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向长志


向长志

  那是天要擦黑的时候,胡家十二岁的儿子羊子去村头刘家给他老子端豆腐下酒。回来的时候,岔道上两只正在交配的羊把他吓了一愣。看看四周无人,一种强烈的好奇心夹着神秘感便把羊子牢牢钉在那儿。两只羊似乎也不管他的存在。
  羊是从山上回来的时候在村头遭遇的。本来平时这两群羊是不会碰到一起的,因为打头的是努比羊的那一群是村上的万元户陈大富家的,而打头的是黑山羊的这一群是光棍羊倌的。努比羊除了吃草,还要吃料,所以每天回家早。黑山羊只吃草,要等撑抱了才下山,所以回家晚。那天不知是羊倌把羊赶早了,还是陈大富的女人把羊赶晚了,反正两群羊碰到了一起。
  那个季节正是草食动物的发情期,打头的努比羊跟黑山羊的老伴,一只漂亮的母马头羊刚打照面,便“呼”一下来了个全身直立,露出胯子下那个丑八怪东西扑过来。黑山羊吃了一惊,马上明白了这驴子日的洋骚胡子要强奸它老伴了。黑山羊可是这村子里的羊王,从没受过这种侮辱,它长长地“咩”了一声,摆开架势,把一对弯弯的羊角对着洋骚胡子的前胸。
  那一刻两群羊都愣了。陈大富的努比羊这一群比羊倌的黑山羊这一群在数量上占不到优势,因为羊倌的黑山羊这一群大大小小足足有三十多只,而陈大富的努比羊只有十多只。但从体形上看,这洋杂种确实像驴子日的,一个个都小驴子般大小,虽然头上没角,但那粗壮的蹄子晃一下都足以让三代同堂的黑山羊这一群胆寒。那个时候也巧,陈大富的女人见羊子进了村便拐到菜地里寻菜去了,羊倌肚子拉稀正在半山腰的草棵子里使劲。
  羊子见证了努比羊打败黑山羊又霸占黑山羊老伴的全过程。
  就在黑山羊愤怒地把长长的犄角撞向努比羊的时候,努比羊一跃而起,两只有力的前蹄无情地蹬在黑山羊的刚刚被草撑胀的肚子上,把黑山羊蹬出去一丈多远。黑山羊惨叫了一声,爬起来又撞向努比羊。努比羊似乎全然不在乎黑山羊的反抗,这次,它一扭屁股,在黑山羊扑到身边的时候,它扬起两只又粗又壮的后蹄,闪电般地踢向黑山羊。羊子无法知道努比羊那一踢的分量,它只看到黑山羊被腾空踢起来,一边叫一边乱蹬着狂躁的四蹄,重重地摔在路边那棵盘根错节的老槐树下。努比羊似乎不想再让黑山羊有反抗的念头,它不等黑山羊爬起来,便一跃而起,冲向黑山羊。
  那一刻,黑山羊屈服了,它痛苦地“咩”了一声,一瘸一瘸地退缩着,它身后的那一群羊便“轰”一下散了。当然,黑山羊的老伴,那只漂亮的温顺的有着洁白长毛的母马头羊被打头的努比羊截住了,它惊恐地缩着一团,任凭努比羊围着它嗅了又嗅,那洋骚胡子的臊气冲得它痛苦地闭上眼睛,接着,“呼”一下,努比羊便上到了母山羊的身上。
  羊子本来是想找块石头狠狠教训一下洋骚胡子努比羊的。这倒不仅因为努比羊欺负了黑山羊又霸占马头羊,而是因为努比羊的主人,那个早已和小老婆一起住到山外面的镇子上去了的陈大富,他曾经在羊子八岁刚上小学的时候打过他一个耳光。那天晌午,陈大富和刚认识的小老婆正在村外河边的树林里野合,被逃学出来捉知了的羊子一下子撞了个正着,羊子一声“啊”字还没啊出口,恼羞成怒的陈大富顺手就给了他一个重重的大嘴巴子,拉起小老婆走了。羊子那时小,但从此便把陈大富当着自己的仇人,那一巴掌他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