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鄂西人物


□ 谢 伦

  雷子和青竹
  
  雷子先前不是我们村里人,是六十里开外的清潭公社雀山冲人。上高中时,与我家东院儿的青竹是同学。他来到我们这儿落户,是为了和青竹的爱情。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谈情说爱的代价是很昂贵的,尤其是学生。青竹高中没读完就回乡做活了。听说,雷子和青竹晚上下自习了还没回到各自的男女寝室,黑灯瞎火的两个人,卿卿我我,被驻校巡夜的工作队逮个正着。第二天开全校师生大会,当了典型批判。其实,学校并没想怎么样他们,只是警告警告,是青竹觉得没脸面再读下去,就自己卷铺盖回来了。回来了就回来了,那时候又没有大学可考,总是要回来的,青竹的父母还以为是她读书读厌了呢,也没说啥。青竹是村里姑娘们中间的人尖子,人生得俊俏,又知书达礼的,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孩子。都说她读不读书都无所谓,以后肯定会嫁到城里吃商品粮去。
  高中生的爱情,正如火如荼的浪漫着,大概还没想到以后要吃什么粮吧。青竹人是回了,心没回,也不可能回。常借赶集的机会到镇上去见雷子(中学就在镇子边上)。雷子呢也是三天两头朝青竹家里来,开始还带两个同学,渐渐就一人来了。来了就帮青竹挑水,扫场子,劈柴禾。时间一长,青竹的父母起疑了,青竹性子弱,经不住逼,认了。雷子再来,她父亲就不让雷子进屋了。这事闹腾的动静儿挺大,村里村外的人都晓得了,青竹的父母张伯和许婶儿都是要脸面的人,恼火,把青竹狠狠揍了一顿,说除了上工做活,平时要她呆院儿里不许出门。好几次,我放学回来(那时我上小学),都看到雷子远远地站在村头的路口,一直到天色黑定,怪可怜的。按说雷子的个人条件是不错的,大个子,帅气,当时还是高中篮球队的队长,张伯和许婶儿瞧不上他,大概是嫌他不是城里人吧。后来,就没见雷子再来了,张伯说,再见那娃子来,就告学校去,开除他。雷子可能怕开除。
  事情过去一年多了,雷子也毕业回乡了,似乎是突然的一天,青竹的脑筋就不够使了——你跟她正说着话,陡然地,她不跟你趟了。就像是两个比武的人,比着比着一个跳出圈外,自顾自地走了。中午,或是晚上,她收工回来不进家去,恹恹地歪在院门口,把眼睛直愣着死盯一个地方。
  大人们背下传的难听,说是“相思病”。许婶儿骇怕了,带青竹去镇上的卫生院瞧。结果,倒没说精神方面有病,是肺有病。医生说,怎么瞧这么晚,肺都烂成空洞了!要住院治疗。青竹是老大,两个妹妹都在读书,还有奶奶要养,父母两人挣工分,哪里住得起院?许婶儿哭得泪人似的。说青竹造孽,红颜薄命。一边叫青竹在家吃一种叫利福平的药丸,打琏霉素,一边瞒着村人悄悄张罗着给她找人家冲喜。
  但纸包不住火,给青竹介绍的婆家,过不了三天别人就反悔了——谁家敢娶一个有痨病的媳妇啊?一回我们全家正吃宵夜,许婶儿忧愁着脸走过来,和我母亲在一边细声叙了一会儿话。临走时像是安慰自己说,青竹虚二十了,血气正旺,冲冲喜会好起来的。原来,是雷子来了。雷子不晓得从哪儿闻到了青竹得病的信儿,来了就跪在张伯的面前,说他要娶青竹。可青竹又不干了,说啥也不干。许婶儿是要我母亲去劝劝青竹。我母亲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青竹这孩子呀,是不想拖累雷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