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盘江——切开贵州高原


  撰文 覃妮娜 杨京华 摄影 李贵云 等

  贵州高原西部,广阔的喀斯特山原中,有一条大江奔腾前进,将大地切得沟谷纵横,只剩下一片嶙峋的石海。这条江曾以不同的名字出现在两千多年来的各种史册里:它的古称是牂牁江,魏时称盘江;它的上游古称豚水,中游称作花江,下游叫白层河。不知何时,它有了今天的名字,这就是北盘江。

  早春3月,云南曲靖马雄山的山茶花开得正艳。马雄山是中国年径流量第二大的河流——珠江的发源地。在海拔2260米高的山脊上,一股小溪水分为两支。

  南北盘江这一对同宗姐妹河,环抱着贵州西南部,由于地理位置的不同,产生了各自迥异的风貌。南盘江流域山平水缓,两岸有着丰茂的果林,偶尔出现的喀斯特地貌,如峰林和峡谷仅仅是一种点缀。南盘江全长916公里,因其水量大而被定为珠江的正源。北盘江的长度不足南盘江的一半,因为位于云贵高原向黔中高原过渡的斜坡地带上,全流域的落差竟达1900米,是珠江水系中落差最大的河流。北盘江自发源起就一路俯冲,塑造了两岸一连串气势雄浑的大峡谷,它的支流白水河上还有黄果树瀑布群,是喀斯特地貌中的一大壮丽奇观,是自然界的一幅山水画巨作。虽然北盘江的长度比南盘江要短很多,但其地貌景观却更为雄浑峻美。

  不知是何原因,了解北盘江的人并不多。我们在贵州地貌图上发现,贵州西南的这块山原,原本是一块巨大的喀斯特基岩,北盘江流域大小峡谷众多,江水湍急,石多浪高,舟楫不通;而流经之地,谷深险峻,坡高路陡,缺水少地,民难安生。全长440公里的北盘江,沿途深达200至1000米的峡谷鳞次栉比。翻开贵州驿站图,北盘江流域的山路险峻难行,宋代时期,北盘江沿途驿站的马匹,每年死伤率高达50%。中原通往西南的道路,被北盘江峡谷和它的众多支流造就的层层天堑牢牢扼住。

  北盘江流域自战国开始,经历了庄矫扩滇、秦修五尺道取滇、汉修夜郎道平南越、诸葛亮南征、吴三桂入滇和抗战时期的滇缅运输线等建设,是贵州省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地。但由川、湘、桂人黔的几条古道,抵达北盘江右岸的安顺市后就都停顿下来了。在这一地区,自战国到明代的一千多年间,只有一条通道——从花江经船渡跨越北盘江。由于这条路是庄矫开辟的,我们暂且称它为庄矫古道。那一千多年间,与北盘江东北地区蓬勃发展的交通线相比,北盘江两岸的发展近乎空白。

  北盘江流域似乎被遗忘了!

  事宴上,历代执政者都不会忘记自己疆域内的每一块土地。由于历史上贵州地区多为军人执政,加之物产贫瘠,民怨颇多,暴动常起,历朝政府屯兵都集中在各个交通要道上,以确保万无一失。从战国到民国,贵州地方官的最大责任似乎就是确保军用物资及时送达驻军地。于是,跨过北盘江的庄矫古道,成为决定胜负的锁钥。而那段漫长的历史时期,商旅则如惊弓之鸟,唯求速行。

  在这样紧张的氛围下,徐霞客沿庄硚古道西去,没有能像在广西那样肆意漫游;19世纪西方的植物“猎人”,一个个匆匆于珙桐丛生的峡谷穿过,进入云南、四川。这些勇敢者的典范,也只是把贵州当作过境之地,并来去探寻它的可贵之处。曾经动荡的社会环境和险峻地貌,成了阻碍人们认识北盘江的两只拦路虎。

  现在是天然地质博物馆,以后更是峡谷类型齐全之地

  历史上对北盘江的记录很少,近年由于乌蒙山国家地质公园的建立和北盘江大峡谷的声名渐渐传出,才让我们有了强烈的探索欲望。2012年3月,我们来到北盘江流域,这是我们第二次来到这里。早春时节,路旁那些初绿的植被和沿岸的裸露沟壑,以及像被刀斧砍切出的深谷,一直与我们相依相随。这条公路修建在高峡中间的台地上,汽车像行驶在巨人的肩上,壮美的峡谷风光尽收眼底。

  峡谷中最常见的地貌是数百米高的大绝壁,这样的绝壁和天坑里的“桶壁”一样,是由于山体底部受到水流的侵蚀,从而出现大面积坍塌而形成的新剖面,是相对年轻的地貌。如果看见两面相对的绝壁时,可以断定它们之间发生过坍塌,当这样的相峙绝壁连续出现的时候,无论有没有看到底部的水流,基本可以判断,它们之间曾有过一条河——水的侵蚀是峡谷形成的必需条件。除此之外,北盘江流域还有另一种“峡谷”——地壳运动断裂带。

  这种断裂带在北盘江边有3条,最有名的是乌蒙大地缝。乌蒙大地缝长15公里,深约200米,从北盘江边的营盘乡茅草坪火车站,一直延伸到牛棚梁子山顶峰的大地缝,是北盘江峡谷里的一个另类。

  为什么北盘江流域能形成这么多的峡谷呢?那要从这片高原的“成长史”讲起了。4亿年前,贵州高原还处于海水之下,上亿年的时间,海底形成了厚达千米的坚硬喀斯特灰岩。1.3亿年前,贵州高原开始隆起,地壳运动挤碎了贵州西部的地层,留下一条深邃的“伤口”——乌蒙大地缝。升起的高原拦截了暖湿气流,充足的雨水降临大地,形成地表水,开始剥离覆盖在破碎岩层表面的风化物和土壤。根据北盘江河谷台地上残留的红土层推算,北盘江流域最后一次大抬升发生在距今80万年前左右。这一次抬升导致北盘江猛烈下切,支流河水潜伏在这块破碎的山原上,穿出一条条地下暗河,在这片喀斯特地区创造了不少奇特的地貌景观。如424米深的白雨竖井、冲天眼落水洞等,同时也形成了黄果树瀑布、花江瀑布等诸多的瀑布群。

分享:
 
更多关于“北盘江——切开贵州高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