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魂系壶口


□ 徐怀谦

  徐怀谦山东高密人,文学硕士。现任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主编,曾获“鲁迅杯”杂文征文大赛二等奖、第十届北京杂文新人奖和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优秀编辑奖等奖项。著有《拍案不再惊奇》《生命深处的文字》《智慧的星空——与思想者对话录》《游与思》《历史上的那些人和事儿》等。
  
  这就是神往已久的壶口瀑布了。
  眼耳鼻舌身有点不够使唤:
  一片黄——那是广袤的黄土地和排山倒海奔腾向前的滚滚黄涛。
  一片白——那是汹涌的黄河水跌落十里龙槽后腾起的茫茫白雾。
  一片轰鸣——那是沸腾的黄河水在咆哮在怒吼在发表视死如归的宣言。
  一阵晕眩——那是站在黄河边的我感到被急流裹挟着如入漩涡而产生的错觉。
  一阵颤栗——那是用舌头舔舐飞溅到脸上的母亲河的乳汁而引起的由衷感动。
  还有很多很多的形容词,像勇往直前、桀骜不驯、惊心动魄、回肠荡气、气势如虹……等等,在壶口瀑布面前,都显得有些苍白。
  我在很多地方都阅读过黄河。最早是坐火车,从北京回山东老家,路过济南黄河大桥的时候,看着母亲河浩浩汤汤的模样,全车厢的人都兴奋地惊叫起来。后来,我在兰州、在宁夏、在内蒙古、在小浪底、在东营,都多次领略过黄河的风采,甚至在河南参观过当年的黄泛区。除了黄泛区让人联想到黄河的肆虐和淫威之外,其他地方的黄河都可以用雄浑壮阔、用从容大度、用舒缓沉静等词汇来描述,只有在壶口,你才会体验到母亲河别样的品格,别样的魂魄。
  想想看,发源于巴颜喀拉山北麓的黄河,出昆仑,下雪山,过草地,行河套,穿越秦晋峡谷,从一条涓涓细流,成长为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行进到这里,四百米宽的河谷突然收缩为一个只有三四十米宽的壶口,壶底落差几十米,由此往下游方向,便是由坚硬岩石组成的十里龙槽。在壶口两岸,各有一块巨石探出身来,状如两只神龟,似要扼住黄河的咽喉。一向雍容、温驯、忍让、平和的黄河被激怒了:一个小小的壶口就想把我独吞?几十米的落差岂能吓倒历尽千难万险迤逦而来,誓死要东归大海的我?一条狭窄的十里龙槽又怎能束缚住我的手脚?于是我们看到了眼前这神奇壮丽的一幕:冲出秦晋峡谷的黄河水如脱缰的野马,奔涌而下,在壶口突然跌入深谷,变成一挂咆哮的瀑布,这条黄龙明明知道自己要被摔得粉身碎骨,可是我们看到,为了完成汇入大海的志愿,它冲决了一切羁绊,义无反顾,“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只管向前向前向前,摔碎了摔痛了甩向了天空都没关系,你挽着我我挎着你,爬起来落下去聚合在一起,继续往前冲!再看那腾起十几米高的水雾,不正像壶口瀑布开怀爽朗的大笑吗?而那滚滚逝去的黄河水,就像千万匹疾驰的战马,千万条奔涌的黄龙,此时它们不再是水,而是一支威武雄壮的黄色大军,和着冲锋的号角,前仆后继,死而后已。壶口瀑布哟,你就是那视死如归的战士,你就是那大义凛然的英雄,你就是那不容轻侮、永不言败的民族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