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评论者应彻底退出对俗文化的鉴赏和评论


□ 谭小弥

  在2001年10月号的《北京文学》上刊登了吴志翔的《小资写作:消费社会的精神叛逃》。这位文学评论者认为,小资写作已经完全消解了传统意义上的“主题”、“思想”写作要素,而只是加上“好玩”、“好看”的诸般调料,曾经与写作者如影相随的道德压力和审美压力都不复存在。笔者也非常同意这位评论者对于时下小资写作的描述:好玩、媚俗、肤浅、消解……这些不就正是我们今天的俗文化吗?小资写作是,周星驰的“无厘头”也是。就是这种已经被这位评论者清楚认识到是“从女人内裤和男人避孕套里找到的意识形态”的俗文化、大众文化,这位评论者却竟然还想用属于精英文化范畴的传统文学评论去要求小资写作要有自省意识、批判精神和人文关怀!
  在今天,写作已经部分商品化的年代,基本上已经商品化了的俗文化与传统的承载着教化之道、人生思考等深刻意义、社会责任的文学有着本质的区别,但仍然有一些评论者不能适应这种趋势,仍然用属于精英写作层面上的传统文学理论去要求这些大众写作,要求这些俗文化要有意义、有人文关怀、有批判精神,这是很可笑的。这与我们要求琼瑶、梁凤仪的小说要有“自省精神”、“人文关怀”一样滑稽。琼瑶、梁凤仪的小说直接让人物出面叙说一切,减少了读者的思考,读者尽可以沿着作者的思路毫不费劲地读下去。这对于传统的精英文学而言显然是非常失败的,但对于流行的大众文化而言却是成功的表现。读者阅读梁凤仪的作品很显然是为了休闲,谁都不会期待从梁凤仪的小说中读出如康德、哈耶克、或者是汤因比、维特根斯坦之类的智慧,更不会期待从中读出诸如人文关怀、批判精神之类的思想。
  其实,一切试图将现有的精英文学理论应用到俗文化的研究、或是试图将现有的俗文化作品上升到精英文学理论的高度的行为都是不必要的,欧阳炯在他那篇《花间集叙》中已经把一切问题都说得很清楚了,俗文化就是一个“第四度空间”,它的目的就是让人们放松,所以它至少得通俗粗浅、显得比现实要美好一些。没有过多的痛苦、批判、人文关怀而只是有趣,那就已经很足够了、很成功了。大众写作与精英文学理论本来就应当井水不犯河水,各自为政,难道还要我们今天的小资写手、网络写手们疾呼:“知我者,欧阳炯也”吗?
  因此,文学理论者所要做的就是彻底退出鉴赏、评价俗文化,把这个空间留给读者、观众。说实在的,如果真的是俗文化,还有必要让文学理论者来指导大众欣赏吗?这本来就是为大众而准备的。
  516031广州华南师大98中文1班 谭小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