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赵佶:艺术天才加“昏德公”


□ 刘长春

  数年前,北京嘉德国际拍卖公司在昆仑饭店,拍卖宋徽宗(公元一○八五~一一三六)的《写生珍禽图卷分,各路收藏大腕轮番举牌竞相追拍,气氛异常热闹。人们喜欢赵佶的花鸟画不是没有缘由。当年,他曾被人称为“神笔”,“写江乡动植之物,无不臻妙。”差不多一千年以后,图卷依然如新,工夺造化,怎么下引起大家的极大兴趣呢!最后,这件著录有绪的花鸟画卷,竟以两千三百五十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成交,创下了中国画拍卖的最高值。
  其实,宋徽宗赵佶不仅精于花鸟画,而且擅长山水。所作“潇湘夜雨”、“洞庭秋月”、“江天暮雪”等《八胜图》,咫尺千里,虽云“戏笔”,却有天入主极趣。山水之外,又能人物。赵佶曾作《十八学士图》,《大观录》说是“笔法直是唐人。”当然,他画得最好的还是传统的工笔重彩花鸟,传说他画翎毛,多以生漆点睛,隐然高出纸素,把禽鸟画活了。现代画家邓白曾说:这是一种独创的技法,如果确能证明属实,那是值得重视的。此外,他还善于画马、画蟹、画草虫、画墨竹。《画史会要》里说到他的墨竹:“繁细不分、浓淡一色,焦墨丛集处,微露白道,自成一家。”据说,他一生好画,创作的作品可累至“千册”,数量和质量都是十分可观的。
  然而,岂惟画画,赵佶又长于书法。独创“瘦金体”,运用行书笔法写楷书,把我们带进一个新天地:笔划惊人的纤细,姿态异常的优美,线条充满活力和弹性。欣赏他的书法,如同欣赏一场优美的舞蹈。写字就好像是少女们轻松自如地舒展一下腰肢,跳起来,舞起来。一行行汉字,就是一个个舞姿造型。不过,这些起舞的少女都是经过精心挑选和训练的:修长、匀称、轻盈、灵秀、风情万种,顾盼传神。在书法艺术史上,“瘦金体”是唯美主义风格的一个创造。
  赵佶目光犀利,艺术鉴赏的水平很高,当年,他让宣和画院的画家画正中午的月季花,几乎没有一件让他满意的。随后,他说出一番道道:月季花月月、时时开,但是花瓣、花蕊、花叶的形态和色彩都是不相同的,能够“尽物主情态形色,俱若自然,意高韵古,为上。”还有一年,宣和殿前种植的荔枝结了果实,恰巧又有一只孔雀正在树下,赵佶一时高兴,又令画院诸人对景写生。众画师“各极其思”,把孔雀和荔枝树画得“华彩烂然。”大家心里都想:这下他老人家总该满意了吧!谁料,他还是不满意。画师们一个个都感到奇怪,但又不明就里。过了数日,赵佶又把他们叫到跟前,询问他们想明白了没有,众人还是“不知所对。”然后,赵佶告诉他们说:“孔雀升高,必先举左。”你们怎么都把它画成先举右脚了呢?画师们回去以后仔细观察,这才“克服”。对景写生,没有一双精细入微的锐眼,画得最好,也是假的。让你不能不佩服赵佶的慧眼。
  此外,赵佶还能诗能词,有他的《眼儿媚》为证:
  玉京曾忆昔繁华,万里帝王家。
  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
  家山何处,忍听羌笛,吹彻梅花。
  分明写出了一个亡国之君,“此中日夕只以眼泪洗面”的痛苦之情、无奈之心。
  赵佶作了亡国奴,金人听说他蹴鞠,“气毬一似鳔胶枯在身上的”,觉得好玩。请他表演球技,传授诀窍。那场面,使我联想起一部“二战”的电影:在德国法西斯集中营中组织的一场死亡足球赛。人家是拿你逗乐,你却在临死前玩命。
  一个多才多艺的赵佶。
  如果他只做一个艺术家,也就罢了。如果只做端王,“嗜玩早已不凡,所事者,独笔砚丹青,图史射御而已”(《铁围山丛谈》)。可是,阴差阳错。历史偏偏选择了他做大宋的皇帝。
  赵佶自己可从来没有想过哪一天要穿龙袍登上金銮殿。他十四岁为端王,就和琴棋书画结下不解缘。没有正经事干就玩乐,放风筝、斗蟋蟀、踢球打弹,无一不能,无日不歌欢作乐。他被人目为“轻佻”,当然“不可以君天下。”可是,宋哲宗一死,身后又无儿子,那皇位不是缺着?大宋江山可不能一日无主啊!没有类似“玄武门之变”的宫廷夺权和血腥屠杀,而是幕后几个人一策划,这黄袍加身的喜剧就让赵佶充当了主角,
  赵佶是神宗皇帝的第十一个儿子,也即来哲宗的弟弟。元符三年(公元一一○○年)赵佶登基,是为徽宗。那时,司马光、欧阳修、吕公著、王安石等那一代的人才,已是往昔已矣。苏东坡正远贬海南,黄庭坚则谪居巴蜀。朝廷上的清议批评之路已经堵塞,至大至刚的思想与文章再也难以问世,国家之组织、元气,已经出现腐坏和衰微的迹象,他糊里糊涂地当了皇帝,也糊里糊涂地行事。可是,寻欢作乐却是他的本色行当。他读柳三变、周邦彦的艳词,不仅读懂了,而且读出了情调,竟撇下后宫三千。寻求新的刺激。他异想天开的在开封皇宫与镇安坊的青楼之间挖了一个隧道,一有机会,便丢下皇帝的尊严与京都当时的名妓李师师幽会。他是为她不俗的美貌而去的。有个妃子曾经这样问他:“何物李家儿,陛下悦之如此?”你道赵佶怎么回答?他非常坦率:“无他,但令尔等百人,改艳装,服玄素,令此娃杂处其中,迥然自别。其一种幽姿逸韵,要在色容之外耳。”对于女人和美的特殊鉴赏力,透露出来的是一个艺术家敏锐的审美情趣。
分享: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