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秘密(短篇小说)


□ 顾振威

顾振威

  我心里有了一个小小的秘密,那就是我爱上了一个男人。他高大帅气,风度翩翩。第一眼看到他,我就怦然心动,有一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我暗暗告诉自己,何苦再寻寻觅觅?众里寻了千百度的男人不就真真切切地走在自己面前吗?

  我不知道他姓甚名谁,要命的是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像他这样英俊的男人,一定有如云的美女簇拥着吧?

  无数个日落黄昏,面对如血残阳,我痴痴地盼,盼着在我们迎面相遇的那一刻,他对我粲然一笑;无数个细雨霏霏的清晨,撑伞走在行人寥落的小巷,我傻傻地想,想着终有一日他将鲜红的嫁衣披在我还算苗条的身上。

  可以说每天早晨七点多钟是我最幸福的时刻。在这个时刻,我会在路上碰到让我神魂颠倒的他。我从东边走来,他从西边走来,相会在新华书店家属楼下。我的脸因激动因喜悦而微微发红,我的心因企盼因怅惘而怦怦直跳。让人扼腕的是,他会继续向东边走去,而我,不得不向西边走去。蓦然回首,看到的只是他那高大的背影。后来,我发现他会在家属楼前停下来,抬头向楼上观望。有时会向家属楼走去,有时则继续前行。

  我有时也会抬头观望。新华书店家属楼是我们这个小县城建得较早的家属楼,大概有二十多年了,这使它在一群高大的新式建筑面前显得土里土气的,有点儿像孔雀群里的土鸡。有的居民在阳台上安了防盗窗,有的装了玻璃。阳台上有的摆了花盆,有的挂了鸟笼,有的晾晒了衣被。家属楼有什么好观望的?难道家属楼里有他的亲人?由于他总是在电线杆下抬头观望,在他走后,我就回到电线杆下,抬头向上观望,试图知道他观望家属楼的秘密。

  时间如小河的流水一样波澜不惊地向前流着,流着,从春流到夏,从夏流到秋。流走的是岁月,流不走的是我对他的一片痴情。由于在电线杆下向上观望的次数多了,我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那就是只要六楼阳台上摆放着花盆,他就继续走他的路。要是没有摆放花盆,他就脚步匆匆地向家属楼走去。

  这发现惊得我目瞪口呆花容失色,这发现搅得我坐卧不宁寝食难安。难道六楼住着一位漂亮迷人的少女?或者是一位风骚妩媚的少妇?摆放花盆是他们规定的暗号?如果家中有人,不方便,不让他到家中去,她就在窗台上摆放花盆?

  可能就是这样吧。现在有些男人啊,就爱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家里有个做饭的,外面找个亲爱的。如果他也是这样的男人,我为什么还对他情有独钟呢?

  我在心里做出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爬上六楼,敲开那户人家的门,看看屋内到底住着什么样的人。

  又是早晨七点半,我从东边走来,他从西边走来,相会在新华书店家属楼下。然后,他继续向东边走去,驻足,抬头,又继续向东边走去。

  他的身影终于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我急忙向家属楼走去。爬上六楼,站在破旧的防盗门前,我的心嗵嗵狂跳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这户人家门上贴着手写的对联: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横批是琴瑟和鸣。和谁做比翼鸟?和谁做连理枝?和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他吗?人啊,更多时候需要的是金钱,有些时候需要的则是理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