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中鼓胀的肉皮袋


□ 阿拉旦淖尔

肉干在我家没有丰盛起来的时候,我经常被邻居拉拉毛家装满干肉的皮袋所吸引,那鼓鼓囊囊的山羊皮皮口袋活像一只吊在空中飞旋的大鸟把我小小的眼睛看得淌酸水。
小时候我总那样站在夏天的草地看天空飞过的鸟。
中午的太阳很耀眼,照得青草软软地睡在了地上,冬天生的羊羔们都躲在石拉牌下乘凉,这是夏天草原上最宁静的时刻。太阳静静地坐在天上目睹地上的生命。人类在这一刻从繁忙的劳动中得到解放,只有在清净的时候心灵才能与上帝通话,上帝在百分之百的忙碌中伸出一只手来点化大地上的人们。这一刻就是人类幸福的时刻。这一刻我是一个女孩,穿着阿妈留下的花马夹赤脚坐在八个家塔拉家门前的草坡上看她的阿妈干活,塔拉家与我家仅隔一座小山,他家帐蓬里冒出的青烟随着风直向我家冲。每天我都翻过山来到他家门前看他家门口吊的那只皮口袋。塔拉的阿妈拉拉毛这会儿正在晒肉干,她有着牛犊般健康的身体,蹲在帐篷门口手里抓着锋利的藏刀利索地从肉堆上割着鲜肉,切成细条挂在房杆毛绳上。金色的阳光里她紫色的长袍在地上拖来拖去很像一个爬行的花乳牛,袍子紧紧裹住她肥胖的身体。就在她蹲在地上切肉的时候她的两个乳房很像我家胀满奶水的花乳牛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上下晃动,坚硬而饱满。我家的花乳牛在这个时候是多么渴望有人去抚摸它膨胀的乳房啊。那时候只要我的手轻轻一碰它就会淌出热热的鲜奶。我正看着拉拉毛的时候拉拉毛不到一岁的儿子的哭声传出帐篷,哭声银铃样清脆地落在长满青草的地上,孩子一定是想拉拉毛装满奶水的乳房了,拉拉毛听到孩子的哭声并没有立即停下手里的活,她继续晒她的肉,动作比以前更快了。
那堆肥牛肉是她家昨天刚刚宰的一头黑牦牛的肉。
风不时地吹来,芨芨草在风里像山羊的胡须摇来摇去,拉拉毛一边晒肉一边用手捡着吹在肉上的青草,她的帐篷在风吹过的阳光里轻轻摇动。我坐在地上看她继续干活,眼睛快要掉进她肥美的肉里时帐篷里再次传出孩子的哭声,拉拉毛抬头向太阳走动的地方看了看终于起身拍拍袍子上的尘土转身进了帐篷。这个孩子是她和她的小个子男人所生的。拉拉毛有过两次婚姻,第一个丈夫是给她在牧场上建起土房子喜欢做生意的那个男人。
拉拉毛家是牧场上第一个建起土房子的人家,她家高高大大四四方方的土房子扎在阳山山坡上是那么耀眼,那么灿烂,真的像大草原上突然升起的另一颗太阳牢固地扎在八个家山梁上,比任何一家的帐篷都要牢靠都要结实。挨着土房子的帐篷如今成了她家的储藏室和晒肉干的地方,每一个夏天来临,拉拉毛都要晒大量干肉,春来时这些鲜美的肉干成了她家主要食品。晒肉干成了夏天拉拉毛主要的一项工作,她家的干肉已经储存很多了,她依旧不停地晒着,脸上挂着满足和收获的幸福勤奋地耕耘着。这会儿她把孩子放进帐篷里开始她一天的工作,帐篷里铺着厚厚的毯子,孩子爬行有安全。她的土房子的门上挂着一对从山下拿来的石狮子,高高地坐在她家门楼上威风凛凛地看护着她的家园。因此她的土房子很让人羡慕。而我觉得大人们羡慕的仅仅是一座土房子,远远小过了我羡慕她家肥牛般的那一口袋肉干。那只吊在她家墙上四季晃动的肉皮袋在我童年的眼睛里它就是我的整个世界和生命生长的欲望。每天清晨我都渴望走近那只皮口袋,每天清晨我都实现着我的愿望,不管天阴天晴,我一如既往。不但是我,我还发现羊群里有一只母羊也这样长久地静静注视着那只皮袋,而且它的一只眼里还流出了泪水。我不知道这只看它的羊看它的时候想了些什么,这只皮口袋是不是正是这只母羊的母亲的母亲的羊皮做的呢,这只流泪的羊它跟那只去世的羊在对话吗?那只去世的羊是不是对它说了它生命的过程说了它的皮天天被吊着它很疼痛,还是它对它说孩子珍惜生命,看我的肉被吃了,皮又被做成口袋天天顶风冒雨!不管羊说了些什么我想这只静静观看它的羊它一定懂,它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在一定的时候人得看羊的行动、耳朵和脸色行事。因为更多的时候羊的灵性比人的灵性强,这是我出生和羊打交道得出的结论。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那时候我和大人们怀着不同的想法游牧在拉拉毛门前草地上时大人们为的是看那座土房子,人们正在计划着在草原上盖出更好的房子。而我渴望的是那装满干肉的皮口袋。拉拉毛踩在木凳上把它取下来又吊上去,它在墙上鼓鼓的像一只狮子和一头肥壮的牦牛召唤着我的食欲和步伐,在我眼里它是那么稀罕那么贵重,我怎么想都不能把它想到我家来,我怎么想都还是想着它,我真希望我的指头能变成神指,只要我轻轻一指这只鼓鼓的肉皮袋就能挂在我家墙上。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走近它想用手去抚摩它,阳光下,它在上面吊着我在下面站着,我都闻到它鲜鲜的肉味,就是够不着它,闻得我牙都发酸了,就是不能把它放进嘴里。拉拉毛从屋里出来看见我,她最初像别人看她的土房子那样没有任何感觉,可能我看的时间太长了,她第二次出来时终于发现了我眼睛停留的位置,她望了望我很轻松地走向那只皮口袋,一抬脚踩上木凳伸手从里面掏出一把肉干递给我说吃吧,一只老青羊的肉。我如获珍宝紧紧捧住坐在地上吃起来,那鲜鲜的肉味伴着盐淡淡的成味走进我胃里,我顿然感到肚子里有了饱满和踏实。我想起阿妈晒肉干的情景,阿妈在世时我们家经常这样晒肉干,我坐在她身边给她帮忙,那时候我是一个多么壮志的孩子啊,我从来都没有为一块肉干想念过谁家,我经常拿了肉干分散给伙伴们吃,那时候我没有感觉到肉干的珍贵。阿妈说鸟的世界是天空,人的世界是大地,有鸟飞过的天空就有人生存的土地。那时候我家帐篷周围围了许多啄食的鸟,那些鸟唧唧喳喳,吃着食高兴地欢舞,更多的时候鸟落在羊的头上与羊比大小,阿妈从不让我们去伤害一只鸟。现在,我领悟了阿妈所说的那句话。阿妈在世时我们真的这样拥有过丰足的食物。阿妈去世后我再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美味的食品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