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驴肉球


□ 王祥夫

  王祥夫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供职于大同文联。1984年开始文学创作,出版有多部长篇小说和中短篇小说集。短篇小说《上边》获第三届鲁迅文学奖。
  
  1
  
  王嫂真是走运,杀那头叫驴的时候,谁也没想到会有运气降临到她的头上。
  王嫂最早是雇人杀牛,后来她在县城里租了房子,说城里也不对,是靠近城里的地方,那房子就在城墙下,院子很大,一进院子左手是一间小房,里边放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往里走是三间破破烂烂的正房,王嫂就和王连民住中间那间,儿子出外打工有五年多了,而且还想着要出国打工,所以除了过年很少有时间回来。王连民病了两年,现在是什么活儿都不能做,只能隔着窗子看别人做这做那,只能看自己女人忙进来忙出去,只能闭着眼想像自己一次次去苏州和杭州旅游。王嫂进城后就不再雇人杀牛而是改了杀驴,城里人现在好像忽然都喜欢上了吃驴肉,再说杀牛的时候牛总是哭,让王嫂心里越来越怕。所以王嫂现在改杀驴了。离王嫂家不远的地方,就在美力宾馆旁边就有一家驴肉烧饼铺,离美力宾馆不远的五中那块儿,还有一家,除了这两家驴肉烧饼铺天天要向王嫂定驴肉外,还有好几家饭店也天天向王嫂定驴肉。那些牲口贩子,都是王连民家的老主顾,会定期给王嫂送注定要到另一个世界里去旅行的牲口。
  那头驴,说来也没什么特殊处,只是老了,太老了,牲口老了的结果就是难免挨一刀。那头驴给牲口贩子刘明学牵了来,由于长年干活儿,驴身上有的地方连毛都没了,肩胛那地方,驴大腿靠胯那地方,驴脖子那地方,都没毛了。王嫂看着它可怜,还给它抖了些黑豆,这头老叫驴像是有心思,嘴慢慢慢慢地嚼,眼睛却不知道在斜视什么。等到这头老叫驴给俊生放倒剥皮开膛的时候,旁边的人都吃惊地叫起来,一个圆滚滚的什么东西,像个足球,一下子,从热气腾腾的驴肚子里滚了出来。天刚刚下了点儿小雪,那东西在雪地上简直是黑乎乎的,好像还在跳,还在冒汽,有人以为是驴心,在旁边叫了起来:
  “驴心蹦出来啦?好大的驴心!”
  “什么鸡巴眼!看好了再说!”俊生说。
  人们都看清楚了,那不是驴心,但人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保不准,王嫂你这回要发了!”
  俊生慢慢蹲下来,伸出手指触触这个圆滚滚的肉球,说这也许是个正经东西,说自己杀了无数牲口,见过牛黄也见过狗宝,就是还没见过驴肚子里滚出这么个玩意儿。俊生用手指按按那个肉球,那肉球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俊生抬起脸来:“要不,切开?看看?”
  这时候,王连民在屋里急着“嘭嘭嘭嘭”敲玻璃,他要自己女人马上把那东西抱进屋里,说“那还敢切,切了也许就坏了,不能切”!
  王嫂取了个塑料盆子,肉球的味道可真冲,腥里巴叽的让王嫂一阵一阵想作呕。王嫂把大肉球用盆端进家,放在了炕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