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的典范转移:历史学家的观点


□ [美]王国斌

  摘 要:近20年来,不管是人文学科或社会科学,都没有创造一套知识选择的自觉,越来越多的人文学者和社会科学家面临十字路口。事实上,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大多数的分歧,可以在历史这门学科中找到表述。追求并利用历史研究的方式,将有助于一系列的理论程序从多元架构中,将证据整理得更有条理,那么我们就能更有效地创造理解的新典范,并结合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的力量,提供更佳的诠释和分析选择。
  关键词:人文学科;社会科学;典范转移;历史学科
  中图分类号:K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9)03-0155-06
  作者简介:王国斌(R.Bin Wong),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亚洲研究所和历史系教授、复旦大学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令人困惑的十字路口:处处皆困境
  近20年来,越来越多的人文学者和社会科学家面临十字路口,大多数学者认为,19世纪欧洲知识分子构筑的历史,已经走到终点;但我们对历史的终结点意见有不同的看法:有些学者认为19、20世纪之交的社会理论家错了,历史不会渐次、线性地前进;其他学者认为,不论历史以往是线性或单一,都毫无相关,因为我们交会于历史的末端,于是“现在”和“未来”才在历史终结后存在。
  某些人文学者和社会科学家对历史的终结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社会科学家对历史的终结深具信心,认为彼此交会于共同而连贯的现在。社会科学家用单一面向观看世界,将重心放在细微的一套特征,并且以简单的术语点出各地特色,比如经济发展较高/较低、较为民主/较不民主。更多的传统人文学者致力于古今经典著作的传递,就本质来说,这是历史事业,因为人文学者藉由特定文本——一直以来受限于新颖并相异的诠释——指涉价值的重现与确认来定义传统特定文本和个人想法的价值,并藉以定义传统,但特定文本和个人想法的价值再现/肯定,往往受日新月异的诠释操控。但是,今日人文学界对这项任务的接受度不但被削弱,还逐渐受到挑战。拒绝传统角色的人文学者,通常对简化的社会科学抱着批判态度,而这些社会科学通常对历史终结抱持肯定态度。然而,对许多人文学者来说,后现代转折也包括轻忽历史。大致上,我们也用后现代的角度看待历史的终结,虽然我们这种终结和许多社会科学家的终结不同。
  看见丰富多样性以及转变中目的论方法的消失的学者,他们眼中的世界多采多姿,绝不是社会科学对主体非黑即白的描述。对大多数社会科学家而言,关键特色的选择让归纳变得可能。因此,社会科学家辨认复杂现象的重要关联时,通常会将复杂现象简化,并运用理论原则来加以解释。然而,有些社会科学家加入人文学者的阵营,透过不同理论以达到历史的终结,这些理论引用一般观念,举个案研究来说明,形成文化研究的范畴。文化研究理论试着清楚表达社会生活的复杂和变化不定,而不是简化或解释社会生活的基本特色。社会科学和文化研究采用不同的理论概念,反映出社会科学和文化研究之间的思考差距。不论是社会科学或文化研究,这些新兴学术典范的目的各不相同,也缺乏对彼此的了解。社会学科和文化研究都在历史终结的十字路口出发,但从此踏上各自不同的路。社会科学和文化研究利用了解人类潜力的方法,来取代19世纪伟大的社会理论,却可能走进死胡同;当然,也悖离了常用的分析和诠释。我的建议是:重新恢复历史,这个方法可缩小社会科学和文化研究的差距,对这两者都有裨益;但并非恢复已经确定终结的历史,我建议恢复的历史将有助于一系列的理论程序,从多元架构中,将证据整理得更有条理,提供学者比现在所提供的更佳的诠释和分析选择。
  历史这门学科面临着自我挑战:在已被宣称的历史终结前,世界上许多历史学术与专业机构的修改版本,令人怀疑(对有些人来说,这些版本根本靠不住);历史这门学科四分五裂,许多不同次领域的历史学家忙着用不同理论和方法论,做出诠释和分析的陈述,但理论和陈述之间缺乏可信的关联,更别说是明确的关联了。事实上,人文学科和社会科学大多数的分歧,可以在历史这门学科中找到表述。线性史观是历史目的论动向的基本属性,而历史学家不再相信线性史观;线性单一史观逐渐没落,让历史学家能够思考“记忆”这件事,也能把研究对象从“时间”抽离出来;西方历史学家也已不用早期循环史观来整理事件的时间顺序和过程。历史学家扬弃线性史观和循环史观,怪不得时间的节奏变得多元,而且不论它是否休止,都有着不同的韵律。
  假使历史学家认真看待时间的线性进行,却无法假定历史必然的走向,又会如何呢?事实上,大多数的历史研究从结果倒推回来,重建特定事件顺序的因素;历史学家投注大部分的心力在假设历史的因果关系,有时候,这些叙事能符合规模较大的故事,却无法符合任何的巨型叙事(master narrative)。我们能够把小型叙事群组放到哪种巨观模块里?有种策略是刻意汰换早期编年史家对古代文化传统的努力,让叙事符合重复的形式,而非跨空间比较叙事的顺序。既然历史学家能够理解自身专业领域以外的学问,就可以比较不同背景的时刻,观察有无相似之处。历史学家可以观察多元脉络里小型叙事顺序发生的方式,然后建立更多的普遍观察。相似之处有限,这代表结果的普遍性也有限,因此,多元端点却有相似的改变。我将在本文下个部分举例说明这种方法,但在这里,我想建议另一种方式,来削弱历史的巨型叙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