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典情绪(三章)


□ 付 萱

  五月桐花
  
  这一年,桐花开了,大片大片的莹白模糊了我的双眼。我默然伫立在城墙之上,眺望远方绵延不绝的灰色山峦,想象那铁甲之师向我逼来,近了,更近了……
  那一天,嘉敏在我身边,一支又一支的蝶舞翩翩,罗纱青翠,曼舞轻扬。我独斟自饮,我们相视而笑,但我们却读懂了彼此的辛酸与无奈,如流水般易逝的伤感与凄凉。
  不久,那个被称作宋太祖的人起大兵灭了我的“南唐”,我成了俘虏,被封作违命侯。这一年是开宝八年。
  违命侯,多么可笑而可悲。站在违命侯崭新而华美的府邸之中,我掀翻了茶几,任凭上好的西湖龙井恣意在地面流淌,正如我那可怜的国家,眨眼间灰飞烟灭,就像这泼出去的水,再也难收。嘉敏走过来劝慰我,说其实这样就很好了,我们还能过着富足的生活。但我却暗自叹息,她终究是不懂我的心。面对物是人非的一切,叫我有何颜面再享受这别人施舍的荣华富贵?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无限恨,倚阑干。
  有时也会心生怨恨,怨自己为何偏逢乱世之秋;怨自己以往为何优柔寡断,错过了大好机会;怨自己为何夜夜笙歌,寄情琴棋书画却偏废了政事,甚至怨自己为何出生于帝王之家。但事到如今,往事都随风,已成空。在清冷的秋夜,我常常辗转反侧,如若当年父皇选择的不是我,结局是不是能够改写呢?但世上没有如果,时光不会倒流。
  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赵匡胤召见了我,在禁令森严的大殿上,他在上,我在下。他慈祥地对我笑,说违命侯近来安好?我直勾勾地盯着他,竟说不出一个字。他看似宽容地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我能听出他笑容背后的得意以及对我的不屑。成王败寇,云泥之别,我自是懂得,只是心却硬生生地裂了口,在滴血。自那之后,我与青灯古佛为伴,嘉敏依然陪在我身边,可这一次,她穿上了古青色的素袍。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几个月后,赵匡胤驾崩了,他的弟弟登上了皇位。人们都说是赵光义将他的哥哥害死了,只因他也想做皇帝。那几天我心情格外地好,我再一次小酌。嘉敏为我起舞。原来看似英雄,威震天下的他,最终也难逃命运的捉弄,一世英名却狼狈收场。其实我们都是一样,只不过是命运手中的提线木偶。从那之后,我回归尘世,我的心已经释然,只愿弹琴吟诗作画,了此余生。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可是我却再一次被命运捉弄了。那一天宋太宗派人来,赐我牵机药。我又一次远望,看到苍茫的天空,究竟哪里才是我的归宿?依旧是五月,桐花盛开,莹白细小的花朵如雪片儿般纷飞。其实他说的罪名只是借口,错就错在我是前朝的旧君。
  公元978年,宋太宗赐死南唐后主李煜。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