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精神不死,是谓不朽


□ 张永胜


  岁月沧桑,如今,不是专业的校史研究者或交大的校友,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南洋公学就是交大的前身了。有时即使是研究者或校友,也未必知道。二○○三年年底,我到北大去查交大校友夏元的资料,就遇到了这样的事。
  夏元,为交大南洋公学时期的学生,曾担任过北大理科学长,也是第一个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介绍到中国的人,可当我向北大校史研究室的一位老师问起他时,这位老师竟惊讶地反问了我一句,什么,夏元是交大的校友?他不是上海南洋公学的吗?面对她的惶惑,我不禁也有些尴尬,就好像在大街上看到一个朋友的身影,上去拍了对方的肩膀,那人一回头却是个陌生人一样。
  这天北京正在刮大风,天很冷,下午的阳光却明亮耀眼,我走在北大风格古朴的校园里,看到三五成群的年轻学生嬉笑着从我身边走过,不由得为交大,也为夏元这位交大的老校友感到一丝怅惘。
  其实,我知道,就是在千里之外的有着典雅的西式建筑的交大校园里,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夏元。要不是交大准备在两年之后的一百一十周年校庆之际出一本交大历史上的文化名人的书,我也不知道。更何况是和交大关系不大的人呢?
  这并非虚言。即以地位和影响远比夏元大很多的蒋梦麟来说,也好不了多少。有意思的是,他们两个都是一九○四年考进南洋公学的,是名副其实的同学。
  作为蔡元培主政北大时期的得力助手和继任校长,蒋梦麟在北大校长位上,前后共任职十七年之久,几乎是北大历史上任期最长的一位校长。而且,他所任职的年头,正是北大奠定基础和逐渐成型的重要时期,不夸张地说,如无蒋梦麟,北大将会是另外一番模样。因为,“五四”以后,蔡元培已逐渐将北大的日常事务交给蒋梦麟来处理,这以后,无论是蔡元培所倡导的“兼容并包,学术自由”的办学理念的具体实施,还是学校规章制度的制订以及学科的建设,都是由蒋梦麟主持的,这一点,即使蔡元培也是认可的。
  与夏元在北大的“待遇”略有不同的是,北大似乎还是很重视蒋梦麟这位交大校友的,可虽然在北大的一些网站上和公开出版物里也有蒋梦麟的资料和文章,但在重视的程度上还远不能和他所做出的贡献相比。北大之所以这样,不外乎是受政治和其他相关的因素的影响,一来,蒋梦麟是国民政府的红人,他不仅当过北大校长,还曾做过国民政府的教育部长。在此之前,他做过孙中山的秘书,继而在抗日战争结束后担任过行政院秘书长,一九四九年后,又去了台湾,为台湾的土改奔波。二来,他所主持的老北大在建国后精神已大变,他本人也难免被遮蔽了。
  好在这一切在今天都已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时间在变化,人们的观念也在发生改变,也更能平心静气地看待过去的历史和人物。
  说到交大不重视,自然也有相似的原因,如对昔日校友中声名显赫的人物:蔡锷、邹韬奋、邵力子、黄炎培等,几乎年年列在招生宣传的海报上,以吸引考生的眼球。不过,还有一点,却是交大的“难言之隐”。百多年来,交大一直是以“求实学,务实业”为招牌的工科强校的面目出现在国人面前的,所推崇的自然是那些在理工领域做出贡献的校友,老的如钱学森、茅以升、王安等,新的如这些年陡然时髦起来的院士和IT界的CEO等,都是学校大小领导和学生们挂在嘴边的人物,也是向媒体推介的重点。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交大这所学校有意无意间所塑造的某种精神,其实,这也符合人们对交大的期待,似乎交大培养出来的学生就应该是搞科学或搞实业的,其他的即使有,也只是点缀而已,并不能代表交大的主流或精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