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香催人老


□ 袭山山

花香催人老
裘山山

秋天冷不丁的来了。走出门,凉飕飕的风扑了个满怀,夏晓蕙打了个颤,看看别人,竟然都穿夹衣了。遂返回家,打开衣柜找外套,一时找不出合适的,只好把女儿挂在那儿的运动衣套上了。运动衣红蓝两色,挺艳,夏晓蕙有些别扭,就好像某一天,她突然感到中年来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心态。
夏晓蕙穿着红蓝色的衣服挤入了熙熙攘攘的菜市场。买菜。还是照过去的习惯,买八口人的菜。她一边买,一边在心里搭配,牛肉炖萝卜,红烧肉,家常豆腐,干煸四季豆,虎皮辣椒,白菜粉丝汤。天冷了,得吃得热乎点儿。
早上女儿说她,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觉得丢人吗?
夏晓蕙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她不觉得丢人。有什么可丢人的?这是她一贯的生活状态,二十年来她每个周末都去,已经去过上千次了,怎么能说改变就改变?不行,她做不到。她得去。
夏晓蕙把买好的菜全部挂在自行车龙头上,推出菜市场,上了大街,贴着路边儿骑行。现在的大街已经越来越没有自行车的位置了,汽车道拓宽很多,把自行车挤入羊肠小道,羊肠小道里还塞满了电动车。就最近这一个来月,她已经被电动自行车撞过两次了。可她只有自行车,她不可能钻进任何一辆小车内。至于电动车,即使买得起她也不敢骑,更何况她不想花这个钱。
红灯。她站下来,等它变绿。
电子钟在跳着数字,九十秒。真够长的。不过,如果她生活中亮起的那盏红灯也能重新变绿,多长她都愿意等。
忽然,一阵浓浓的香甜袭入她的肺部,她深深吸了一口,同时四下张望,看见一个老妇人,一手提着菜篮,一手握着一小把桂花,穿过斑马线。香甜的气息就是从那里飘来的。哦,桂花又开了,秋天又来了。她一直目送老妇人走过去,脑子里忽地冒出个念头,花香催人老啊,桂花香一次,秋风起一次,人就老一岁。那个老妇,是多少次的花香将她送入老年的呢,六十次,还是七十次?而自己,还可以嗅多少次花香呢?莎士比亚有首十四行诗写道:“四十个冬天围攻你的容颜,在你的脸上挖掘壕沟。”莎士比亚还是不够优美,如果让她写,她会写,四十次秋天的花香,熏染出你脸上的沧桑。
想到这儿她觉得自己好笑,恐怕满大街任何一个人,也不会想到她这个朴实到老土的中年妇女,骑在自行车上想莎士比亚的诗吧?
绿灯终于亮了。

摁门铃,开门的是小姑子,小姑子眼里现出吃惊的神色,但仅仅一瞬间就缓过来,叫了声嫂子。
嫂子你来啦。
随着小姑子的叫声,客厅里的一家人都抬起头来,夏晓蕙一一喊过来,爸爸,妈妈,妹妹,妹夫,弟弟,弟媳……
可一家人都只有一个表情,默不作声地点头。
最后还是弟媳妇站起身来迎她:大哥他今天不过来。
夏晓蕙说,没关系的。他来不来没关系的。
夏晓蕙本来还想说,以前他不来的时候,我不是一样地来吗?来做饭,来洗碗,来把娜娜带给你们看,这二十年不一直这样吗?
但她什么都没说,直接提着菜进了厨房。
婆婆跟进厨房:哎哟,你又买那么些菜干吗啊?家里都有,我已经叫陈姐去买了。上星期我就跟你说了,不要再买菜过来了。
夏晓蕙说,嗨,习惯了。
小姑子也跟进来了,说,嫂子你这样让我们多不好意思啊。
夏晓蕙说,没什么啊,我也要吃的啊。
正说着,门开了,一个夏晓蕙不认识的女人走进来,提着几个大塑料袋。婆婆说,喏,这就是陈姐,我们这星期刚请来的。
夏晓蕙仍微笑着说,那好啊,今天大家多吃点儿。

夏晓蕙挽起袖子,开始做事。她不想再和她们说话,她真希望她们都赶紧走开,让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在厨房待着,洗菜切肉烧菜,在这样的忙碌中回到从前。

吃饭的时候,婆婆一再说,晓蕙你坐这边吧。她指着一个比较中间的位置。因为家里人多,桌子是长条的,夏晓蕙以往总是挂角。她摆摆手说,算了,我习惯了。遂坐在老位置上。心想,看来已经把我当外人了,客气了。
坐下后,一家人都有些沉默,只是端着碗吃。后来公公说,娜娜呢?还好吗?
夏晓蕙说,本来她今天要一起过来的,她说好久没有来看爷爷奶奶了,很想来的。都要出门了,公司经理打电话把她叫去加班。我让她赶快去,她刚工作,表现很重要的。
公公说,她还适应吧?
夏晓蕙说,适应的,经理常常夸她灵活,说新招进来的几个里面,数她最能干。上个月还给她发了奖金,还说下次出国要带上她。她的英语很溜,可以不用带翻译了。
说到女儿,夏晓蕙话多了许多。
婆婆笑了,说,这孩子就是能干,像她爸。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