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哪里有爱情就往哪里去


□ 周泊行

  当我们相信爱情的勇气足够大,我们对爱情的态度变得足够虔诚时,爱情会成为我们所有人精神上的一种信仰。

  读完杨立平女士的报告文学《生长在心中的向日葵》(见本刊2010年第11期)那天,正巧是11月11日的光棍节。晚上,我在宿舍和大家讲了刘行军和二丫两位北大荒青年沧桑而伟大的爱情故事,本以为会给大家带来一些感动。

  “二丫就是一个傻帽儿!”

  他们众口一词,这让我在惊讶之余不免感到难过。那天晚上,宿舍里几个单身同学都放下了往日的自矜,借酒诉愁,各人表露出的那种“落寞”之感,总让我觉得太惺惺作态。

  我很无聊,总是拿身边的人说事,但我决非胡说八道。我见不得任何人玷污爱情。宿舍的同学借酒浇愁本没有错,可那源自内心的愁总归是个人的东西,甘苦自知。若把它拿到台面上泛滥就很不适当了。倘若这不适当的泛滥还是故作的姿态,让人生厌便在所难免了。

  或许是我把爱情看得太过神圣,或许是我的眼睛出了毛病,我总觉得当今校园里泛滥的爱情中有很多变成了一种作秀。我就曾有过这么一位在“爱情”里作秀的女同学,那是我在大一时的同班同学。那位女同学平日里就爱和朋友们聊一些关于爱情的话题,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不管生在什么样的时代里,我都将奉行爱情至上的原则。”后来,在大一还没结束时,她就从北京退学去了哈尔滨,据同学说,她是去投奔她的爱情去了。当时我们都很佩服她那种追求爱情的大胆执着和不怕牺牲的精神。然而在大二开学的时候,那位女同学却又突然回来了,这让我们都很意外。当我们问到她为何又回校时,她只轻描淡写地说,吹了。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接下来的日子,她同往常一样,平日里依然热衷于和同学们谈论爱情。没过多久,那位女同学就再次给了我们一个意外,谁也不知道她是在什么时候处了一个远在新疆的男友,开学还不足一个月,她便又一次不听同学劝阻,向学校请了半个月的假只身去了新疆。听平时和她走得比较近的一位朋友说,那位女同学临行前丢下了一句话,“哪里有爱情我就往哪里去!”这真是一句有勇气的话,一句让人听了就忍不住动容的话。然而事情没有完,一个星期后她便匆匆地回来了,她回来后变得火气很大,甚至不知羞地对她的朋友说:“那家伙就是个穷光蛋,还说爱我,可他拿什么来爱我呢?”

  我说那位女同学,不是因为她是一个在爱情里作秀的典型,说实话她也成不了典型,像她这样的人,无论在校园,在社会中毕竟都不在少数。那位女同学和我宿舍里那些说二丫是傻帽儿的朋友无异,在我看来都是爱情作秀派。我承认那位女同学的那一句“哪里有爱情我就向哪里去”深深打动我,尽管她接下来的行为让我不屑。其实不只是她,为“爱”而爱,早就成了校园里一种普遍的爱情模式。

  在这个风行快节奏的时代里,当我目睹人们因为寂寞、虚荣,金钱……寻找或许身“爱情”时,我的伤怀情不自己,我总忍不住去思考当今社会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爱情这样的问题。当爱情被时下人们的浮躁心态淹没得已虚无缥缈时,刘行军与二丫一对平凡的北大荒青年的沧桑爱情便变得伟大起来,美丽得如童话般。这在某种程度上,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