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迎接你们


□ 沈大熙

  铁凝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叫做《玫瑰门》。玫瑰鲜艳、美丽、圣洁,象征爱情。那么,玫瑰门是什么?原来,它与人的生命诞生息息相关,它是生命之门。产妇生产时,婴儿的头部破门而出的那一刻,那番情景触动了作家的灵感和想象力。是啊是啊,玫瑰门,玫瑰门,你从那儿来,我从那儿来,人类都从那儿来。
  上世纪60年代初,宜昌市一批青年落户远安县,里面有个叫光明的,被安排到县鱼种场。光明长得英俊、健壮、气概。在那些多愁善感、唉声叹气的城市知青中间,他是少有的快快乐乐的人。有人说,隔条河就能听见他爽朗的笑声。小伙子勤劳,春夏繁殖鱼苗,秋冬修筑堤坝,或到各大水库捕鱼。小伙子聪明、好学,学什么像什么,干什么像什么。小伙子还脾气倔强,自个认定的事,做起来百折不挠。两年后,他认识了在鱼场附近小村落户的姑娘珍珍。珍珍聪明活泼,讨人喜欢,身边总有不少男青年如影随形,但珍珍偏就喜欢光明。她爱他的执著,爱他的倔强,爱他的勤劳和火一般的热情,她觉得光明身上有男人味,是条汉子。就这样,在那个物质极端匮乏的年代,没有嫁妆,没有婚礼,在一个简陋得四边通风的破屋里,光明和珍珍结为夫妻。有人说,光明,你总得把破屋修整一下吧。光明说,没钱哩,将就过吧。然后笑笑,唱起了天仙配:“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
  苦也甜的日子带来了幸运,不久妻子的肚子渐渐出怀,一个新的生命在里面孕育。光明经常在收工以后,到十几里外的水库捕鱼,为珍珍补充营养。有时,他会俯耳妻子的大肚皮上,倾听新生命的律动,那种感觉,直甜到他的心窝子里。
  等待新生命的出生是幸福的,但居住在穷乡僻壤的光明夫妇却多一份焦虑和恐怖。妻子害怕,她知道本村的赤脚医生,那个粗手粗脚的脏女人,接生的时候如同凶神恶煞,即使不死在她手里,让孩子一出生就遇上这样的人,孩子的心智能正常发育吗?去县医院,想都别想,一是太远,山道艰难;二是村里有赤脚医生,这样做,会给你戴上一个破坏农村合作医疗的帽子,不批斗你才怪。光明不怕批斗,但他不能让老婆孩子受冤枉气。在经过了近半个月的思想斗争后,光明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自己接生。妻子点了点头,流着泪,说了一句让光明感动一辈子、也感伤一辈子的话:“依你说的办吧,就是死在你手里,我们母子也心安!”
  光明积极地也是悄悄地作着难备,距妻子分娩还有五个月的时间,他要在五个月中挤时间学完助产士二年的课程,他要在几个小时内实践助产士一年的实习课程,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实习的机会。他去了几趟县新华书店,寻找有关助产和孕妇知识的书籍。他本能的瞄瞄书店周围,看有没有人看他,一个须眉男子,难为他了。平常倔强如牛的人,竟有了几分羞赧。但是,慢慢地,他开始进入了角色,进入了助产土的角色,没想到,那感觉竟好极了。他观察着子宫图,研究着子宫,突然觉得给“子宫”命名的人不仅是个医学家,还是个诗人。啊,子宫,子宫,人最初的宫殿,他的孩子现在就住在宫殿中,他要迎接他出来,他责任重大,他要面对现实,面对严酷的生存环境,面对即将临产的妻子。他得考虑方方面面大大小小的事情,是呀,分娩时大出血怎么办?母子发生意外怎么办?还有,如果分娩发生在黑夜,他光明也光明不起来啊,煤油灯里还有煤油吗?那个年月的煤油,可比金子还珍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