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集的风花雪月2(中篇小说)


□ 龙志

  

  文/龙志 题字/两忘居主

  1

  公元一千九百七十六年,时任南山公社党委副书记的张集,为了逃避风花雪月的困扰,选择了辞官求学之路。尽管他没有上过高中,但他平时常常与书为伴,加上记忆性特别强,入学考试时虽然数学几近零分,但语文政治分数却在众多成年人考生中鹤立鸡群,被省民族学院破格录取,三十岁的他成为民族学院中文系的一名新生。

  人们形容学子求知往往都用“苦读”二字,可是张集偏偏不是这样。凭着他深厚的文字功底和鬼精的脑子,三年的大学他是随心所欲地玩乐而过,不单只学会喝酒猜拳打麻将甩朴克,还在省市报刊上发了不少的诗歌散文小说。当然,这些都不会影响他顺利地拿到学院的毕业证书。

  张集拿着毕业证书回到县里,痴心妄想做党史研究的他悠然自得地走进县史志办公室,打算先做个摸底打探,看看那里的工作环境怎么样。一个长得还算漂亮的女人两只脚叉开摆在办公桌上,半躺在椅子里不紧不慢地剪手指甲。张集一进门就看到那两条修长的脚和差不多褪到大腿根的裙子,以及裙子里面很是张扬的红内裤。

  张集的目光从红内裤移到天花板上,清爽了一下喉咙。

  听到咳嗽声,女人慢慢地收起脚,眼珠子转动一下,看着张集问:“找谁?”

  “找书,党史和县志。”张集说。

  “没有,”女人说。

  张集愕然,又说:“找史志办主任。”

  “没有。”女人还是这样说。

  如坠在五里云雾中的张集吸上香烟,问:“没有主任,没有史志资料,这间办公室难道只是摆设着看的?”

  女人嘿嘿嘿地笑了,她一笑满嘴的四环素牙齿对她漂亮的身材实在是大打折扣。她说:“你真聪明,一说就中,我们这里就是做摆设的。”说着垂下眼睛看手指甲,两只脚又搭到办公桌上。张集害怕再看到她的红内裤,赶紧逃离史志办。

  张集垂头丧气地端着毕业证书去县委组织部报到。刚到门口,就碰见副部长李太阳从里面出来,张集站住脚,把目光投向门顶上的排气窗。

  “咦,这不是南山的张副书记吗?”李太阳有些惊讶地说。

  我操你妈的叉叉!张集心里骂着嘴巴上却是淡淡地说:“我叫张集。”

  李太阳很是热情地说:“毕业回来了?好好好,县委刚刚研究了你的工作安排问题。余部长在里面,我带你去找他。”

  张集不动,把目光挪移到对方那张肥胖的脸上,冷冷地问:“周晓霞还好吧?”

  李太阳脸腾地一下全都通红了。他不是笨人,他也知道“夺人之爱,让人记仇”这句话。三前年在南山,张集和周晓霞如胶似漆,眼看就要人洞房亮花烛了的,周晓霞却让这头肥猪设计抢走了。现在听到张集这么直接了当地问,这个李副部长哪里还挂得住面子?他尴尬地哎哎了两声,赶紧进入走廊,下了楼去。

  张集调整一下自己的心绪,走到部长办公室门前站住脚。县委组织部部长余闻正在办公桌前低头低脑地忙着批阅文件。这位长着银白色头发的部长,张集听到关于他的奇特传闻很多,但真正地见到他还是头一回。张集轻轻地咳了一声,说:“余部长好。”

  余闻抬起头,问:“你是……”

  “我叫张集,原来是南山公社的干部,省民院刚毕业回来。”张集说着递上毕业证书和组织介绍信。

  “你就是张集。”余闻站起来向张集伸出右手,张集赶紧跨上前去让领导抓住手掌摇动。余闻满脸是笑地看着他说,“果然是个靓仔,一表人才。”

  余闻让张集坐下,边给他倒水边问:“毕业了,在工作去向上有什么想法?”

  张集不假思索就说: “我想从事党史和县志研究。”

  “好,专业对口,而且这些部门的工作量不是很大,能有闲暇搞你自己的文学创作。”余闻说着语气一转,“要是组织不同意呢?”

  张集不吭声了,怔怔地看着部长那张富有表情的脸。

  余闻说: “你在省报省刊上发表的文学作品我都看了,的确写得不错,无论是宣传文化系统还是史志研究部门,把你这条鱼丢进去你都会游得很顺畅。但是,你首先是共产党员,然后才是干部,才是作家。你晓得我自己的情况吧?”

  “老革命,打过游击。”

  “不单只是老革命,我还是个老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人们给我戴了个帽子叫山歌王。”

  张集肃然起敬。

分享:
 
摘自:麒麟 2014年第03期  
更多关于“张集的风花雪月2(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