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马车、鸟以及红色


□ 王雪梅

  摘要:托马斯·哈代(Thomas Hardy,1840-1928)的代表作《德伯家的苔丝》(ESS OF THE D'URBERVILLES)历来倍受研究者重视。然而以往研究主要着眼于人物形象的分析、人物与环境的关系、道德意义以及作者的倾向性。本文试图从以往重视不够但确实是其小说的特色性元素——意象入手,选择其中高频率出现的“马车”、“红色”、“鸟”进行分析,窥斑见豹。来探索哈代小说神秘主义的独特魅力。
  关键词:《德伯家的苔丝》意象 神秘主人
  托马斯·哈代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晚期杰出的小说家和诗人。当19世纪后半叶和20世纪初各种思想像潮水般涌来时,他的思想意识留下了神学、进化论、不可知论、内在意志力论等烙印。其中,德国哲学家叔本华和哈特曼的悲观主义思想和宿命论对哈代产生的影响最为深刻。哈代总是试图用一种虚无缥缈、不可捉摸的力量来解释世上造成不幸的偶然性,他的小说总是以悲剧结束,《德伯家的苔丝》(下简称《苔丝》)也不例外。他认为苔丝的悲剧是冥冥之中由神的意志安排定夺的,不论人们怎样努力和反抗,总逃不脱神的主宰。《苔丝》中反复出现并具有代表性的“马车”、“鸟”、“红色”意象给哈代的小说增添了浓厚的神秘主义色彩。
  
  马车的意象
  
  “马车”是人类的交通工具,但在《苔丝》中却具有超感知的神秘征兆与复仇的象征,体现了内涵的丰富性和多层次性。德伯维尔家马车的传说,讲的是“一辆根本不存在的马车只有杜伯维尔的后代才听得见。而且据说对听见的人肯定不幸。”德伯维尔家族的后代有着与神马相通的禀赋,他们能听到地狱里的声音,预知不幸的灾难。苔丝是德伯维尔家族的真正后裔。她两次感知那神秘的马车,而每次都面临新的不幸。前一次她被克莱尔抛弃了,后一次她重新落人阿历克之手。柏拉图说灵魂中居于高贵地位的那匹马“要驾驭它并不要鞭策。只消劝导一声就行。”苔丝虽然能感知不幸的发生,然而坦诚和牺牲的品质仍然驱使她选择了不幸。但也正是德伯维尔血液赋予了苔丝一种神秘的遗传的特质,克莱尔的归来让她看穿了阿历克的虚伪和自私。她生命中的内在冲动使她刺死了阿历克,这其实不是“精神错乱”,而是在正义的召唤下。以合乎自然的方式结束了这一人间罪恶。
  
  鸟的意象
  
  在《苔丝》中,鸟的意象也反映了作者神秘主义的自然观。他善于通过鸟的意象。表现对大自然的双重感受力。鸟不仅具有浪漫主义的希冀,而且是大自然苦难的承受者,鸟的意象被看成人类悲剧命运的缩影,透视了哈代的神秘主义的自然观和命运观,在表现悲观主义命运观方面。有着重要的认知价值。
  在第四十一章,女主人公苔丝在被命运捉弄,无路可走的时候,躲进了一片树林,目睹了鸟儿的苦难。她看到鸟儿华丽的羽毛上染着血迹,无力地扑动着翅膀,痛苦地抽搐着。她把鸟儿的苦难与自己的苦难进行类比。苔丝心地善良,能把这些鸟儿的痛苦看成是自己的痛苦!因此,在一阵冲动下,她首先想到的是让仍未断气的鸟儿摆脱痛苦的折磨。她亲手把所能找到的鸟儿的脖子一个一个地弄断,免得让它们活活地受罪。她把它们弄死之后,就把它们放在原处,好让猎手再次来寻找的时候(他们大概会来的),能够找到它们。“可怜的小宝贝——看到你们受了这么多罪,我还能说我是世上最痛苦的生命吗?!”她一面把鸟儿轻轻地弄死,一面泪流满面地说道。“我并没有遭受肉体方面的痛苦啊!我没有被打得血肉模糊、遍体鳞伤,我还有好端端的双手,来维持自己的吃穿。”她真为自己在夜间的悲观忧闷而感到惭愧。其实,这种悲观是没有什么实际根据的,只不过是基于一种有罪的感觉,认为自己触犯了那毫无自然基础、蛮横无理的社会法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