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澳北的星空下


□ 黄秀芳

  澳大利亚的原住民至少已在这块大陆上生活了5万年。40多年前,他们才从祖祖辈辈赖以为生的丛林、领地走出,成为享有澳大利亚公民权的澳大利亚人。面对强势的西方文明和席卷全球的工业文明,以传统的狩猎与采集为生的原住民,将如何应对?拒绝还是接纳?欣喜还是困惑?本刊记者深入澳大利亚北领地原住民居住地阿纳姆地,以第一手资料,记录他们的喜怒哀乐。
  
  
  “停,停,停下!”黑暗里从车前面传来了喊叫声。我们乘坐的四驱巴士在丛林里骤然停下。到目的地了?下车向四下里打量,除了车灯可照射到的几米范围内,四周漆黑一片。经过6个小时的车程,当我们站在离澳大利亚北领地州府所在地达尔文市仅300多公里远的伍瑞(Wurryi)村口时,忽然发现,我们已然从繁华之地来到了远离尘嚣的乡野。
  “啊”远处传来了孩子们的欢叫声,很快,那声音就飘到了跟前。朦胧的车灯下,只见曾在达尔文见过面的爱德姆和玛丽娅领着一群孩子来迎接我们。“欢迎你们来到我们的领地,走,进村吧。”土著人玛丽娅说。
  月亮躲在深邃的天幕里,脚下是松软的沙地,黑夜里依稀辨得出我们走在一片空旷之地。大海就在前方,沙滩上点着一堆篝火,还有为了我们的到来临时搭起的大棚,以及22顶帐篷。就这样,我们开始了由澳大利亚北领地旅游局与东华国际旅行社安排的一次特别考察与体验活动:深入澳北原住民居住地阿纳姆地,体验原生态文化。
  
  “我不会说我是澳大利亚人”
  
  伍瑞村位于西阿纳姆地(Western Arnhemland)的西北,一个百分之百的土著人世界。澳大利亚人口为2000多万,其中土著仅占2%。而位于澳大利亚北部的北领地的人口为21万人,其中土著人占33%。更为惊人的是,面积有6个英国大的北领地,其50%的土地归土著人所有。所谓“所有”就是“私人领地未经许可不得进入”。在进出土著人地界时,我们经常看到沿途插着写有这样字迹的警示牌,而且总是听到这样的提醒:“路左边可以拍照,右边不可以拍照。”或者相反;或者路可以拍照,但路两边不能拍照。因为路是政府修建的,属于公有,而道路两边则属于土著人所有。即使是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想进入某一地块开矿、建房,也得先征得土著人的同意并且付费。记得后来我们来到仅有3万人的中部城市艾丽斯泉时,当地人指着市里一栋栋商店、住房说,所有地面上看得到的建筑,都是交了土地费后盖的。因为整个艾丽斯泉市,都属于土著人。这事最初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仔细想想,却也顺理成章。
  其实用“土著人”这一词汇是不准确的,且被认为是有歧视意义。准确的用词应该是“原住民”(Aboriginal)。如果以进入这块土地时间的先后顺序来判断谁是澳大利亚的主人的话,那无疑是土著人为了表述的方便,我权且用“土著”这一约定俗成的词汇。从遗留在这块大陆各地的岩画以及古迹看,土著人至少在5万年以前就进入澳大利亚。因此,200多年前才来到澳大利亚的白人,可以说是外来人。那么外来人尊重主人的土地乃至土地上的一切,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8月的北领地正处在一年最好的时光,也就是旱季。雨季里蓬勃生长的丛林,到了旱季,植被已显稀疏。临海的伍瑞村如果没有人,实际上就是一个荒滩。村子里放眼可见的建筑物只有立在沙地上的两幢房屋和一间厕所、一间淋浴室,且都是简易的。我曾参观过其中一间屋子,里面有一张沙发、一台冰箱和一些日用品。洗衣机放在淋浴房外,为公用物品。水是用电泵从地下30米深处打上来的,然后用太阳能加热;厕所盖在离地1米高处,所有的排泄物不用水冲,每个人如厕完毕,就从旁边的桶里舀一勺石灰倒进坑里自然分解,倒是既干净又环保。不过,虽然这里居家用物基本具备,但还是让人有点想不通,难道这些人长年累月地就守着这几样东西望着大海过日子?
  午饭后,大家都坐在棚子里休息,看着蔚蓝的大海,边品着咖啡,边聊天。
  “外来人来这儿有什么禁忌吗?”我问玛丽娅。因为她看上去像是村子里的对外事务联络员,热情、开朗。玛丽娅说:“最重要的是要知道村子的范围,如果要离开这个范围,就要向别的村子的土地拥有者申请。”啊!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其实这个禁忌,不只对外来人,对我们也如此。尤其是在举行各种祭祀活动时。”玛丽娅说。
  “如果误闯进来了怎么办呢?”
  “东西会被扣下,会被罚款。如果是土著人,则会受刑。但是误闯的可能性很小,凡是得到许可的外来人,会事先得到一份地图,上面清楚地标示着哪一条路可以通行。或者由当地人带进来。”哦,原来如此。
  玛丽娅似乎很理解我们的好奇,便接着解释说:“在外来人眼里我们的生活好像很简单,实际上这里有很复杂的法规,比白人的要复杂得多。比如哪些地方不可通行,哪些地方经过时不能说话,碰到亲戚比如丈夫的父亲时要举起右手。”说着说着,玛丽娅索性起身给我们演示土著人欢迎外来人的方式。只见她伸出双手,从肩膀至手地摸了一下我们的翻译丽莎,“我的汗腺气息已经抹到你身上,你和我们是一家人了。”这是对男士,对女士呢?她又伸出胳膊与丽莎的胳膊并排放着,用手摸一下对方的血管说:“我们流的是一样的血,从此我们是一家人了。”而这一切都意味着你可以在这块土地上自由、安全地行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