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官司


1
  
  我和我妈说过了,我喜欢你!经过和你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感觉已经离不开你了,我想让你上我家来,能天天陪伴我。可我妈不同意,她说:家里不准养小狗。还没等高小天给张丽娜回复短信,手机响了。看号码是外地的,高小天犹豫了一下。喂、喂,是不是小高?你爸去世了,你赶紧来米城吧!信号不太好,手机发出吱吱声,但这并没有破坏对方内容。扯你妈的淡,你爸才死了呢。滚你妈的!高小天本能地骂了对方一句。手机立即哑了,对方经高小天这通骂,开始张口结舌了,你、你是不是小高啦?我是不是小高关你屁事!高小天还想着张丽娜,他想下班后,找个饭店两人亲热一番。
  你爸是不是叫高振兴,在米城做事?对方这一句话让高小天坐立不安了,他甚至觉得脑袋都大了。
  你、你到底是谁呀?这回轮到高小天结巴了,你怎么晓得我爸的名字。
  哦,你是小高,高小天吧?对方听到高小天的回答,声贝又扬了上来,你爸出事了,你赶紧过来吧!
  我是你爸的同事,我叫张震山。对方在挂电话时补了一句。高小天浑身软了。如果说那个叫张震山的这通电话是沸水,那么现在高小天就像下水的面条,软得他手脚都要飘起来。手机在键盘旁喊:亲爱的,接电话呀接电话呀;亲爱的,接电话呀接电话呀。高小天伸手够了半天才把手机拿起来。
  小天,为什么不给我回短信,是不是生气了?张丽娜还像以前那样,嗲声嗲气地发问。高小天耳朵嗡嗡作响,他嗓子发干,半天才抠出个字,没。还说没生气,我听你声气就晓得了,小天,你现在在于什么?张丽娜好像很兴奋。
  高小天费尽全身力气说,我爸死了——说完他颈脖往后一扬,天花板慢慢旋转起来,眼泪悄然爬出。
  小天,你别吓我,上个月你爸到鹿城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怎么会死呢,你不会跟我开玩笑吧?张丽娜手机那头质问高小天,居然认为他在开玩笑。开玩笑?高小天打个冷颤,张丽娜好像提醒了他。顾不上跟张丽娜说再见他就摁断了电话,摸把脸,将窝在鼻翼的泪抹掉。
  高小天拨了个手机号码,没通。对方手机已关机。号码当然是他爸的。高小天刚刚松弛下来的心又绷紧了,他又往家里拨电话。嘟、嘟嘟嘟——电话没人接。反复几次,高小天奶奶接了他的电话,高小天问妈妈在不在家。高小天奶奶嘀咕道,一大早就出去了,到现在人影子也没见半个。高小天问妈妈去哪了。高小天奶奶说不清楚,她说她听隔壁婶婶说像是去米城了。高小天奶奶埋怨他妈妈,说你妈成天搓麻将,莫不是跑到米城找你爸要钱去了吧!
  高小天脑门剧烈地痛,一听奶奶说妈妈去米城了,两眼发黑,手机从耳畔滑落,“啪”地摔到地上。隔壁座位的蔡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捡起手机朝高小天嘻哈道,怎么回事嘛,这么靓的手机不要,也不能摔嘛。
  我爸死了。
  什么死了,你小子别装神弄鬼了。蔡明没听清高小天刚才说什么。 我爸死了。高小天两眼发直,眼光散得无边无际。蔡明这回听明白了,却一时无话可说,他不知道如何应答,不知道该怎样劝高小天。蔡明无声地把手机搁到他跟前,捂嘴干咳,别、别太伤心了,赶紧找顾经理请假吧。
  请假、请假!对,对,去米城,我要去米城。高小天从椅子上弹起来,语无伦次地冲向顾经理办公室。现在是公司午休时间,有些同事趴在桌子上打瞌睡。高小天踉踉跄跄碰醒不少椅子,惹得那些同事翻白眼,骂高小天是精神病。
  蔡明背着高小天,直朝那些同事摆手,示意他们不要招惹高小天。等高小天进了顾经理办公室,蔡明手搭嘴边,尽可能将自己扮得悲伤些,他压低声音告诉那些同事,小天他爸死了。
  小天他爸死了?该不是又在说谎吧。男同事猜测道。
  上次说他爷死了,这次该不是又找幌子吧,说不定要请长假跟他女朋友去逍遥呢。女同事插上一句,而且一针见血触到要害处。两个月前,赶上公司正忙的时候,高小天说他爷死了要请长假,顾经理批他半个月的假。结果他跟张丽娜去青岛旅游了。事后,高小天跟同事聊天,说漏了嘴,他说他爷前几年就死了。这事传到顾经理那里,高小天落了个警告的处分。现在,他说他爸死了,亦真亦假,哪个晓得呢?
  拿他爸开玩笑,小天也忒狠了。男同事鄙视高小天这种行为。
  爱情的力量是巨大的,爱情啊爱情,为了爱情,蔡明你肯拿爸妈开这种玩笑吗?女同事的感慨,蔡明很反感。不过他认为高小天他爸可能真死了。男同事女同事问他证据在哪里。蔡明拿不出来,他说直觉告诉他这事是真的。男女同事面面相觑,对视一番,笑了。
分享:
 
更多关于“官司”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