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文系


□ 于厚广

  2012年8月21日,接到一信,心中惊喜。惊之许多年不写信了,也不曾收到过来信,这传统的交流方式竞没有“失传”;喜之看到信封上清秀洒脱的字体,就知道是谁写来的:王旭升老师,别来无恙?问好后,打开信,音容笑貌犹在眼前,能不高兴?

  “家书抵万金”。风来兮!记忆之树,片片叶子哗哗响着。

  先说说与母校的缘。

  我记得教育学院只在八二级开设过几个本科班,到我入学时已是八五级,只开设中文、政治、化学等三个专科班。我入学前在长海县石城岛小学教过两年书,报考时选择中文专业,实属无奈。因为我最喜爱和擅长的数学专业,当年不招生;不错,我是偏重于理科的,但却不想做一个化学老师。中文、政治无可无不可了。正犹豫不决时,我所在乡镇中学的曲德福书记找到我,力劝我报考政治专业,理由是中学缺这门学科的老师云云。我问:“中文呢?”答曰:“不缺语文老师。”好了,我主意定了,就报中文吧。曲书记有所不知,我中师毕业以后,心就变大了,老家这狭小的天地已经装不下我的心了;若不是冒出这成人高考的机会,我原打算辞职参军的,母亲为此哭过好几场呢!

  俗语有言:“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常想一二。”我为没有选上数学专业很是安慰了自己一番。文革后恢复高考制度,由于高校资源有限,无法满足每个学生对专业的需求,往往在高考后有很多学生被调剂录取,所学非所愿。而教育学院情形稍有不同,它属于成人高校,学历教育的对象是中小学在职教师,途径是脱产学习或者在职函授。大部分同学是在中学教什么学科,入到学院就学什么专业,差不多都是所学即所愿。我因是教小学出身的,有选择专业的自由,却选不到自己最想学的专业,能不遗憾?

  但是,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我的这个无奈的选择,现在想来,确是我一生中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之一。入学后才知道,中文系是我们学院最有分量的系。老师们大多是在文革中受过挫折,下放到中学教书,拨乱反正之后陆续回到或被选拔到高校教书。他们的知识素养源于文革前的大学教育,真金又经火炼;对于文革的反思激发了他们时不我待的责任感,敬业是他们身上共同的品德;多年的中学教学经历使他们对教育对象需要什么了然于胸,教法得心应手。坦率讲,为师者,未必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为生者,大多中人资质,基础欠佳。但是,当一群最懂得如何教书的人与一群最懂得如何学习的人碰在一起,教与学的关系往往就能呈现出最佳的互动状态,甚至产生出创造的火花。这样的风景惟有教育学院有,在其他许多高校是难得一见的。给我们代课的辽宁师范大学教授陈学法(系里教教法课的李牧老师在组织八二级本科班学生实习时不慎摔伤了腿,我们的教法课就只能请外校老师代授了)有所比较,感触很深,他把我们的作业都带走,作为教学资料用。这过程不断被结果所证实。两年的时间,由于地处甘井子海茂村,依山傍海,远离市区,逛街的机会几近于无。我和我的同学们几乎把全部的时间,都心无旁骛地用在了学业上,收获自然很大。正所谓入者,土也;出者,器也。我的许多同学毕业后成为了骨干教师或者走上了领导岗位。至于本科班学长们,出息在我们之上,自不待言。我个人的收获是,培养了此后终其一生对文学的爱好。这由理到文的兴趣转变,为我的人生涂上了一层人文底色,它使我在困厄之时,心灵是高贵的,精神是富有的。回看走过的路,不能不说,人生轨迹的重大改变也是源于这次求学的经历。让我发自肺腑地说一声:感谢你,母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