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汾酒史话(续)


□ 吴曦红 马志超 高专诚 宋丽莉

此外,唐代诗坛上比较著名的山西籍诗人还有宋之间、王昌龄、王之涣、王翰等人。除宋之问外,其他诗人都有好酒、喜饮的记录。如晋阳(今太原)人王翰生于酒都,因嗜好蒲萄(古时通“葡萄”)酒,曾被人视为酒侠。他的“蒲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王翰《凉州词》)更是将盛唐将士们渴望建功立业,面对死亡义无反顾、决不犹疑的英雄奇情写得气贯长虹,充溢着自信与豪迈的盛唐气息。王之涣和王昌龄则同为太原世族王家子孙。他们二人不仅颇有渊源,而且志趣相投,均善诗嗜酒。他们与盛唐时著名的边塞诗人高适还曾留有酒楼观妓比唱诗歌的佳话,经后人不断演绎,成“旗亭画壁”之典。从这些只言片语上都不难看出这些诗人们本身好酒的程度。少见记载的诗人宋之间(?—710)却实实在在就是名酒产地汾州(今汾阳市)籍人。虽然资料所限尚没有见到他与汾酒的记载,但依唐时饮酒风气及汾酒在当时的名气,宋之问对家乡酒应该不会置若罔闻。
晚唐时期由于世道离乱,当时不少人有英雄无用武之地、空有抱负的抑郁,而酒素有“忘忧水”、“长乐公”之称,此时更成为人们解愁的对象。山西籍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司空图也是其中一位好酒的隐士。司空图(837—908),字表圣,自号知非子、耐辱居士,河中虞乡(今属永济市)人。司空图早年曾涉足官场,但并未久任。退隐中条山王官谷时,司空图以品诗、饮酒闲散度日。他在《饮兴·酒泉子》一词中对他的郁闷心态有过明确的表露:“买得杏花,十载归来方始坼。假山西畔药栏东,满枝红。旋开旋落旋成空。白发多情人更惜,黄昏把酒祝东风,且从容。”唐末以词见长的温庭筠(约812—866,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县人)在失意官场时,也尝寄情于酒,留下“情为世累诗千首,醉是吾乡酒一樽”(《杏花》)的无限感慨。
除了诗人外,唐时的书法家大多兼善饮酒,而且喝得别具情味。其中以狂草名家张旭和僧人怀素最著。二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便是他们的书法作品一定程度上来说,都是借着酒力纵笔挥洒,达到龙游蛇惊的地步,从而把狂草推上了高峰。有关他们喝酒的奇特,史书中多有所载。张旭(658-724),字伯高,人称张长史,其书法“备得笔法之妙,冠于一时”,代表作《古诗四帖》、《肚痛帖》,开狂草之先河,对后世影响甚重。张旭作书有无酒不下笔的习惯。李肇在《唐国史补》中曾绘其态曰:“旭饮酒则草书,挥笔而大叫,以头濡墨而书,天下呼为张颠。醒后自视,以为神异,不可复得。”他曾与李白、贺知章、李适之、汝阳王琏、崔宗之、苏晋、焦遂并称“酒中八仙”,可见其对酒的酷爱。此后步张旭后尘、过而无不及者,首推僧人书法家怀素。怀素(725—785),本是唐僧玄奘之门人,俗姓钱,字藏真,长沙人。他经禅之暇,常喜醉攻狂草。他在代表作《自叙帖》里讲述自己写字的特点便是:“醉来信手两三行,醒后却书书不得,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李白曾作有《赠怀素草书歌》云:“吾师醉后倚绳床,须臾扫尽数千张,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起来白壁不停手,一行数字大如斗。恍恍如闻神鬼惊,时时只见龙蛇走。”另一诗人任华在《怀素上人草书歌》中亦形容他“骏马迎来坐堂中,金盆盛酒竹叶香。十杯五杯不解意,百杯已后始颠狂”。从中可见,怀素不仅喜饮、善饮,而且酒量极大。此诗中透露的另一个信息是,怀素饮的酒很可能就是山西竹叶青酒。虽然唐时许多地方都曾酿制过竹叶青酒,但在北方中,山西的竹叶青酒历史最久,也最受人欢迎。况从怀素醉书这件事本身就可以看出酒的度数也是比较高的,因而山西竹叶青酒以母液酒度较高而易醉是完全有可能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