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普希金还是俄国文学的太阳吗


□ 王宏任

前两年看到《北京文学》(2003年1期)刊登一篇《普希金的秘密日记》,记述了普希金畸形的性迷恋行为,这次从坊间找到了海南出版社1999年出版的全书,是由彭淮栋译的。看了此书,确知普希金是极端的女阴崇拜者,是疯狂的性交追求者,所历女阴,由生母亲姊至两个大姨子,从青楼妓女到上流贵妇,自乡野村姑到通都名媛,由情人之姊妹到使君之妇,皆写交欢之乐,其细腻之处,使《金瓶梅》为之逊色。作者为什么要写?“我没有办法不将我的灵魂付诸笔墨,书写就是这么一种无可救药的病。……如果同时代的人发现我灵魂的这些表白,他们会把我给宰了。后世则将对我或我的子孙没什么办法,因为年深日久,最可恶的行为也会变成历史了。历史不会有危险,也不至于侮犯,只会逗人一粲,或者被人引为教训。”(见《普希金秘密日记》32页)作者密封此日记,嘱百年以后发表,即是此意。
看了这本日记,相当部分人都会斥责普希金为淫棍、道德堕落者,抹杀他在自己心中的光辉形象,会对他伟大英名产生疑问。那么,发现了这本日记后,普希金还是“俄罗斯文学的太阳”(别林斯基语)吗?我觉得,还是!
普希金这种病态的性爱好一是生理原因。有一种人是先天的性痴迷,这在弗洛伊德的性学著作中多有揭示,考诸中国历史名人中,大红大紫辉映荧屏的纪晓岚就是这样的人。采蘅子著的《虫鸣漫录》卷二中说:“纪文达公(纪晓岚)自言乃野怪转生,以肉为饭,无粒米进口。日御数女(即每天与几个女人性交):五鼓入朝一次,归寓一次,午间一次,薄暮一次,临卧一次,此不可缺者。此外乘兴而幸者,亦往往而有。”昭裢在《啸亭杂录》中载:“惟晓岚宗伯无书不读,……今年已八十,犹好色不绝。日食肉十斤,终日不啖一谷粒,真奇人也。”纪晓岚比普希金大75岁,普希金6岁时(1805年),纪大才子在古老的东方帝国去世,他们在同一地球上和同一星空下生活了6年,纪大才子嗜好女阴,热衷性交恐怕不会弱于普希金,他以夸耀的口气谈论,同事间视为奇人或笑料,对其升官发财全无妨碍,并且甚受皇帝宠爱。他80高龄署理兵部尚书,81岁署理礼部尚书,82岁去世,皇帝谥号文达,并派大臣带领侍卫十员往奠茶酒,赏银五百两治丧,御赐碑文,真是生荣死哀。热衷性交没有给这个大才子带来半点负面影响,反而增加了风流的韵味。每天与女人性交并不影响他每天高唱“仁义礼智信”和“三从四德”的卫道士的身份,他的聪明是乐在心中,决不向众人张扬(在亲朋好友中肯定“津津乐道”,不然别人怎能知道?),更不书之于笔墨。于是,二百年来,纪晓岚还是中国读书人的楷模和典范。这里关键是他不说真心话。我想,历史上与纪晓岚和普希金同样爱好者何止千万?可是,都心里偷着乐,就使我们小小老百姓真的相信有所谓“坐怀不乱”的道德君子。而伟大诗人普希金则不然,把自己的整个心灵、行为都揭示给后人,哪怕“身败名裂”也不顾,这既是一种勇敢,也是一种真纯,作为合格的伟大的文学家,他剖析了自己的灵魂,也照出了别人的与他一样的行为,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说实话而施罪于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