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两周时期的“南国”


□ 朱凤瀚

  摘 要:西周时期周人所称“南国”的性质是西周政治地理与民族关系史研究的重要课题。在时人观念中,“南国”与“南土”二者有别。“南土”是周王国南方的国土,在其南部边域地区设有“侯”之类具有军事防卫职能的长官。 “南国”则更在其南,大致在今淮水流域、南阳盆地南部与汉淮间平原一带。西周早期,周人曾力图掌控与经营南国西部区域中的汉淮间地区,但以昭王南征荆楚失败而告终。南国的东部区域为淮水流域,即淮夷各邦的聚居区,是周王朝以军事强制手段搜刮其重要经济资源与人力资源之所在,整个西周中晚期,周王朝为控制这块区域多次与淮夷发生战争,但终西周之世,周人亦并未能实现对该地常规化的、有效的行政管理。“南国”不宜被理解为周人之国土,它大体上可以认为是西周王国的附属区。

  关键词:西周王朝 南国 南土 淮夷

  西周金文与文献中常见“南国”之称,这一地理区域在西周时期始终受到周王朝的高度重视,与整个西周历史的发展密不可分。“南国”在周人的政治地理观念中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在西周政治地理结构中属于何种性质的区域?“南国”到底是否为周王朝的国土?这些问题对于西周历史研究极为重要,以往治西周金文与西周历史的学者在有关论著中亦多有涉及,但从正面专门考察该问题的文章尚不多见,而且在理解上彼此间实有较大差异。下面试从几个角度谈一下对这个重要问题的认识,以就证于方家。

  一、“南国”与淮夷

  南夷生活于“南国”,见于周厉王自制的器物(害夫)钟。其铭文有曰:

  王肇通省文武堇(勤)疆土,南或(国)艮孳敢臽(陷)处我土。王毫伐其至,扑伐厥

  都,艮孳乃遣閒来逆邵王,南尸(夷)、东尸(夷)具(俱)见廿又六邦。(《集成》 260)①这里明确称呼被厉王遣兵征讨的“艮孳”是“南国艮孳”,按此语义,此“艮孳”应该是生活于“南国”区域内的族群。铭文下边言因攻陷周之国土而遭致王征伐后,表示服从、俱见厉王的有南夷、东夷,则此南国“艮孳”应当即是其中的“南夷”。依笔者的理解,“艮孳”应是对南夷族群的鄙称,是指被征服后要服事于西周王朝之“孳”(义近于蕃民、番民),类似于十七年询簋中的“服夷”。由此铭我们即可断定,对周王朝时叛时服的南夷确实住于周人所谓“南国”中,而且有其政治实体性组织——也许已具有早期国家形态,因为铭文言及周厉王“扑伐厥都”。这种早期国家形态的政治实体在当时被周人称为“邦”,即此铭文中所见“廿又六邦”之“邦”。我们可以推测,南夷、东夷此二十六邦中,至少有相当一部分是属于南夷的,而且其中会有不少是在南国内。

  有助于更深入地揭示南夷(或称南淮夷、淮南夷)与南国关系的,是与(害夫)钟铭文所记史实有关的下列诸器铭。

  王征南淮尸(夷),伐角津,伐桐、通,翏生从。(爹生盈,《集成》4459)

  王南征,伐角、俑,唯还自征,在(不产)。(噩侯驭方鼎,《集成》2810)

  隹(惟)王九月初吉庚午,王出自成周,南征,伐艮子(孳)曾、桐、乔(通)。(伯*父簋)③此三器铭所言,皆为王亲征,所伐地点亦近同,很可能即是同一次战役。而且伯*父簋铭亦言王亲自南征艮孳,与上引周厉王(害夫)钟铭所言王扑伐艮孳亦当是同一场战事。这样的话,则(害夫)钟铭文所言南夷即翏生盈铭文所言南淮夷,钟铭所言扑伐艮孳之都,也就是南淮夷当时的都城,即应在上引铭文讲到的角(角津)、桐、通一带,其具体位置,笔者曾推测在今江苏西北部,淮水与泗水交汇处,今洪泽湖周边地区。

  从(害夫)钟铭文看,这场战事表面上是由于“南国艮孳”先陷处周人之土而引起的,周厉王出兵镇压之,直接打到其都城,作为南夷的“艮孳”遂通过“遣閒”,即派中间人在“艮孳”与西周王朝间说和,并带动了由于受到震撼而表示归顺的东夷,共二十六邦来拜见厉王。上述器铭中角、桐、通虽是地名,但也有可能即同时是处于南淮夷都城核心区域的几个邦名。

  从上述分析可以得知,西周晚期淮夷主要居住区域与其势力中心,应在南国范围内,而且淮夷当时是以若干具政治实体性质的“邦”聚合起来的一个大族群(或称族团)。因此,如果认为当时淮夷不在南国内,将南国说成是周之国土似乎是不妥的。

  从西周文献看,不仅明确可知淮夷属于南国,而且长期以军事力量威胁周人的还有另一族群,它在西周中期后也生活于南国之淮水流域,此即《诗经·大雅·常武》中所讲到的“徐方”。据《诗序》,此诗为“召穆公美宣王也”,旨在歌颂宣王时征伐徐方之战事。诗中日:“赫赫明明,王命卿士。南仲大祖,大师皇父。整我六师,以修我戎。既敬既戒,惠此南国。”末两句是讲,六师既已警惕,既已戒备,将要“惠此南国”,郑玄笺日:“警戒六军之众,以惠淮浦之旁国,谓勑以无暴掠为之害也。”孔颖达疏亦日:“施仁爱之心于此南方淮浦之傍国,无得暴掠为民之害。”所以这样讲,是因为此诗所记六师要征伐的是徐方,如诗所言是“濯征徐国”。徐国的地理位置,在诗中讲得很清楚,如言“王谓尹氏,命程伯休文。左右陈行,戒我师旅,率彼淮浦,省此徐土”。浦,水滨。“率彼淮浦”,即“循着那淮水的水滨”。“省”即省视,巡查。可见“徐土”即在淮浦,亦即在淮水沿岸。诗中还言王师“铺敦淮溃,仍执丑虏”。“截彼淮浦,王师之所”都证明当时徐方确在淮浦,亦即在淮水流域。其具体位置,则有可能在上文所言淮夷所处之洞庭湖区域以西。《太平御览》卷305兵部引《纪年》日:“周穆王四十七年,伐纡,大起九师,东至于九江,比鼋以为梁。”朱右曾《汲冢纪年存真》云:“‘纡’当作‘纾’,形近而讹。”从“予”得声的字如“序”、“杼”等与徐声韵并同.是“纾”可读作“徐”,此说可信。典籍确有周穆王伐徐之记载。《史记·秦本纪》:“徐偃王作乱,造父为缪王御,长驱归周,一日千里以救乱。”《赵世家》:“而徐偃王反,缪王日驰千里马,攻徐偃王大破之。”徐偃王与周穆王不是同时代的人,早有学者指出,但穆王时有伐徐之事则未必是虚构。《纪年》既日穆王征徐“东至于九江”,则此“九江”之所在,即今安徽寿县一带。而寿县正在洪泽湖以西、淮水南岸,与《常武》所云当时徐方位于淮水之滨的地理位置相合。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论两周时期的“南国”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