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灵魂的逍遥与救赎


□ 石华鹏

  在长篇小说《男人的另面》中,黄国敏先生用朴素平实、准确流畅又内藏激情的语言为我们讲述了一个翻开第一页便无法停止阅读的精彩故事,这个故事在权力、情感、欲望的交织缠绕中紧凑前行,丰富而有力量。
  作者的叙述像一把锋利的手术刀,直接进入小说主人公的身体,毫不留情地解剖它,让主人公灵魂的双面性——自由逍遥的放纵与自我救赎的挣扎——同时暴露在我们面前,这不免令人有些触目惊心。不过与众多情感冰冷的小说不同的是,《男人的另面》让我们感觉到了一丝温暖,在灵魂解剖的手术台上作者并没有撒手离去,他小心翼翼地包扎、修复主人公的灵魂伤口,使放纵的欲望在自我救赎的道路上回归理性与善意。应该说,在这部貌是通俗畅销小说的面目下,掩藏着作者对人复杂自我的严肃而有效的探索:在逍遥与救赎的双面人性中,小说启示如今的我们,究竟如何去选择一条撒满人道主义鲜花的人生之路。我想,《男人的另面》的现实意义或许就在这里。
  很多出色或者说独具个性的小说,总能引发我们热情不减的兴趣,喜欢把小说中的人物和事件与现实生活联系起来,寻找和猜测它们之间的影子,然后对号入座,使小说阅读徒增了野外探险式的快乐。“对号入座”——对小说(不是指那种低级的直接改写新闻事件的小说)本身来说并不是坏事,它是解读与误读的开始,是小说未完成一面得以完成的开始,是小说依然对当前生活发言的证据,某种程度上说,它是检验一部小说是否出色是否值得一读的参考值。
  在我们看来,黄国敏《男人的另面》有被“对号入座”的可能性。为什么这样说呢?一是因为他写了一个位居正厅级别的官员,而且是一位涉嫌经济问题被“双规”的官员,这是一个既敏感又吸引眼球的话题,面对小说完整的叙述,不免让人想入非非。二是因为他写的这个官员又是一个有魄力有魅力的五十八岁的老男人,他的情感和生理激情让人想起一头非洲雄师,虽然在四个女人之间游刃有余,但因猎人的算计,这头非洲雄师终究成为一头伤痕累累的困兽。在这里,读者您,无论男女,只要您愿意,您都可以从小说主人公这面镜子中看到您自身情感和欲望的影子。这种“对号入座”的可能性,都缘于作者对权力的角逐、欲望的放纵作了入木三分的描绘。小说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无不真真切切,我们很难把它当作一部虚构小说来看,况且在阅读过程中我们早以;忘却了“虚构”二字,事件结局一直吸引着我们,而事实上,它又是一部百分之百的虚构小说,除了蛛丝马迹和浮想联翩外,我们从中找不到任何现实生活的确凿例子。其实,作者早就借来了鲁迅先生的笔法,将新疆的鼻子安在了江西的头上,梨树嫁接在了饿枣树之上,谁又能“对号入座”呢?当然,谁又在乎“对号入座”呢?只不过小说的敏感神经就是在这种现实与虚构、猜测与验证的阅读道路上被感应出来的,一部让人发生兴趣的小说莫不是如此。
  可以说,这部小说是一份弗洛伊德式的人性病理分析报告。小说写了欲望,而且有把它写到及至的打算。白佐,五十八岁,国有集团董事长,正厅级。他做人低调,行事能力强,政绩斐然。他手中握有大权,但他不以权谋财,对钱兴趣不大,即使有人陷害他“经济问题”被“双规”,他也没有栽在钱上。可是就在白佐辉煌的政坛人生行将完美落幕的最后时刻,他因为与初雪、韩慧两个女人火山爆发般的情爱和性爱,再次把自己掀到高高的人生舞台前,作了最后一次燃烧自己的激情表演。白佐在两个女人间追求自己的快感——情和性的双重快感:他对风韵尤存、激情摇荡的少妇初雪,是挚爱,是他追求她的快感:对涉世初浅、寻求安全感的少女韩慧,是怜爱,是她赐予他的快感。
  一个老男人像一个任性而饥渴的小孩子,毫无顾忌地如此放纵自己的行为逍遥自己的灵魂,我们不禁会问,是什么力量解放了他的欲望?小说给了我们答案,白佐俘获初雪,是因为白佐提迁、支持了初雪的事业,韩慧走进他的生活也是因为白佐源源不断“供应”赴境外旅行的客人。另外,白佐相信一位研究弗洛伊德的学者的说法,人的生活、人的命运、人的行为——全部而且唯一地取决于他的性欲的命运,其余的东西仅仅是性欲雄壮的基本旋律的泛音。无所不能的权力像酵母一样催生了欲望张扬的土壤,而白佐“欲望决定命运”的价值观最终确立了土壤里像芨芨草一样疯长的“情”“性”欲望的放纵。被政治信念和制度约束半辈子的高官白佐物质上没有腐败,但精神上腐败了,看似坚固的人生大厦一夜间坍塌便不足稀奇了。
  如果说《男人的另面》仅仅到此为止,只展示一个官员放纵的欲望的话,那么这部小说就不足以让人兴趣盎然,就会陷入肤浅的缺乏道德责任感让人看不到希望的通俗小说的泥沼之中不可自拔。值得称道的是,这部小说还写到了灵魂的救赎。
  在一条水流湍急、暗礁重重的河流里,即使有了一条木舟,要从此岸渡到彼岸也是一个万分艰难的过程。白佐决定渡过这段艰险的河流,缘自他自省时的幡然悔悟:初雪为了摆脱白佐,虚假举报白佐后去了他国:因为彼此误会,伤心绝望的韩慧不再联系白佐,开始与别的男人约会;白佐也被停职检查,一切似乎都结束了。白佐开始回归理智,一次酒后他对自己说,人对自己的欲望应当有所节制,不能太过放纵,过度之后就会丧失理智,带来的是惩罚。现在惩罚降临在他头上,虽然不是肉体的折磨,却是灵魂的战栗,良心的鞭挞,只能隐遁出世才能得到解脱和慰籍。此刻给白佐送来那条渡河木舟的不是别人,是他的姿色已逝但内心宽容的结发妻子,他妻子是个虔诚的基督徒,给他带来的木舟是宗教,虽然白佐不可能皈依基督,但他和妻子做出了一个选择——回到乡下天堂湖村,过躬耕自读的生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