。这是国务院《蓄滞洪区运用补偿暂行办法》实施后,长江流域第一个主动蓄洪的国家蓄滞洪区,经过对灾情的核实,对澧南垸补偿2898.61万元,农户平均每人得到补偿款1100多元,这对今后蓄滞洪区运用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喏,我的鱼塘原来就在那个位置。”他指着望不到边际的湖面告诉我们。而今这些都还给了洞庭湖,湖水淹没了一切,水面平静,不时有白色的水鸟在湖边跳跃,低低地滑翔,不远处两座仍浸在水里的小楼房似乎也不足说明这里曾生活着上千户人家。
同样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田地和鱼塘,赵海棠家也尝试过像唐代钦那样搞生态旅游,买了渔船,冬天带游客观鸟,夏天观湖。然而由于受去年非典的影响,村里开发旅游的12户人家只剩唐代钦一人坚持下来。其他维持生计的方式,包括水箱养鱼、外出打零工、做点小生意等,赵海棠家都尝试过,但均不甚如意。今年春天,丈夫胡运进一狠心花3万元买了辆货车,开始零星地拉活跑运输,希望能赚点钱改善生活。
赵海棠自己最想不通的就是现在吃菜都得上市场买,以前要吃去自家地里摘就是了。“我已经42岁了,重新学一门手艺太难,出去打工也不能打一辈子吧,现在只能闲待在家里,两个孩子要上学,负担太重。”说起以后的生活,赵海棠很无奈。她是个勤快人,搬家6年之后仍忘不了曾承包过的那10亩鱼塘,那时她是村里的养鱼大户,非常能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