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蛤蟆洼


□ 宋云霄

  大山脚下,一个地势低洼的地方,水坑连着水坑。水坑边,立着很多柳树、梨树。梨树苍老,树冠却很大。春天了,柳树吐出嫩嫩的绿芽,梨树笑开了雪白的梨花,这里就像花的海洋。“海洋”深处,隐约可见几处茅草屋顶,炊烟从屋顶上冉冉升腾,远远望去,像一幅美丽的图画。 适逢雨季,雨水填满坑坑洼洼,碧波荡漾,蛙鸣四起,一声比一声响亮。也许,祖先喜欢青蛙的歌声,就把小村取名叫蛤蟆洼。

  蛤蟆洼不好听,却很有名声。离这儿五六十里的县城,都知道蛤蟆洼这个村名。蛤蟆洼出名,因为一位老人。

  老人是蛤蟆洼人。老人没有手艺,农闲,就靠买鸡卖鸡弄几个零花钱。 -

  老人弓着腰,担着鸡笼,游村串巷,后面跟着个十几岁的男童。男童背着一个竹竿,竹竿顶端绑一个网套,谁家卖鸡,用来套鸡。

  天不亮,老人担着两只大鸡笼,男童担着两只小鸡笼,一前一后赶往县城。

  县城卖鸡的人很多,相互认识,见面就打声招呼。

  开始,老人卖鸡没有经验,不会叫卖,别人的鸡都卖完了,老人的鸡还是满笼。后来,老人发现,别人的鸡在卖之前,把鸡喂得特饱。圆圆的鸡胃,看上去鸡很肥。老人耿直不会骗人,没有那样做,他把卖不完的鸡担回去饲养,第二天再卖。

  这天,太阳已经偏西,鸡没有卖完。老人发愁,男童也发愁。男童抬头,见路边有个教堂。男孩眼睛一亮,让老人去撞撞运气。

  年轻的师傅,看了看鸡,再摸摸鸡胃。师傅很干脆地说,除下死的,全要了。

  老人知道,教堂讲究,不食用死动物。

  师傅过罢秤,开了条子,让老人去旁边的屋里结账。

  老人把剩余不动弹的鸡装进笼,来到旁边的屋里,正好一个女人出来。

  女人是会计,女人急着回家,女人说,我有事,明天再来结账吧。

  老人哀求说,俺离这远,来一趟不容易,麻烦麻烦您。

  女人不耐烦地退回屋里,匆匆结完账,走了。

  老人和男孩刚要走,老人点点手里的钱,双腿钉在地上。 男孩拉老人走,老人很犟。老人没动,老人在等女人。

  师傅出来,见一老一少还在那,就说,没给你们钱?

  老人说,给了,账算错了。

  师傅说,少给了。

  老人说,不是,给多了。

  老人说着,拿出多给的三元钱,递给师傅说,麻烦你转交给会计,账对不上,咋能让人家贴钱。

  师傅接过钱,看了看老人,又看了看鸡笼里的死鸡,说,把鸡笼担过来。

  老人和男孩莫名其妙,还有些害怕,以为师傅不要鸡了,磨磨蹭蹭把鸡笼担了过去。

  师傅说,把鸡倒出来。

  老人说,鸡死了,俺回去自己吃吧。

  师傅用力踢踢鸡,有的鸡伸伸腿,有的鸡扑棱扑棱翅膀,师傅说,鸡饿昏了,是活鸡!要了。

  师傅称过鸡,问老人,恁是哪的?

  老人说,蛤蟆洼的。

  师傅说,以后有鸡,都担这,我全要了。

  每天,老人和男孩把卖不完的鸡,都送到教堂。

  时间久了,全县城的人都知道,蛤蟆洼一老一少卖鸡不喂食,价公平。只要听说是蛤蟆洼的人卖鸡,都纷纷跑出来购买。

  老人和男孩走不到教堂,鸡就卖完了。

  偶然一天,老人的鸡,没卖完,送到教堂。

  师傅惊奇地问老人,你们蛤蟆洼,咋恁多卖鸡的人呀。

  老人“嗯”了一声,又笑了一下。

  老人知道,其他卖鸡人,不再喂鸡坑人。把卖不完的鸡,纷纷打着蛤蟆洼的旗号,送人教堂。

  自此,蛤蟆洼的名字,人人皆知,家喻户晓,越来越响亮。

  多年后,教堂发展得越来越大,教徒越来越多。教堂买来的鸡,不是激素喂养,就是注过大量的水分,难吃。

  师傅升为教主。教主想起了蛤蟆洼的老人,就派人去找蛤蟆洼买鸡。

  派出去的人回来说,问了很多人,都不知道蛤蟆洼这个村子。

  教主生气地说,胡说!蛤蟆洼会从地球上消失。

  教主又派出去几个人寻找。

  派出的人经过多方打听,终于打听到了。原来,村长嫌蛤蟆洼村名难听,另给蛤蟆洼起了一个漂亮的村名——金家湾山庄。

  金家湾山庄,却是大型饲养激素鸡基地。

  责任编辑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蛤蟆洼”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